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輪的初始  


  「男爵大人,拜託您撤離這裡的工程!請您同情我們這些做小買賣的,市集都被堵得幾乎不能做生意了。」商會的會長在店家們叫苦連天之下,努力的試圖跟跑來監工的莫恩男爵陳情。


  「幾天不做生意又死不了人!」莫恩男爵擰緊眉頭。「我可是貴族!貴族的事情,理當比你們這些平民優先處理!」

  「男爵大--」

  「吵死了!把這些死老百姓攆出去!」莫恩男爵不耐煩的一揮手,他的私人護衛們就衝上來粗魯的架開前來抗議的商人們,一時之間求情跟吃痛的喊叫聲四起。

  「哪個白痴把市場搞得像刑場?」擠在圍觀群眾中,歐凡發出嚴重侮辱莫恩男爵的發言,但是一旁的喧鬧聲徹底的蓋掉他的抱怨。

  「喔~那個就是傳說中的狗腿塔樓?」伊莎柏琳的嘴賤不輸當今王子殿下。「好醜。」

  「廢話,人家才蓋到一半啊。」希隆很有良心的幫敵方辯護。

  正如希隆所言,狗腿塔樓的建築工程才開始沒多久,現在只是個木架子,下頭男爵護衛跟民眾你推我擠吵翻天,上頭的工人卻依舊勤奮的進行工程,實在值得誇獎。

  不過,再冷靜的人也不可能在腳底下有一大群人鬧哄哄的時候保持平常心,這點很快就獲得了證明。

  某位工人一失手,一根粗重的實心木柱就從離地三層樓高的架上掉了下去,上頭工人們緊張的叫喊跟旁邊圍觀群眾的尖叫聲,幾乎要打成一團的衝突現場沒有半個人聽見。

  那根即將砸破好幾個人的腦袋的厚實木頭,千鈞一髮的在空中被突然竄出火苗瞬間燒得精光,剩下十幾片來不及燒完,帶著火焰的細小碎片,在一陣風的吹拂下掉到護衛們的頭上。




  莫恩男爵從頭到尾都張著嘴來不及作出反應,直到他的護衛隊紛紛抱著頭拍著肩在地上滾來滾去撲滅火焰,發現他自己的人身安全有點危險後,男爵才回過神來怒喝一聲:「是哪個傢伙幹的好事!」

  其實他不用喊,看得一清二楚的圍觀群眾們早就跟歐凡等人拉開距離,往二邊一退用看到英雄似的眼神望著他們。莫恩男爵自然也發現了顯眼到不行的幾個人。

  「男爵大人,我們是為了您設想啊。要是木頭砸死了人,對您的名聲可不好。」費提斯先聲制人,打算採取低姿態息事寧人。但是還在記恨水晶的事情的歐凡可沒這種閒情逸致。

  「啊……嗯,感謝你們出手相救。」迅速思考了利益得失,男爵隨便敷衍二句想把這次的事情打發掉。

  歐凡沒有理會他們的禮尚往來,逕自往前踏出了三步,身邊亮起魔法特有的光輝。

  「嗯?你…………」

  「旋風!」歐凡手一揮,木架周圍便捲起一陣狂風,附近的護衛跟商人們紛紛走避,上頭的工人們也一個個被風捲著放到地上去。

  「你在幹什麼!」莫恩男爵惱怒的對他大吼,但是歐凡的魔法還沒放完。

  「艾孩卡托之矢!」隨著歐凡的話聲落下,三層樓高的木架下頭出現了一幅巨大的綠色魔法陣,而空中則有三張小型魔法陣分布成三角形、陣面對著地上的母陣。一陣刺眼的亮光後,無數枝纏著綠風的光之箭矢從三面子魔法陣中蜂擁而出,毫不留情的朝著地上傾洩而下。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靜默,市集裡只聽得見在如同一陣豪雨般的魔法撞擊之下,木架崩毀倒塌的巨大聲響。

  魔法的光芒滅去,歐凡看著爛成一攤的木架,心裡有種一吐怨氣的爽快感。

  心情不好的時候,找個倒楣鬼來痛扁一頓,果然是非常好的紓解管道啊。尤其這幾天他都關在皇宮裡,除了對維爾榭洛守護龍開扁過,其他時間都沒辦法隨心所欲的使用魔法,今天放出這一手完美的風系魔法陣,真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你、你這個小鬼!」莫恩男爵從驚愕中回復過來,怒不可遏的衝上前一把扯住歐凡的衣領。「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莫恩男爵!是貴族!你居然這麼大膽子炸了我的塔樓,看我不宰了……」

  莫恩男爵的怒吼聲漸漸變小,最後他張著嘴,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被他用力一扯,歐凡原本就戴得不太穩的褐色假髮就這樣掉落地面,象徵魔女的一頭銀亮長髮散落在肩頭。歐凡的臉色一派自然,只拿那一雙水藍寶石般的明眸冷冷瞪著他。

