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獅競技場   

 

  ──半個月前,維爾榭洛皇宮──

 


  維爾榭洛皇宮東角,是皇家大教堂的所在地。七年前,教皇大力反對有著一半魔女血統的歐凡繼承王位,甚至撤回所有派駐在維爾榭洛的主教、牧師,宣稱教廷不願與和魔女勾結的國家來往。近年來,維爾榭洛在歐凡的整頓下國勢回升,利用其他邦交國合作施加壓力,教皇終於在去年點頭承認歐凡的王權,並且派遣主教回駐維爾榭洛王都凱墨雷特。 

 

  而今天,是民眾好不容易盼回來的主教大人上任滿一週年的日子,王都的人們紛紛歡欣鼓舞的在街道上掛起彩帶,外地來的教徒們絡繹不絕的住進王都的旅店裡,旅店老闆們都算錢算到笑的合不攏嘴。 

 

  人聲鼎沸的王都,此時的熱鬧可比新年慶典。

 

 

 

 

  「我上任週年時他們都沒這麼高興。」望著外頭的一片嘈雜,歐凡扁扁嘴抱怨。

 

  「人德問題。」希隆依舊鐵口直斷的吐國王的槽。「你登基週年的時候人民還怕你怕的要死,怎麼可能會高興?」

 

  「我想,那時人民怕我,和人德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歐凡送過去一個危險的眼神,但是他的臉馬上就被二隻手掌給包住。

 

  「陛下,請不要亂動。」亞蘭緹把他的臉扳回正面,然後繼續調整他頭頂上光輝耀眼的王冠。

  

  歐凡戴著金色的王冠,身上穿著藍色的袍子──藍色是維爾榭洛皇家的代表色──,肩上披著長度拖地的羊毛披風,各式金銀珠寶的裝飾首飾掛滿身(眼尖的人還可以看出裡面有好幾樣是女性用的,只因為亞蘭緹一句「這些很適合陛下」就掛到他身上),徹底的盛裝打扮出席教會的盛會。

 

  「我猜您上任週年時也沒打扮的這麼隆重。」費提斯揶揄的嗓音響起。而國王陛下敢怒不敢動。

 

 

 

 

  「歐凡!好久不見──!」

 

  國王一行人才剛踏出教堂裡專為皇室成員而設的招待廳,迎面就有一個白色身影飛奔過來,直撲向歐凡懷裡。

 

  「嗚哇!」歐凡不得不倒退一步穩住身子,還好這傢伙矮他一個頭,才沒把纖細的國王給撞倒。「伊綠思!跟你說過多少次,不准用這種方式謀殺我!」

 

  聽到頭頂上傳來的罵聲,歐凡懷裡的金色小腦袋抬起臉望向他:「才不是謀殺呢!殺人是神所不允許的行為,我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

 

  喔,這麼說,如果神允許的話,你就會殺人嗎?「你要是照這樣多來幾次,遲早有一天我會被你撞死。」歐凡推開金髮少年,報復性的把右手壓在他的金色髮絲上,用力的左轉右轉揉了好幾下。

 

  「啊──不要揉了啦,頭髮都亂了!」伊綠思雙手奮力拔起歐凡的手掌,委屈的撥撥自己的金髮。

 

  「伊綠思,來。」伊莎柏琳拿出梳子,朝金髮少年招了招手。伊綠思馬上奔了過去。

 

  「……小鬼一個。」陛下如此批評道,但是嘴角卻帶著笑。

 

  「陛下,伊綠思主教本來就只有十三歲。」費提斯扶了扶鏡框。「不過請十九歲的大人別跟著鬧下去了,您們二位可是今天的主角。」

 

  「好,好──」歐凡語帶敷衍的回應。「伊綠思,你的帽子呢?」

 

  「帽子一直掉下來,我打算等一下到大聖堂再戴。」伊綠思小跑步跟上歐凡走向大聖堂的身影,小手勾上他修長的手指,歐凡也很自然的牽住他。

 

  「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樣老是蹦蹦跳跳的過動兒主教。」

 

  「歐凡,你有看過除了我以外的主教嗎?」

 

  「──囉唆!總之,主教應該要穩重、莊嚴……」

 



  「他們二個現在看起來就像一對兄弟一樣,真可愛。」後頭的伊莎柏琳望著一高一矮二個身影,有感而發。

 

  「兄弟?這個說法還真……貼切。」希隆噗哧一聲笑出來。「看的出來,歐凡很疼小鬼主教。」

 

  「陛下在伊綠思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了吧。」費提斯眼神一斂。「伊綠思主教去年一個人來到維爾榭洛時的年紀,和當年陛下被方達爾特宰相迎回宮、登基繼承王位時的年齡一樣。」

 

  「是啊……不過他們二個差太多了。那時候的歐凡根本像隻刺猬,哪像伊綠思這麼好相處。」

 

