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誓約  

 

 

  希隆.普羅托尼在睡夢中朦朧地聽見腳步聲與對話聲,他的反應只是翻了個身,繼續那個自己成為了首席騎士、披著閃閃發光的銀色盔甲,站在皇宮廣場的中央接受人們歡呼的夢境。直到他家那扇早該上油的大門發出了刺耳的聲響時,他才猛然睜開雙眼。

 

  在天才剛亮的時候就出門的,肯定是老爸!

 

  希隆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尚不足以抵擋清晨冷冽的空氣,但他想都不想的直接掀開被子跳下床,連鞋子都沒空穿上,就這麼赤著腳奔到窗前。

  他唰地一聲打開窗扇,無視窗外湧進來的冷風,慌忙探出窗外,往地面上搜尋他的目標人物。

 

 

  「老爸──!!」

 

  甫跟妻子道別,準備回皇宮上班的維爾榭洛皇家騎士團團長,才剛踏出家門三步就被一個他十分熟稔的大嗓門給喊住了。

 

  迪隆.普羅托尼轉過身,抬頭望向自宅二樓,果不其然地瞧見他的長子把半截身子都探出窗外的危險行為。

 

  「唷,希隆!老爸要去上班啦,你和弟弟可要乖乖聽媽媽的話。」迪隆朝兒子揮了揮手。「還有,大清早的不要大吼大叫,會妨礙鄰居安寧的!」

 

  騎士團長儼然沒有體認到自己對兒子這番隔空喊話的音量足以歸類為大吼大叫的事實。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來看,我都已經十四歲了!」希隆絲毫沒有放低音量的意思。「老爸,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成為騎士,加入皇家騎士團啊?」

 

  迪隆嘆了口氣。

 

  他知道這個孩子向來很嚮往能像自己一樣,當一名騎士,為了守護國王、守護國家、守護人民而戰。就他這個騎士團長看來,希隆的劍術及體能都非常優秀,而且對騎士工作的熱忱也無可挑剔,這樣的條件,足夠讓他加入皇家騎士團了。

 

  但是迪隆除了是騎士團長,還是一個父親。

 

  迪隆很清楚自己兒子的個性。就個人立場來說,他非常欣賞希隆那有話直說,耿直坦蕩的特質,也對兒子感到十分自豪,可是皇家騎士所處的環境,卻不見得適合這種人。

 

  擔任皇家騎士,不可避免地,一定會接觸到許多大人物。貴族們要不養尊處優,要不狡猾幹練,只要在他們面前說錯一句話,難保不會得罪人,落得個悽慘的下場。

 

  迪隆幹了一輩子的皇家騎士,在皇宮裡看過太多的鬥爭與陰謀。他雖然希望兒子也能成為騎士,繼承自己的衣缽,卻也同樣不希望希隆踏進宮廷,面對宮廷中的種種險惡。

 

 

  「在我眼裡看來,你就是個小鬼頭!再多磨練磨練吧,老爸告訴你很多次了,世界上沒有一步登天的好事!」

 

  於是,迪隆選擇和往常一樣迴避掉兒子的殷切期盼,扔下不知說了多少次的台詞,就轉身往皇宮的方向邁開步伐。

 

 

  「臭老爸──!」

 

  希隆望著父親離去的身影,氣得全身顫抖。而後他發現自己身體的顫抖只有一半來自於憤怒,另一半是因為窗外寒冷的空氣時,才連忙縮回房間裡,粗手粗腳的關上窗戶。

 

 

 

 

 

 

 

 

 

 

 

 

 

  「主人、主人!起床了啦!」

 

  金色的小龍站在枕上著急地拍著翅膀,睡在枕頭另一端的歐凡卻只是皺了皺眉,翻了個身背對噪音來源。

 

  「主人!」賽安急得咬住一綹銀髮用力扯。「騎士團長在外面等你很久了!」

 

  「痛死了!你搞什麼啊?!」

 

歐凡吃痛地轉身過來,左手狠狠捏上賽安的鼻子,讓小龍痛得放開嘴。

 

