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您都躺了快一個月,請不要再賴床了!」美好的早晨,總是從國王侍女亞蘭緹的清脆嗓音開始的。

  歐凡睜開了眼又閉上,人還睡得模模糊糊的。

  「陛下,動作請快一點。您今天早上,不是要跟葛蘭德公爵和總管大人開會嗎?」亞蘭緹發出有如警告般的提醒。

  在貝爾門峽谷對無辜古堡的大轟炸,讓歐凡徹底嚐到「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

  後遺症讓他病懨懨躺在床上好幾天,幾乎不能下床活動,天天巴在床上看書睡覺當個徹底的懶人。不過鬼靈精怪的陛下腦袋倒是動得很快,趁著這次機會,硬是賴在床上多偷懶了十來天。

  一直到昨天,總管的忍耐力突破界限,黑著臉跑來直接下令「陛下,明天請開始上工」,歐凡才陪著笑臉乖乖認命。想到待會兒等待著他的是無情的總管和公事,他真有種想昏倒回床上的衝動。

  「陛下--」國王專屬侍女催促的嗓音第三次響起。

  「……好,我起來了……」





  「陛下,您的龍體是否安好?」

  歐凡才踏進國王書房棕櫚廳,迎面而來的是費提斯的笑臉和一點都不真誠的問候。

  「不好。」陛下回答得有如叛逆期的青少年,而總管習慣性的自動忽略他的答案。

  「請坐。」費提斯朝著書桌和那張國王專用的大椅比了比。

  歐凡努努嘴,認命的坐進那張代表國王權責的椅子裡,隨手抓起幾份文件來看。

  「騎士團長減薪三個月?費提斯,希隆跑來哭的話我會叫他去找你。法爾侯爵要求增兵……搞什麼,恩多朗還在跟他玩打游擊這套?乾脆我親自去炸了那個號稱自治區的爛地方好了……」

  聽著陛下的碎碎念,費提斯依舊保持著他的微笑。

  「--這是什麼?」歐凡抓著一份文件,語調陡然拔高。「『葛蘭德.塔納.維爾榭洛公爵回調王都任命書』?」

  「陛下,那是公爵代您處理政務時,大臣會議一致同意通過的。」費提斯儘量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興災樂禍。「葛蘭德公爵回駐王都可以向外宣示王室的團結,而且,諾拉卡多王國已經和我國簽訂和平條約,公爵也沒必要長期駐守在梅洛恩郡。」

  「我不批准!你們這些人根本是趁火打劫篡奪王權在亂搞!」開玩笑,葛蘭德這個大剋星偶爾回來就夠他頭痛的了,讓他回駐王都那還得了!

  「陛下。」費提斯眼裡閃過邪惡的光芒。「是您自己下令,在您臥病期間,把所有的政務交由葛蘭德公爵代理的喔。」

  「--呃……」歐凡一時無法反駁。他那時候只是想趁著大病的藉口,把所有政事都推到葛蘭德頭上,多爭取些偷懶的時間,誰知道現在會拿磚頭砸自己的腳?






  「葛蘭德你這個混蛋--!」

  葛蘭德公爵才剛要把手放上棕櫚廳大門的門把,就聽到房裡傳出歐凡遷怒洩憤的喊叫。

  雖然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被罵,不過既然能喊得這麼大聲,就證明歐凡好得差不多了(事實上,歐凡半個月前就已經好到可以再炸一次古堡了)。

  公爵嘴角浮現一絲連他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扭開門把進入棕櫚廳。



  「公爵大人。」費提斯對葛蘭德稍一鞠躬,決定腳底抹油。「那麼,陛下,接下來請好好聽葛蘭德公爵解說這個月公務的大致報告,我還有事,先行告退。」

  歐凡一手撐著開始頭痛的腦袋,另一手趕人似的對總管擺了擺手掌。

  費提斯離開後,葛蘭德站到歐凡的書桌前,一絲不茍的簡短報告了國王陛下偷懶的一個月裡那堆國家大事。雖然葛蘭德的報告真的很簡短,但是歐凡也很明顯的根本沒在聽。

  葛蘭德在心中嘆了口氣,知道繼續下去也沒用。於是他改變話題,提出了在他心裡壓了好一陣子的問題。

  「……歐凡,鎮魔之力會阻礙魔力流動?」

  「嗯?……是啊,不要跟我說你現在才知道。」歐凡猛的把飄的老遠的思緒拉回來,心中小小的納悶葛蘭德怎麼突然提起這個話題。

  「我聽說,對法師來說,魔力流動受到阻礙,就跟身體血液流通受阻一樣難過。」葛蘭德那雙和歐凡顏色相仿的冰藍色眸子,閃過了一絲的陰鬱。

  「是沒錯,你問這個幹什麼?」歐凡抬起頭,在看到葛蘭德表情的瞬間就知道公爵問這個是什麼意思了。他是很想藉機把葛蘭德轟回梅洛恩郡啦,但是看到葛蘭德眼裡的憂心和些許的落寞後,他的嘴巴就自己開始安慰人了:「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

  葛蘭德抬起原本略為低垂的視線,直直的望向歐凡。

  「呃……套句我媽說的,魔力要經過鍛鍊才會提高,所以,偶爾和你的鎮魔之力槓上,也算是個訓練啦……」這次換成歐凡把視線移開葛蘭德的身上。「……但是只能偶爾!我警告你,敢沒事就鎮魔鎮到我頭上,我絕對會要你好看!」

  前後的說辭真有夠矛盾的,連歐凡自己都覺得有點丟臉。

  怎樣,我天生就不是安慰人的料啦!歐凡自暴自棄的這麼想著,逃避現實的把視線死盯在一邊的書櫃上。

  「--我知道了。」大概是被安慰方的葛蘭德,忍著心底的笑意,不讓自己笑出來拆了歐凡的台。

  他跟費提斯他們都很清楚,銀髮的陛下嘴巴裡從來說不出好話,但是總是用自己的方法關心身邊的人。

  「知道就快點繼續簡報,我可不想被費提斯罵臭頭。」陛下似乎沒有身為打斷報告元兇的自覺。

  葛蘭德帶著微微的笑意,對他輕輕鞠躬。



  「Yes, your majest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