騎士誓約  

 

 

 

  「不愧是被稱為『紅寶石』的普萊格紅茶,喝起來香醇甘甜,卻不讓人感到甜膩……」

 

  維爾榭洛十三世國王難得在一大清早心情就這麼好。迪隆看著歐凡那副心滿意足的神情,心想,不管現在方達爾特跟陛下談什麼事情,恐怕都好說得很。

 

  「看來此茶尚能合得上陛下的口味,也不枉老臣讓人在普萊格郡和巴洛爾伯爵辛苦交涉一番了。」方達爾特坐在歐凡的對面輕啜著咖啡,露出一貫的笑容。

 

  「辛苦交涉?」歐凡抬起眼來望向方達爾特。凡是打著要進貢給皇宮的名義,不管是維爾榭洛國境內再珍奇的名產,要弄到手都不難,怎麼會搞到『辛苦交涉』?

 

  「巴洛爾伯爵的脾氣就是硬了點……」方達爾特露出了些許苦笑。

 

  「我想起來了,是那個普萊格郡的巴洛爾?」歐凡皺了皺眉。

 

  雖然他即位已近一年,國內還是有不少貴族不滿意王位讓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私生子給佔去,尤其這個私生子還是魔女之子。大部分的貴族,對中央發出的旨令都採取不太合作的態度,他們並不是真的想造反,只是想趁著新王剛上任,立場和態度都強硬不起來的時機,和中央討價還價揩點油水。但是有少部分較有勢力的大貴族,會用一些直接而強烈的方式,向中央施加壓力,想侵蝕中央的權力。

 

  普萊格郡的領主巴洛爾伯爵便是其一。

 

  他屢次拒絕向皇室進貢稅收,又放任領地上的百姓鼓譟著「反對魔女之子」等言論──根據調查,歐凡相信他不只放任,甚至還刻意鼓勵百姓這種反對國王的思想──,仗著自己的領地擁有私兵,囂張跋扈得很。

 

  「敢跟國王我拿翹是吧?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還真以為一個小小的領主能騎到我頭上來?」

 

  歐凡晃著茶杯裡澄紅的茶湯,眼底閃過一抹不穩的光芒,而老宰相依舊優雅地端著他的咖啡杯。

 

 

 

 

  「方達爾特公,您果然寶刀未老啊。」

 

  歐凡離開了起居宮,按照預定的行程前往東凱墨雷特進行視察,迪隆把警備的工作移交給屬下,跟在老宰相的身後步出起居宮大廳。

 

  「呵呵,迪隆團長,你突然說什麼呢。」

 

  老宰相依舊是那副溫和的笑容,要不是迪隆認識他十幾年了,還真的會被方達爾特那慈祥老者的外貌給騙了過去。

 

  「陛下雖然個性強烈,但畢竟還是個小鬼,您只消動動手指,就能讓他乖乖地跟著您的節拍跳起舞來啦。」

 

  方才二人的對談,迪隆站在歐凡背後,一字不漏地聽了進去。什麼『紅寶石』,什麼普萊格紅茶,全都只是方達爾特要把話題引到巴洛爾伯爵身上的佈局罷了。歐凡看似是自己下了該整頓普萊格郡及其領主的決心,但在這個時間點,將他的思考導到這件事來的,還是方達爾斯。

 

  「哈哈,小鬼,嗎……」方達爾斯的笑容中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無奈。「如果陛下真的那麼聽話就好了。迪隆啊,那個孩子可不簡單,你別把他想得太單純了。」

 

  「……不管陛下是單純與否,身為皇家騎士團團長,我的職責是保護陛下,僅此而已。」

 

  「最近你嘴上功夫也越來越厲害了,唉,我果然是老了噢。」

 

  方達爾斯呵呵一笑,便不再說話。迪隆陪著老宰相走到宮外,目送他上了馬車離去後,才轉身準備開始執行今日的勤務。

 

 

 

 

 

 

 

  「早安!魏恩老爹!!」

 

  希隆推開市街上一間鐵匠店的木門。

 

  「小子,你一大早就很有精神嘛?不准偷吃我桌上的火腿,先到後頭庫房把昨天晚上進的一箱生鐵給我搬過來!」這間鐵匠店的主人,鐵匠魏恩.多儂的聲音,夾雜著規律的金屬撞擊聲從後頭的房間傳了出來。

 

  「呿,老爹,你也太小氣了吧!」仗著魏恩正在工作抽不出身,希隆對打鐵房做了個鬼臉。

 

  「有時間扮鬼臉的話,就給我連隔壁那箱銅片也一起搬過來!」

 

  「別鬧了,你一大早就要操死我嗎?!」希隆邊哀哀叫邊捲起袖子往庫房走。「老爹,你什麼時候練會了透視?」

 

  「哼,我不用透視都知道你小子在幹麻!」

 

  希隆聳了聳肩,撈起掛在牆上的一大串鑰匙,熟練地找出其中一枝插入庫房的鎖孔。

 

  「生鐵、生鐵……」

 

  希隆一邊叨念著目標物的名字,一邊檢視隨地放置的木箱。

 

  「有了!…哇噢,老爹!!這箱子上面蓋著普萊格的三腳鷹欸?!」

 

  「不要大驚小怪的,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鬼一樣。」魏恩隔著房間對希隆吼回去。

 

  「可是,最近大家都說普萊格生鐵缺貨啊!老爹,你到底是從什麼管道弄來來這箱生鐵的啊?」

 

  普萊格郡領主這陣子屢屢和國王陛下唱反調已經不是新聞了,以往因為交通上的便利,凱墨雷特所需的金屬大多由普萊格輸入,而最近普萊格與凱墨雷特間的貿易車隊數量劇減,讓凱墨雷特的鐵匠們苦不堪言。

 

  「有這麼多生鐵的話,幫我打一把劍也綽綽有餘了吧?」希隆伸手摸著冰涼的鐵片,想像它們經過炙火淬煉,被鑄成鋒利劍刃的模樣。

 

  「想得美!你家老爸吩咐過,讓你用那把鈍劍練習就夠了,我才不會打真劍給你。」魏恩在打鐵房的工作告了一段落,一邊脫手套一邊走進庫房。

 

  「小氣!那我自己打一把!!」

 

  「請便。」魏恩一副看好戲的神情。「不過,打壞的鐵你要自己出錢。你很清楚現在生鐵有多貴吧,小子?」

 

  「嗚~~~」希隆在魏恩的鐵匠店也當了好一陣子的學徒,自然清楚時下各種金屬原料的價錢,當然他更清楚自己打鐵的技巧有多笨拙。

 

  「……小子,我勸你一句。不是有了劍就能當上騎士的啊。」魏恩摸出煙斗點燃後抽了一口,接著吐出白色的煙霧:「有些騎士,就算手上握著最鋒利的劍,也未必能保護人。劍只是工具而已,重要的是你的心。」

 

  「老爹……」希隆用一種奇異的眼神望著魏恩,久久不能言語。「聽到你說心什麼的,感覺好噁心。」

 

  「你小子是欠揍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