  「居然敢咬我的頭髮,想造反了嗎你?被你這樣一搞,害我今天早上的心情超級差……」歐凡邊抱怨邊在床上抱著被子左翻右滾,看起來完全沒有意願起床。

 

  主人,我也從來沒看你早上心情有好過欸。

 

  賽安眼角掛著淚,用前爪掩著有些紅腫的鼻,在心裡默默地吐槽。

 

  歐凡向來晚睡,而國王的職責是不允許他睡到自然醒的,睡眠不足讓歐凡每天起床心情都特別差。賽安可以感覺得到,最近叫歐凡起床時,他的魔力漸漸開始有了不穩的徵兆。黃金龍很擔心,要是陛下的起床氣再這樣嚴重下去,哪天他可能會在半夢半醒間把皇宮給炸飛。

 

  「主人,迪隆已經在外頭等了至少二十分鐘,我覺得你應該趕快起床,別讓他繼續等下去。」賽安盡責地勸諫總是睡過頭的王。

 

  「啊?我都已經跟他說過可以晚點再來了,這人也太死板了吧,幹麻硬要遵守規則上的時間?」做賊的喊抓賊,歐凡一點都不檢討自己的不守時,反而怪罪到守時的人身上。「不管了,我要再多睡一下,賽安你去告訴迪隆要他可以先休息……」

 

  「主人?!」

 

 

 

 

 

 

 

 

 

  早晨的國王起居宮十分靜謐。原本這個時候,應該有許多侍女僕從進進出出地準備服侍國王起床、用早膳,但是十三世國王即位後,便下令所有僕從在未接到國王召喚前,一律不准進入寢宮,因此,起居宮大廳現在只有寥寥數人的女僕待命。

 

  在這略顯寂寥的國王起居宮大廳裡,即使國王陛下遲遲不露面,皇家騎士團團長迪隆依舊站得筆直地隨時恭候國王駕臨。

 

  「喔喔,這不是迪隆團長嗎?」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

 

  「方達爾特公!」

 

  迪隆轉向聲音的來源,發現是宰相後,連忙向對方行了個禮。

 

  「您怎麼一大早就跑來起居宮?難道出了什麼大事……」

 

  「哈哈,放心吧,我不過是有幾件事情,想趁著陛下早膳時間和他談談。」方達爾特端出讓人安心的笑容。「倒是迪隆團長,你在這兒是執行警備任務嗎?這點事沒必要勞駕團長出動吧,讓手下負責不就行了?」

 

  「沒辦法,誰叫整個皇家騎士團裡,只有我得到進出起居宮的許可啊。」迪隆露出了苦笑。

 

  以往皇家騎士團都會選出幾名精英,負責國王身邊的警備任務,但是現在的起居宮嚴格限制出入人員,為了確實執行國王的警護,迪隆每天早上都準時到起居宮報到,親自執行警備任務。

 

  「唉,關於這點,我也想過要勸勸陛下。對人保持戒心是好的,但是過度的警戒,可是會讓自己的日子很難過的啊。」方達爾特嘆了口氣。

 

  雖然嘴上這樣講,老宰相其實很能體會歐凡的心態。若他是個正當的王儲,那自然不用對皇宮裡的人警戒到這種程度,可歐凡偏偏不是。他是私生子,這點有損他繼承王位的正當性;他是魔女之子,這點更足以讓人們排拒他、恐懼他、憎恨他。

 

 

  宰相和騎士團長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寢宮通往起居大廳的門突然打開了。

 

  「嗯?老…方達爾特,你怎麼也在這裡?」歐凡緊急把說出口一半的「老頭」二個字吞回肚裡。

 

  「陛下,老臣近日收到了頗為珍奇的茶葉,想請陛下品味品味。」方達爾特從腰上解下一個小牛皮袋。

 

  「喔喔?」

 

  迪隆看到陛下的眼睛幾乎在發光。

 

  「這是普萊格郡產的紅茶,據說每年只生產三十磅,十分的稀有。上回老臣聽聞陛下想要此茶,便多做留意──」

 

  「等等,還有話就邊吃早餐邊講吧!」歐凡示意二人跟著自己前往橄欖廳,恨不得早點嚐嚐那他久聞其名的珍貴紅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