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獅競技場  

 

 

狂獅競技場是個地下社會無人不知的響亮名號。

 

它創建於曾經的礦業之城布禮南諾的礦山之中,原本只是礦工們為了發洩壓力而定期舉辦的互毆活動,誰曉得規模居然越打越大,甚至在布禮南諾的礦源枯竭後也沒有沒落下去,反而更加興盛。背地裡掌控著布禮南諾經濟的幾個大老闆看見了商機,索性投入大筆資金,在深暗的礦坑中蓋了一座雄偉壯觀的競技場,提供優渥得讓任何人都無法抵抗的高額獎賞,把狂獅競技場打造成所有戰士夢寐以求的舞台。

 

狂獅競技場每年都會舉辦無數場比賽,而最受眾人矚目的,是四年一次的「金鳳凰大賽」,每回金鳳凰大賽的獎金都高得讓人瞠目結舌,只要拿一回金鳳凰的冠軍,就夠任何人養一大票馬子兒子孫子然後躺著過十輩子,因此每逢金鳳凰大賽,世界各地的戰鬥高手都會蜂擁入駐布禮南諾,為了錢財,也為了這項最高榮譽拼死戰鬥。

 

而今年的金鳳凰大賽甫開賽不久,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者與觀賽者已經擠滿了布禮南諾,讓這座城市充滿了喧囂與暴力。

 

 

 

 

──布禮南諾,金鳥旅館──

 

 

不管乍看或細看之下都是金髮碧眼美少女一名的歐凡極不優雅地抬高細腿踹開了旅館房間的大門,大步走進去,每一步都像是在洩憤般地把地板踩得咚咚響。

 

他抄起放在玄關茶几上的一個精緻玻璃瓶,粗魯地拔掉栓塞,仰頭喝光裡頭的淺藍色液體,然後轉頭往寢室而去,邊走邊脫身上的衣服首飾,等到寢室的門砰地一聲關上時,大門到寢室之間已經被他扔出了一條衣物道路。

 

「怎麼啦?」伊莎柏琳從起居室探出頭來,正好碰見慢了歐凡幾步進屋的希隆和葛蘭德。「我們親愛的奧莉小姐在競技場打得不過癮,想續攤拆旅館嗎?」

 

「開什麼玩笑,妳知道嗎,這場比賽根本就是他一個打九個,連我們這些隊友都被他當靶子打啊!這樣都還不過癮的話,恐怕得砸了狂獅競技場才能滿足他的破壞慾。」希隆還在記恨。「真是太扯了,就是他這樣亂來,我們這個只在狂獅競技場打過三場比賽的隊伍才會紅得人盡皆知,尤其是奧莉小姐。剛剛打完回來的時候,我們在競技場外頭碰上一群粉絲,妳知道他們給歐凡封了什麼稱號嗎?」希隆頓了一下來賣關子。「──黃金公主!」

 

「噗哈哈,黃金公主?」伊莎柏琳噴笑出來,轉頭對關得緊緊的寢室木門唱作俱佳地深情大喊:「黃金公主殿下,請准許卑微的我親吻您高貴的玉手吧!」

 

「准個屁。」歐凡踹開寢室的門,一邊鬆著他那頭閃耀著月亮般光輝的銀髮──伊莎柏琳幫『奧莉』梳的髮型動用了一堆髮夾和髮圈,讓他一整天都覺得頭皮繃得緊緊的,很不自在──,一邊氣呼呼的走出來,聲音已經變回了原本的中性嗓音,而不是在競技場上偏高的女性聲音。

 

「他們沒有這樣說嗎?」伊莎柏琳不屈不撓地跟在往起居室走的歐凡身後進行挑釁拉鋸戰。「噢,我忘了,布禮南諾人不會進行那麼優雅的追求。他們說了什麼?『可以將我骯髒的手放在您的玉臀上嗎』之類的?」

 

「伊莎柏琳,妳再不閉嘴,我敢保證等我們回去凱墨雷特後,安雪老公爵會知道妳在這裡說過的每一句話!」歐凡從沙發旁的櫃子裡翻出幾個裝著魔藥材料的玻璃罐,頭也不回地恐嚇身後的八卦女王。「然後妳就得準備好接受禮儀老師的再教育了。」

 

「你一定要這麼小心眼嗎?」想到爺爺幫她安排的禮儀課,伊莎柏琳有點畏縮,可是又不甘心乖乖讓陛下恐嚇。「我好心幫你打扮,你給我的回報卻是威脅恐嚇?你的良心在哪裡呀!」

 

「被貓吃了、被狗吃了、被龍吃了,隨便選一個妳喜歡的答案。」歐凡調起了下一次以奧莉薇亞身分出現時需要的變聲魔藥。「而且我一點都不需要妳好心替我打扮,看看妳好心的結果是什麼?我以為我們都有共識,我假扮女人是為了低調一點──引用妳之前說的,『全法爾賽路斯的字典在歐凡堤爾斯這一項的釋義都是:魔法能力簡直不是人的長著一張比女人還漂亮的臉蛋的男人』──以免暴露身分,但是現在,黃金公主?」歐凡厭惡地發出不屑的哼聲。「低調到哪裡去了?」

