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輪的初始  


  方達爾特在一群黑衣士兵之間急促的穿梭著。

 

  他的身邊經過一隊像囚犯一般列著整齊隊伍前進的紅衣士兵,老宰相只是拿鄙夷的目光掃了他們一眼──天殺的阿蒙特部隊,不懂得感恩圖報的東西!──,又繼續氣喘噓噓的快步前進。

 

  「宰相大人!」後頭傳來喊他的聲音,方達爾特不太甘願的停下腳步回頭。

 

  一名青年向他快步走來,他依稀記得來人的臉龐:「……是寇恩啊。」

 

  「是的,大人。」寇恩看起來很高興方達爾特還記得自己。他初踏進政治圈的時候,曾經在方達爾特手下當過幾個月的書記,從老人那邊學到了很多東西。對他來說,方達爾特是如同恩師一般的存在。

 

  「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們。」方達爾特拍了拍寇恩的肩頭。青年身上繡著金線的黑色制服,說明了他的領導階級。

 

  「不,都是托您的先見之明啊。」寇恩對於恩師的誇獎顯得有點興奮,臉頰都泛紅了。「如果不是您捎來消息,公爵大人根本不打算帶半個人來王都。」

 

  「也是。葛蘭德那個性子啊……」老宰相可是一路看著青年公爵長大的。「反正沒讓阿蒙特那個混帳東西得逞就好。去處理你的事吧,我得趕快過去陛下那邊。」

 

  「遵命,大人。」寇恩朝他行了個軍禮──奇怪,他明明記得寇恩是文官啊?──,就馬上轉身步進黑色的軍隊中。

 

 

 

  方達爾特來到月桂廳門口,喘了一口氣才向裡頭望去。

 

  「陛下!」老宰相的聲音裡混雜著焦急、憂心,還有一點點的……責怪。

 

  維爾榭洛王國今天剛登基的新王,此刻正坐沒坐樣的──他屈起了一條腿,腳底踩著王座,另一條腿因為不夠長,碰不著地板而晃呀晃,掩飾這點的腳墊早在之前的混亂裡不知被扔到哪去了──跟三個在叛亂事件裡同患難的忠臣們有一句沒一句的抬槓。

 

  「咦,老頭,你沒掛掉啊?」歐凡看見他的眼神像是已經做好幫宰相辦喪禮的心理準備,但是方達爾特敢賭三千個金幣,陛下的眼神裡絕對還有覺得可惜的情緒。

 

  「老臣還硬朗得很,可不敢丟下先王托孤之重任先陛下一步前往地府。」方達爾特技巧性的回送新王一記回馬槍。他提早離開月桂廳,不是因為被阿蒙特的同黨給逮到,而是去跟葛蘭德的人馬會合,當然不會送掉性命。老宰相把視線投往歐凡肩上的金色生物。「陛下,您真的把黃金龍……?」

 

  「廢話。有我這麼優秀的人當國王,黃金龍怎麼可以繼續躲在廢墟裡積灰?」歐凡趾氣高昂的回道,賽安也拍了拍金色的雙翼,顯示牠可不是個幻影或者裝飾品。「而且,我不做沒把握的事,也不打沒勝算的仗……話說回來,葛蘭德公爵。」

 

  歐凡轉頭望向他的表哥。雖然說是近親,他覺得他們除了眼睛的顏色以外──淺藍色的眼睛向來是維爾榭洛皇室的註冊商標──,其他根本沒有半點相像的地方。自己遺傳了太多魔女因子恐怕是原因之一,不過葛蘭德的長相也不是標準的維爾榭洛款。維爾榭洛皇族大都是金髮藍眸的俊男美女,可是葛蘭德的髮色卻是深沉的黑。

 

  「是的,陛下?」

 

  「怎麼不早說你有帶人來?早知道的話,我就可以把賽安當壓箱寶再藏久一點了。」賽安聽了,抗議似的鳴叫了一聲。

 

  「陛下,您沒問。」公爵的回答冷靜而簡短。

 

  「誰會想到開口問這種事情啊!」要是歐凡前面有桌子,他一定掀下去。

 

  「話說回來,歐凡你也沒說你有黃金龍當王牌啊。」希隆悶悶的開口,陛下跟公爵的表現,讓他覺得他跟費提斯跑來護駕的行為很白痴。「要是你一開始就跟全國公告說王儲馴服了黃金龍,那就根本沒人敢叛變了吧。」

 

  「我還沒追究你們二個突然跑進月桂廳裡亂,你倒先指責起國王我來啦?」歐凡伸出食指不客氣的用力戳向希隆的眉中央。「用點腦袋,你這個笨騎士。能跟黃金龍訂契約的只有國王,我在今天之前都是王子,哪能使契約生效,讓賽安聽我的話?」

 

  「咦?我都不知道有這種事。」希隆撫著吃痛的額。他敢肯定歐凡剛剛一定有用魔法,不然陛下那纖細的手指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力氣戳痛他?

