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Store LOGO

   「什麼?!」

 

女鬼的攻擊著實來得太突然,等尹逢安反應過來時,女鬼已經竄到了司徒律跟前。她的長髮倏地伸長,猶如有意識的活物般,纏上司徒律的手腳身軀,把他整個人舉到空中。

 

「嘖、」司徒律一隻手扯著纏在脖子上的髮絲,為自己爭取呼吸的空間,另一隻手朝書架的方向伸出,手指像是要將什麼牽引過來似地微微向掌心扣著。

 

女鬼用她那雙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的眼睛盯著司徒律看,嘴裡喃喃嚷著「切開你」、「喝你的血」、「撕碎你」等句子,而後突然刺耳地大叫了一聲,一股黑髮在她身後形成刀刃的形狀,舉高了就要往司徒律劈來!

 

「阿律,小心!」尹逢安著急地出言警告。

 

書架裡猛地亮起一小圈光芒,一本精裝書在光芒的包圍下,如互相吸引的磁鐵般竄入司徒律伸出的手掌,在他手中飛快地自動翻頁。

 

女鬼的髮刃破風朝司徒律砍下,卻硬生生地卡在了距離他十公分左右的空中。女鬼血色的眸子裡流露出一絲不解,再度使勁,但髮刃仍舊懸在什麼都沒有的空中,無法再往下砍動分毫。

 

司徒律的嘴角微微牽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隨後在他身周浮現出一個以發光的符文構成的半透明球狀障壁,髮刃正是落在這個球型障壁的上方。司徒律稍稍瞇細了眸子,朝防壁注入魔力,其上的符文瞬間大亮,防壁內纏在他身上的髮絲頓時化灰湮滅。

 

女鬼驚懼地退後一步,發出一陣不知是在表達憤怒抑或是示威警告的叫聲,並且神經質地往四周探看,似乎開始尋找逃逸路徑。

 

很不幸地,女鬼突然和尹逢安對上眼了。

 

「嗚!」尹逢安嚇得冷汗直流,開始移動步伐往後退。「等等,妳別過來啊!我不好吃的!」

 

女鬼飛也似地奔向他(她就算真是用飛的也不奇怪,畢竟是鬼嘛),尹逢安一個緊張,左腳絆到了右腳,整個人跌坐在地。

 

眼看女鬼就要撲到他身上來了,尹逢安正在心裡大罵剛剛大顯身手的所長為何沒有動作,只見數道發著光的細線橫空劃過一人一鬼之間,纏上女鬼從後頭拉住她。

 

「咳咳咳。」司徒律清了清喉嚨,用有些沙啞的聲音開口道:「請不要打我家工讀生的主意好嗎?我好不容易才請來的。」

 

女鬼掙扎著想擺脫發光的細線,但她越是掙扎,細線就纏得越緊越多。

 

「嚇死我了。」尹逢安呼出一口大氣。「這到底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硬生生地卡住了。

 

在司徒律身後的依舊開著的電視螢幕裡,又有一個臉色蒼白、身形略顯透明的人影爬了出來!

 

「後面!後面!」

 

尹逢安慌亂地指著電視,司徒律不明所以地轉頭時,第二個鬼正把他枯瘦的手拍上司徒律的左肩。

 

「啊哈哈,不好意思啦,又有不聽話的孩子跑出來了。」又瘦又高的鬼二號朝司徒律扯出抱歉的笑臉。

 

「沒關係啦,其實我還挺喜歡你們偶爾出一下意外的,這樣有趣多了。」司徒律也習以為常地朝他聳聳肩,像是跟熟人打招呼般。「只是我們家新來的工讀生被嚇掉了半條命。」

 

「真的嗎?抱歉啦。」瘦高鬼轉往尹逢安的方向扔去一句誠意度很可疑的陪禮。「下次如果另外半條命也被嚇掉的話,歡迎你來我們公司上班喔。」

 

尹逢安莫名其妙的接下對方遞來的名片,上頭寫著:超自然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節目部鬼魂科科長 陳志強。

 

這張名片只是讓他更摸不著頭緒。尹逢安全然狀況外地維持著屁股坐地手持名片的姿勢,望著鬼二號陳志強先生把失控抓狂的女鬼拖回了電視裡。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喔,現在是零零台播他們有名的鬼魂劇場的時間啊,鬼魂劇場的噱頭就在於全部的演員都是真的鬼。」司徒律走到書架旁,隨便找個空隙就把手上那本精裝魔法書塞了回去。「只要轉到零零台就會和他們的線路相接,所以有的時候演員會不小心走位過頭掉出來,或者像這次一樣感應到電視線路對面的人類而突然失控發飆。以前有一次男女主角都摔進我們事務所裡,攝影師--噢,攝影師當然也是鬼--乾脆也跟著跨過來,直接在這裡演了一段,還讓我客串了一個角色呢!那次真的超好玩的。」

 

「……零零台?」尹逢安還處在記憶體使用過量的情況下,反應都慢了半拍。

 

「老陳剛剛不是有給你名片嗎?就是那個啦。那是超自然協會辦的電視台,因為頻道是00,所以大家都叫它零零台。裡面的節目有教育性質的,也有娛樂節目和剛剛那種戲劇,不過最重要的是新聞啦。他們有專門的新聞團隊在做各地異象事件的採訪,對於收集資訊很有用。」

 

「頻道00?但是……」

 

司徒律打斷了尹逢安的話,他知道對方想問什麼。「當然,普通人家裡是收不到零零台的。零零台是付費頻道,還要通過超自然協會囉哩叭唆的審查,協會才會派人到宅裝配特殊線路。」

 

「我覺得與其審查客戶,倒不如把那些人力和時間拿去審查自己的節目。」尹逢安仍然心有餘悸。

 

