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間幽暗的房間,牆壁和地板都是磚砌的,牆上寥落幾盞燭火,映著地面上冒著淡藍光澤的魔法陣,只顯得更為陰暗。

  突然,魔法陣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從光芒中現身的,是裹著披風的綠髮法師。

  「回來啦。」出聲的,是一名倚在門邊,有著紅褐色頭髮,帶著點不羈氣息的青年。

  「嗯。可惜,這次是做了白工。」笛普林抬起眼,看見青年向自己走來,臉上的笑容一點都不像覺得可惜的表情。

  「反正你早就認為賈布拉那傢伙不可能成功,是在可惜什麼鬼?」青年拍了拍法師的背,因為忘記斟酌力道而惹來笛普林一個狠瞪。

  笛普林沉思了一陣子,眼神像是穿透磚牆望到很遙遠的地方。「……下次吧。」綠髮法師突然笑了出來。「下次,我會準備好真正有趣的遊戲。」

  「隨你怎麼做。」青年聳了聳肩。「只要能達到目的,愛怎麼玩都隨便你。」





  回到皇宮後,維爾榭洛的國王陛下陷入很慘的狀態。

  發高燒、肌肉酸痛加上咳嗽不止,歐凡只能無力的蜷縮在他那張柔軟的大床上,連最愛的甜點都吃不下,重複著睡了痛醒,痛醒了又睡的迴圈,臉色蒼白到連伊莎柏琳都不敢鬧他。

  「魔力被強制遏止太久的後遺症。」身兼法師與醫師二職的佐依洛看一眼就明白病因。「再加上禁制剛解開,就連續使用高級魔法,魔力波動起伏擺盪過大,影響到了身體的機能。」

  魔力本來就是相當於生命力一般的東西,消耗過度或者失去平衡,理所當然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伊莎柏琳一腳踹開把手從陛下的額頭移向臉頰和脖頸的性騷擾醫師,叉著腰問摔在地上的佐依洛:「所以,要怎樣才能治好他?」

  「沒有辦法。」佐依洛從地上爬起來,無奈的聳肩。「魔力波動的紊亂只能等他本人慢慢調整回來,其他人幫不上忙。硬要幫忙的話,風險太高了,畢竟,每個人魔力的差異都很大,很難順利調到同調。陛下是個優秀的法師,讓他自己慢慢靜養,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呿,養你們這些米蟲幹什麼,都派不上用場。」女伯爵的惡行惡狀,引來騎士團長拍拍肩,提醒她注意氣質。

  「……吵死了,知道我需要靜養,還不都給我滾出去?」床上的陛下硬把眼睛撐開一條縫,瞪著房間裡一票的人。

  「還有力氣罵人,可見你的狀況也沒糟到哪裡去嘛。」希隆笑著出言挖苦他,故意忽略歐凡那沒什麼力氣的語調。

  「好了好了,大家出去吧。」費提斯接著趕人。「已經有一個國王罷工了,你們可別想繼續在這裡打混。」

  眾人感到一股寒意。總管言下之意,是我們得幫歐凡扛起他臥床期間的工作嗎?

  接收到希隆惶恐地望向他的視線,費提斯給了一個肯定的笑。

  希隆滿臉黑線,無力的走出國王寢室,伊莎柏琳在他旁邊沒什麼誠意的半安慰半取笑他。淑女不適合勞累的工作,所以她的職責向來都是在一邊喝茶當監工,兼職陪大家聊天解悶(其實都是她單方面的諷刺和欺負人)。

  幾個人魚貫的走出白梅廳,黑髮的公爵靠近床沿,輕輕撫了撫他表弟銀白色的瀏海。

  「好好休息。」

  「代.理.國.王,你離我遠一點、幫我把工作都扛下來,我就會好得很快。」歐凡再次費力的撐開他藍色的眼眸。他現在已經虛弱得要死了,實在承受不了葛蘭德的鎮魔力量對他魔力波動的影響。

  葛蘭德露出一抹極淺的苦笑,跟著眾人離開了白梅廳。




  「……賽安。」過了許久,陷入靜寂的白梅廳,響起了被窩裡的陛下的聲音。一直停在房間一角櫃子上的小黃金龍馬上抬起頭,聆聽主人有何吩咐。「過來。」

  賽安馬上展開翅膀,飛過去輕輕落在歐凡的枕邊。

  歐凡看著賽安在床舖上停好,也沒多說什麼,就閉上眼沉入睡眠中。

  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獨特的「魔紋」--魔力的紋跡--,就像指紋一樣,每個人的魔紋都不相同,所以想要幫助別人調整其魔力波動,是非常困難的。

  不過,賽安和歐凡之間,因為契約的關係,魔紋的紋度很相近。雖然不能幫歐凡調和魔力波動,但是賽安的存在,多少可以減輕他的不適。

  小小的黃金龍緩緩的在床褥上趴下,靜靜地望著自己主人的睡顏。

  賽安忍不住回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在這座寢宮中,歐凡沒有自己的陪伴,就幾乎不能入睡。

  國王剛駕崩,國家內政又不穩定,在這種敏感時機,入主這座宮殿的魔女之子,所接受到的都是充滿了敵意與懷疑的視線。那時候,才十二歲的歐凡,在這整座皇宮裡,唯一能信任的,只有和他訂下契約,誓言扶助他、扶助維爾榭洛王國的黃金龍。歐凡很清楚,人類會撒謊、會背叛,而龍不會。

  白天,歐凡擺出高傲的姿態,周旋在那些老奸巨猾的重臣中,想盡辦法鞏固自己的王權。而晚上,他總要在寢宮設下好幾層結界,才敢抱著他的龍,二個小小的身影一起縮在大大的床舖陷入夢鄉。

  歐凡從來不說,也不承認他的害怕與不安,所以賽安也只是默默的陪著他。只要自己能讓他多安心一點就夠了,賽安是這麼想的。

  當年那個銀髮的小男孩長大了,在這人心難測的宮廷裡,也有了許多可以信任的夥伴。不過熟睡時的模樣,還是和七年前相差無幾。

  「晚安,主人。」

  賽安把翠綠的眸子閉上,和歐凡一起沉入深眠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