 

  「……希隆,補習吧。」費提斯搖頭嘆氣。「我可以特別幫你上『維爾榭洛史』,十小時內保證你可以學到所有該知道的常識,只跟你收二個銀幣就好。」

 

  「才不要咧!」撇去那獅子大開口的學費,希隆一點都不想連續聽十個小時的歷史課。

 

 

  月桂廳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然後是沙啞的怒吼:「葛蘭德,你這個混帳!」

 

  阿蒙特被沒收了武器,雙手反捆在身後,身邊有二名高大的士兵正推著他離開月桂廳。將軍──或者該說前將軍──惡狠狠的回過頭瞪著葛蘭德。

 

  「我說我不喜歡和太多人一起行動,沒說我沒帶人來。」葛蘭德聳了聳肩。穿著黑色制服的兵士都是他從梅洛恩帶過來的部下,在賽安把阿蒙特部隊嚇得個個手軟腳軟後,寇恩就帶著整隊人馬衝進月桂廳護駕。

  「你居然放棄繼承祖先的遺產,選擇服侍一個雜種!」阿蒙特死命掙扎著,不讓葛蘭德的部下把他拖出月桂廳。

 

  「既然輸了就乖乖認輸吧,刀疤男。」歐凡拿右手撐著自己的下顎,嘆了口氣。「這樣難看死了。」

 

  陛下空閒的左手打了一個響指,阿蒙特的喉嚨立刻失去了聲音,只看得見他的嘴一張一闔的還想抗議些什麼。原本在一邊站崗的士兵小跑步過去幫忙,三個人硬是把魁梧的阿蒙特給扯出月桂廳。

 

  「陛下,那幅『龍與王同在』的玻璃壁畫……」方達爾特回過頭來,就看見那幅可以說是維爾榭洛國寶的彩繪玻璃,碎得徹底的散落在地上,原本的壯麗磅礡毫不復見。雖然月桂廳內部到處都東一個洞西一個坑的體無完膚,但是玻璃壁畫畢竟從三世國王時就一直保留至今,它見證了維爾榭洛的繁榮,也是維爾榭洛的榮譽象徵。

 

  「嗯?那個啊。」歐凡回頭看向沒了玻璃的阻攔,大片大片照進來的陽光。「反正我都有真正的黃金龍了嘛。」

 

  望著國王肩上那隻有著金黃鱗片的小龍,說不感動是騙人的。相隔幾百年,神聖守護龍終於重新歸來,再度給予維爾榭洛黃金龍之加護!但是,方達爾特還是覺得心裡缺了些什麼。

 

  「唉。你們這些老頭就是念舊。」歐凡嘆了口氣,站起身來踏離葛蘭德五大步,踩進滿地碎玻璃裡。

 

  「喂,你跑去那邊幹麻啊?」希隆聽著玻璃被歐凡踩出的喀喀聲,有點擔心陛下的鞋底夠不夠厚。

 

  歐凡沒有理會他,只是踢了踢地上的碎玻璃。「還好這邊夠遠,沒有受到影響……」所謂的影響,指的自然是葛蘭德的鎮魔之力。歐凡輕輕斂下銀色的長睫,進入了施展法術的失神狀態。他腳下的地面發出光亮,一面魔法陣迅速的成形。霎那間,廣大的月桂廳全都籠罩在淡藍色的魔法光芒下,方達爾特等人站在原地,驚訝的看著地上的碎石土塊、七彩的玻璃破片,全都像是有生命一般的自動飛回原位,碎片與碎片之間就像從沒分離過似的完美接合。不出一分鐘,破敗的月桂廳就回復到今早登基典禮剛開始時那般的富麗堂皇。

 

  「那麼,可以重新開始進行我的登基典禮了嗎?宰相。」在魔法光芒的照射之下,歐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son of Witch!》齒輪的初始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