「為什麼?現在這樣很有趣不是嗎?」司徒律詫異地看著他,顯然不能理解一個普通高中生受驚的心。

 

「一點都不!我剛剛差點掛了啊!」

 

「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嗎?我只是因為拘縛魔法的那頁被乾掉的飯粒黏住,出手才慢了一點。」

 

得知自己差點因為一粒飯而送掉小命實在不是件令人高興的事。「以後你吃飯的時候請絕對不准看書。」

 

「吃飯的時候不看電視又不看書很無聊耶。」

 

「每天無聊個幾次至少比性命關頭時出包好多了!」

 

 

遲些時候,為了表示自己體恤員工的寬大胸懷,司徒律告訴尹逢安今天可以提早一個小時下班。尹逢安對他回以一種懷疑自家老闆在策劃一場巨大的陰謀般的眼神,讓他有點受傷。

 

一等尹逢安關上大門離開事務所,司徒律立刻跳了起來,開始對整個事務所進行地毯式搜索,通緝目標是不知被他自己塞到哪裡去的平板電腦。

 

在挖出半個書櫃的書籍與雜物(當然,這些都躺在了剛被尹逢安整理出來的地面上,等著工讀生明天上門把它們收回去)、將沙發上的東西全數遷徙到茶几上,再把茶几上的東西全部掃到地上去、並且向餐桌上的盒子瓶罐堆宣戰失敗,讓它們東翻西倒地滾落地面後,司徒律終於在窗邊那張所長御用的中式木雕臥榻上找到了埋在靠墊堆裡的目標。

 

就在他愜意地打開平板電腦,連上購物網站開始瀏覽起各廠牌的微波爐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司徒律抬起頭,茫然地環顧室內一圈,發現自己對於手機的下落完全沒底,索性放置不理,低頭繼續比較不同的微波爐。

 

他的手機響了好幾次之後終於安靜下來,但對方似乎還沒放棄聯繫他的打算,下一刻,平板電腦跳出訊息來告知他的信箱裡收到了新的信件,打開一看,內文寫著:請接電話。有事想拜託你。

 

歪著頭想了想,司徒律很快地給對方回了信:我找不到手機。

 

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對方大概認為這樣可以讓司徒律憑著鈴聲找到手機,但是司徒律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正在為難的當下,司徒律瞧見尹逢安登入了MSN,連忙高興地敲他。

 

 

阿律 說:

 逢安逢安!我的手機在哪裡?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你的手機?我怎麼知道!

 

阿律 說:

 你不知道的話還有誰知道?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那是你的手機,在你的事務所裡,你自己應該要知道!

 

阿律 說:

 但是我不知道。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抓狂)

 

阿律 說:

 我用平板電腦上MSN,看不見你的表情符號。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至少你可以從表情符號的命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

 

阿律 說:

 嗯。那,在你抓狂之前,可以告訴我我的手機在哪裡嗎?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

 

阿律 說:

 有客戶急著找我。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不要催,讓我想想……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你去後陽台找過沒?

 上次你說要測試魔女歌謠對橡樹生長速度的影響力,把手機放在那邊播了一整天的音樂

 

阿律 說:

 找到了!不愧是我的逢安!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恭喜

 

阿律 說:

 先去談生意了,明天見。

 

-逢安- 再叫我安安就揍你!說:

 掰

 

 

司徒律蜷回臥榻上,接聽了電話。「嗨,三口先生,你找我幹嘛?」

 

『三……?』電話彼端的人困惑了好一會兒,才頓悟司徒律指的是自己的職稱。『我的全名是黃德學。』黃區長好心地報上姓名,以免對方不知道。

 

「想委託我什麼事?」司徒律根本不在乎黃德學的澄清。

 

『我想你也知道,最近我們區裡常常發生不明火災,我們懷疑--』

 

「當然是。」司徒律直接截斷對方的話。「拜託,上個禮拜一晚上那一起不就很明顯了嗎?不要告訴我你們現在才發現那些是『異象』。」

 

『上禮拜一晚上?!』黃德學驚訝地複述,司徒律猜對方手上的報告肯定和他剛剛給出的事實有點差距。
 

「老實說,你打來找我幹嘛?我敢賭你已經把這些事情上報給超自然調查處了。」司徒律用肩膀和臉頰夾住手機,伸了個懶腰,對這件工作不是很有興趣。

 

『是的,不過他們的調查速度很慢,而且我剛從那邊拿到的初步報告裡,只列到上週三的火災,沒有你說的週一晚上那一起。』

 

「哼,那些公務員總是這樣,又慢又遜。」聽到對方貶低超自然調查處,司徒律心裡高興得很。

 

『所以我覺得還是拜託你這邊比較保險。』黃德學小心地再加上一句追捧。

 

「那當然啦!我辦事可是有口碑的。」Black Store的所長得意到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

 

『那麼你願意處理這件事情嗎?委託費好談,為了民眾的安全,多少經費都……』

 

「真是沒辦法,我就代替那個沒用的超自然調查處來搞定這件事情吧!」

 

 

 

黃德學大功告成地掛上電話,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他吁了一口氣,轉向辦公室裡液晶螢幕上視訊會議的對象報告。

 

「真的如你所說,他接受了。聽他中途那種提不起興趣來的語調,我還以為沒希望了呢。」

 

『只要拿出超自然調查處激他,再無聊的事情他都會有興趣。』螢幕對面的人冷靜地說,彷彿事情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你也真辛苦。」

 

『抱歉,最近事務比較多,我們沒空處理你的案子。不過我相信他能夠順利解決掉問題的。』

 

「多謝你了,百忙中還為我們這個小小的區提供建議。」

 

『不會,那是我的職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