  周圍的群眾發出低低的驚呼。

  「魔、……魔女!」莫恩男爵嚇得臉色發白,連應該趕快放開歐凡的衣領都忘記了。

  「大膽!」希隆衝上前來,拍掉了男爵僵直的手,像個皇家騎士般挺身站在歐凡前面朗聲宣布:「這位是第四王子殿下,歐凡堤爾斯.柯索.維爾榭洛王儲!你這個放肆的傢伙還不給我跪下!」

  「王子……殿下?」男爵愣愣的複誦了一遍,腦海裡終於想起他的國家迎了個魔女之子回來當王儲的事情。莫恩男爵雙膝一軟,跪倒在地上。「殿下,是我有眼無珠,請原諒……」

  市集裡的群眾們陷入了一陣靜默,不過歐凡還是聽得見竊竊私語的「王子」、「魔女之子」等片語飄蕩在空氣裡。

  歐凡在心中重重嘆了一口氣。這是什麼情況?好好的出來亂晃,卻搞成一副王子出巡的派頭,他壓根不想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的啊。週遭那些談論自己的耳語讓他感到十分不快,於是殿下決定,不管怎樣,先狠削眼前這個罪魁禍首的王八蛋一頓再說。


  「莫恩男爵。」歐凡拿出他慣用的冰冷口氣。

  「是、是的。殿下有何吩咐?」莫恩在地上抖成一團。歐凡有點好奇,不知道魔女之子跟王子殿下這二個頭銜,眼前的混帳比較怕哪一邊?

  「你知道維爾榭洛六柱法條第一柱第九條是什麼嗎?」雖然殿下不屑那些王族教育課程,但是該知道的知識他可都清楚得很。

  「呃、這個……」

  男爵一陣結巴,而歐凡早就料到腦袋裡只有水泥和垃圾的白痴貴族答不出來。

  「『貴族的特權必須在不侵犯百姓基本權利下行使。』--你知道嗎?從前有貴族犯了這一條法律,我記得大概是在維爾榭洛六世的時候吧。最後他全家被褫奪貴族身分,而他本人連維爾榭洛的公民身分都被剝奪,後半輩子都在當從前被他欺壓的平民的僕役。」歐凡好心的道出答案,莫恩男爵聽了之後抖得更厲害。

  「而且你還罪加一等,因為你還妨礙到了本王子逛街。」歐凡丟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才好?」

  「殿殿殿殿殿下,我知錯了!我絕對不會再做這種事了,請、請看在小的是初犯的份上,網開一面--」莫恩手腳併用的想爬去親吻王子殿下的腳,歐凡連忙跳開,然後在他面前砸下一枝透亮的冰箭警告他不准繼續前進。

  「咳咳,莫恩男爵,你給我聽好了。」歐凡乾咳幾聲,試圖重建因為他剛剛大動作閃避而損傷到的莊嚴形象。「我要你賠償你動工擾民的這幾天裡,市集全額的營業額。商會的會長。」

  「是、是的,殿下。」突然被王子指名喊到,會長渾身一驚,連忙向前一步站出來。

  「你去把市集上個月平均每日收入算出來,乘上那個混蛋動工的天數寄請款單給他。收到的錢,一半貼給商店,另一半當作市集的環境維護經費,當作給我們這些倒楣顧客的回饋。」

  「遵命,王子殿下。」會長實在不太敢相信事情竟然有這麼出乎意外的轉變。雖然他硬著頭皮來請求男爵撤銷工程,但是心裡清楚得很,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才不會管普通百姓的死活。本來根本是絕望的事情,居然半途冒出王子殿下來個大逆轉,真是像在作夢一樣。

  聽見這個判決,圍了一大圈的民眾們紛紛爆出歡呼聲,靜默了幾分鐘的市集中心瞬間回復平常的喧鬧。


  「幹得不錯嘛,歐凡!」希隆笑著把手架上歐凡的肩。

  「你還真敢說啊?要不是你出來鬧,我幹麻這麼正經八百的端出王子的樣子?」歐凡沒好氣的睨了他一眼,居然也就這麼任由希隆跟自己勾肩搭背的。歐凡本來打算跟著莫恩男爵的誤認就給他魔女裝下去,咻咻咻的把王八蛋貴族跟他的手下全都炸飛到銀之月希牧上頭。但是被希隆一攪和,就算歐凡比較想用暴力來處理,也得顧全『歐凡王子』已經聲名狼藉的名聲。