  「與其說是刺猬,倒不如說是到處凍傷人的活動冰塊來的合適。」

 

  「唉呀,你們怎麼老說歐凡壞話。」伊莎柏琳搧了搧扇子。「至少當年的歐凡不會像現在這樣,三天二頭把皇宮炸出洞來喲。我猜宮廷法師應該會懷念那時候的他。」

 

  「喂,你們在後面嘀咕什麼?」歐凡的聲音從好一段距離前傳來,在寬廣的走廊繚繞成回音。

 

  「沒什麼呀,親愛的陛下!」伊莎柏琳故做甜膩的嗓音回蕩在走廊上,前方歐凡的身影作勢拍掉身上的雞皮疙瘩。

 

 

 

 

 

 

 

  主教任職週年的慶典在大聖堂舉行。禮台中央放著二隻華貴的御座,那是國王和主教的位子,二邊則是其他牧師、長老的座位,而貴賓們的觀禮席,被安排在大聖堂二側的二樓。台下廣大的聖堂,此時塞滿了擁擠的人潮,人人都想擠進大聖堂,共襄盛舉慶祝這難得的慶典。

 

   歐凡從一開始發表過幾句演講,贈予伊綠思代表感激的花束與純金打造的安普那提樹枝後,就坐在他的座位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台前的表演。唱詩班的聖歌演唱、主教帶頭念頌聖詩讚美永生木安普那提之樹與空之皇利希貝爾、聖典故事改編話劇、各地區民族舞蹈獻舞,居然還有魔術表演?要表演魔術還是魔法怎麼不找我,上台表演總比乾坐在這裡有趣一點。歐凡在內心抱怨連連。

 

  「費提斯,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歐凡傾了傾身子,向隨侍一旁的總管悄聲問道。

 

  「陛下,後頭還剩三、四個節目而已。表演完後,伊綠思主教要再上台致詞,然後接受教廷來的祝福,向民眾示範幾個奇蹟,典禮才會結束。」費提斯連記事本都不用翻。這已經是歐凡第五次向他問這個問題了。

 

  「好長──」

 

  「典禮結束後你還得作東招待主教和牧師跟他們吃頓飯呢,陛下。」一旁的希隆學著費提斯的語氣,臉上滿是興災樂禍的神情。

 

  「──我突然想到昨天和哈爾頓建交的事情還沒處理完,弄不好的話會開戰,先走一步了。」歐凡才剛從椅子上站起來,就被希隆重重壓回原位。

 

  「陛下,您的風度和禮貌啊。」希隆的手還壓在他肩頭上,衝著他笑的燦爛。

 

  「混蛋,信不信我在這裡直接表演奇蹟給你看?」歐凡不甘示弱的回瞪回去。陛下的奇蹟總是爆炸與破壞的合成物。

 

  「陛下,這場慶典要是搞砸的話,維爾榭洛王國會被教廷嘲笑的。」總管冷靜的警告。

 

  自從教廷對他的魔女血統有意見以來,歐凡就視教廷為頭號眼中釘。不管怎樣,歐凡死都不會讓教廷看他笑話。

 

  「……嘖。」一如費提斯所預想的,歐凡雖然不甘願,還是乖乖的待在他的座位上。

 



  「--接下來,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教廷的樞機主教--菲勒大人!」

  隨著司儀的唱名,一名年約莫四十歲出頭,穿著赤色的披肩和白袍,頭上帶著紅冠的男性倏地從禮台中央的傳送陣出現。如果歐凡現在還有點理性的話,他就可以冷靜的判斷出,樞機主教是從教堂內部進行短距離傳送,以達成這次讓觀眾感到意外與驚喜的登場。

  但是,陛下顯然沒有任何一根腦神經冷靜得下來。

 

  「菲勒?那個混蛋為什麼會在這裡?」歐凡抓緊了扶手,咬牙切齒的瞪著接受信眾掌聲的樞機主教。

 

  「陛下,請注意您的外交禮節。」費提斯口頭上提醒歐凡冷靜,心裡卻很清楚,這句話勸了等於白勸。

  菲勒是教廷裡和歐凡結仇最深的一個人。歐凡屢次對教廷的惡作劇與對嗆,教皇都以神之代理人那無邊的仁慈與愛心包容了下來,但是菲勒這個樞機主教卻忍不下這口氣,跑來指著歐凡的鼻子大罵。被回嗆之後,歐凡對教廷的厭惡又更上一層樓,惡作劇一次比一次兇,而菲勒也不厭其煩的一次次跑來和歐凡叫陣對罵。

  「反正那傢伙也才來一下子而已,歐凡。忍一忍就過去了。」希隆其實也很討厭這個樞機主教,只是歐凡看起來真的要拿魔法轟出去了,不得已只好幫腔安慰幾句。

 

  慘了,小鬼主教,你的就任周年慶祝會八成會被砸場。希隆在心裡默默同情著還不知情的伊綠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