  「我只是想先預習一下嘛!」

  「預習狐假虎威嗎?」

  「才不是!是預習未來我進入皇家騎士團之後,替陛下你效勞的場面啦!」

  希隆顯然對這個預習感到很滿意,嘴角揚起了不小的弧度。歐凡反而有點反應不過來,沒接半句話。

  「--你這陣沉默是什麼意思啊?」希隆有些不滿的開口。「你再過一陣子就會當上國王了不是嗎,而希隆大爺我以後也一定會當上皇家騎士,預習一下有什麼不對?」

  「我猜人家是看不出來你全身上下哪一點有當上皇家騎士的資格吧。」伊莎柏琳靠了過來,不遺餘力的虧起自己人。

  「也是,說不定等陛下退位了,你都還沒當上騎士,那這次就不是預習,而是第一次兼最後一次的正式上場了呢。」費提斯默契一百分的接口。

  「你們--!」希隆氣得跳腳。「喂,歐……你要去哪裡啊?」

  「先離開這個吵死人的地方再說。」歐凡撿起假髮拍了拍,向人群外走去。

  「唉呀,可憐的騎士,你被國王丟下來了耶。」女貴族邁開勻稱的雙腿三兩步追上,然後回頭對慢半拍的希隆追加奚落攻擊。

  「夠了!伊莎!」

  「惱羞成怒?」

  「才不是!」


  歐凡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他現在極度不想承認自己認識後頭那三個人。但是,他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您好。」是剛剛魔法商品店那位一身黑的店主。

  「有什麼事嗎?該不會是來通知我下午三點後全店商品大特價?」

  「您真愛說笑。」男人從斗篷中拿出一瓶淺紫色的藥水。「我想,您可能會需要這個。」

  「這是?」歐凡接過了藥水,但是瓶身上的符號對他來說有點陌生。

  「是我偶然跟人交換到的,可以把頭髮染色的藥水。」店主露在兜帽外的嘴唇彎出一抹笑意。「算是感謝您修理了莫恩男爵的一點小謝禮。」

  「染色?」歐凡露出小孩看見新玩具般的發亮眼神,伸手接過了那瓶藥水。

  「聽起來很有趣耶。」伊莎柏琳從歐凡肩上探出頭來。「可以把我的頭髮染成金色的嗎?」

  「就算可以也輪不到妳用,這是我的東西。」歐凡迅速的把小小瓶的藥水塞進衣袋裡。

  「小氣!」伊莎柏琳在歐凡耳邊大叫。

  「這和小氣沒有關係!」歐凡捂著受到摧殘的那隻耳朵,不甘示弱的吼回去。「--等到我破解了這個魔法,可以考慮把這瓶藥水送給妳。」

  「……殿下,你人真溫柔耶。」從伊莎柏琳的嘴裡冒出誇獎的話,就跟遇到三月全蝕一樣的稀奇。後頭的費提斯跟希隆傻在原地,而歐凡以為剛剛那句話是自己的耳鳴。

  「那麼,這個給你。」不知道是沒感受到眾人心裡受到的衝擊,還是故意當作沒發現,伊莎柏琳自顧自的繼續講下去:「當作你陪我出來玩的謝禮兼你說要把藥水送給我的契約書。」

  伊莎柏琳攤開的掌心上,赫然是那顆閃耀著閃耀著藍色光輝、內部刻印著精靈之翅的寶貴水晶。

  「……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伊莎,我陪妳出門過好幾次了,妳都沒有送過我禮物喔?」希隆出聲抗議,他強烈的感受到所謂的差別待遇。

  「嗯?你這麼想要禮物嗎?」伊莎柏琳露出一抹和藹的笑,歐凡日後才知道女伯爵每次這樣笑都不會有好事。「過來。」

  希隆就這樣乖乖的靠到伊莎柏琳身邊,橘髮的少女迅速伸手拂過希隆褐色的瀏海。

  「?」希隆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一邊的費提斯跟歐凡則努力憋著笑。

  「我就知道這個也很適合你!」伊莎柏琳滿意的一拍掌,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之前她挑了半天的綠色水鑽髮夾,現在穩穩的夾在希隆額邊的髮絲上。

  「什麼很適合我?」希隆狐疑的問,但是一群損友沒有一個肯回答他。褐髮少年四處亂掃的視線不經意的瞥到旁邊店家攤上的鏡子,才終於驚覺自己身上多了什麼。

  「伊莎!」興師問罪的大吼。

  「是你自己說要禮物的嘛。」罪魁禍首跟幫兇們早趁他盯著鏡子瞧的時候偷跑了。

  「妳送我女人的東西是有屁用啊!」

  「別人送的東西要心懷感激的接受,不可以拔下來!」看見希隆伸手去拿髮夾,伊莎柏琳連忙使出殺手鐧,天下無雙的言咒術。「還有,要好好珍惜喔,『弄丟了你會很悽慘的。』

  「媽的,妳這是詛咒我啊啊啊!」








  皇宮裡大家都知道,皇家騎士團團長希隆是個粗心的要死,搞丟東西跟家常便飯一樣,讓公文消失的本領更是惡名昭彰到各單位對要發到騎士團的公文,總是會準備五份以上以免公文鬧失蹤的程度。

  但是,七年來,那枝閃亮亮的綠色髮夾,還是偶爾會在騎士團長翻閱公文的時候出現在他的瀏海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