 

「我想大概是被龍吃了。」伊莎柏琳聳聳肩引用了上一輪歐凡給的選項來回答對方的問題。「而且那不是我的錯,你得怪你媽給你生了張漂亮的臉蛋!」

 

歐凡把注意力從魔藥上移開,皺著眉瞪了伊莎柏琳好一陣子,似乎是在等著看對自己魔女老媽出言不遜的人會不會遭到天罰。不過事情並未如他所願,可能愛莉希朵把「生了個漂亮兒子」當作是讚美而不是汙衊,伊莎柏琳和他對瞪了好一會兒,什麼事都沒發生。

 

法師嘖了一聲,回頭繼續擺弄變聲藥水。

 

「或許我該研究一下化身藥水該怎麼做,只改變相貌的話應該不會太難……」

 

「現在才想改已經來不及了啦,大家都認識你了,黃金公主殿下!」希隆興災樂禍地插嘴。

 

「……對了,剛剛你說想幫騎士團新設計一款短裙制服是吧?」歐凡抬起頭,對希隆展露出一臉充滿惡意的燦爛笑容。

 

「屁啦,誰──」

 

「交給我吧!」伊莎柏琳飛快地高聲打斷希隆的反駁,衝上前握住希隆的手。「希隆你是天才!這個主意簡直妙不可言,我怎麼從來沒想過呢?你也知道,身為隊伍的醫療員,不能上場只能觀戰,實在是很閒,」她忽略了旁邊歐凡的糾正「掛名醫療員,掛名!」,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等我們回去維爾榭洛的時候,我想我肯定已經畫出幾十張設計圖了。」

 

「我拜託妳一張都不要畫行嗎?」希隆幾乎是哭喪著臉了。

 

「太多或太少都不是好選擇,如果是我的話,會建議妳畫三種,投票起來比較方便。對了,伊莎柏琳,妳的頭痛好點了嗎?」葛蘭德無視希隆的抗議,惡意延續話題欺負了騎士團長一把後,挑起了一個正經的話題插進這群人不著邊際的拌嘴裡。

 

「睡了一覺之後就好多了。謝謝你,葛蘭德,在這群沒心沒肺的臭男人裡,果然還是只有你關心我!」伊莎柏琳天生就是有本事把正經的話題答得一點都不正經,歐凡抬起頭瞪了她一眼,伊莎柏琳回敬一個鬼臉,而得到「不是臭男人」讚美的葛蘭德只是面不改色的掛著淡笑在一旁看著他們鬧。

 

「如果妳放下對騎士團新制服的關心的話,我會考慮多關心妳一點。」希隆嘟著嘴倒進歐凡對面的沙發裡。「妳確定不用去看醫生?」能讓平日以看遍天下熱鬧為己任的伊莎柏琳放棄去狂獅競技場看比賽,希隆覺得她這次的頭痛一定很嚴重。

 

「那你一輩子都別想關心我了。」伊莎柏琳雙臂抱在胸前,居高臨下睨了他一眼,堅決表達絕不放棄用整個皇家騎士團娛樂自己的機會。「我已經不頭痛了,幹嘛去看醫生?我猜大概是這邊的空氣太差,才會讓我不舒服,習慣就好了。下一場比賽我一定會去看的啦,今天沒看到奧莉小姐一打九真是虧死了!」

 

「我厭煩了。」歐凡突然扔下手上的瓶瓶罐罐宣布道。「我們來這兒只是要拿回那個該死的恆光之果,為什麼非得按照順序一場場打上去?我們應該炸爛競技場門口那兩隻沒有半點美感的獅子,轟飛一切想阻止我們的混帳,衝進大會中心把那個不知道長啥樣的工藝品搶到手。對,早該這麼辦了,現在開始也不遲……」

 

「歐凡!你冷靜一點!」希隆衝上前擒抱住下了某種決心、開始往門口前進的法師。「你這樣做只會讓『維爾榭洛的外交官在建交儀式隔天就搞丟了和平信物』變成明天哈爾頓王國宮廷和教廷裡的午茶話題而已!想像看看菲勒得意洋洋地聊著這個話題時臉上的表情會有多欠扁,你不會希望這種事情發生的!!」

 

「──喔,的確。」歐凡掙扎了一下,但在腦袋裡浮起菲勒主教那張欠扁的臉後就變得冷靜了一點。

 

十天前,在維爾榭洛與哈爾頓交界,兩國在教廷的樞機主教菲勒見證下,締結了和平邦交,並且互相致贈信物。

 

歐凡送了一個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啥的東西──那是宰相方達爾特幫他挑好的──給哈爾頓國王,而哈爾頓那邊則送給維爾榭洛一顆大概是用魔法水晶雕成的安普那提之果──世界的生命之源.安普那提之樹永遠都是闡述和平最好的題材。這顆工藝品不管在白日或黑夜都持續散發著炫目的光輝,所以被稱為恆光之果。

 

實在不想再多看見菲勒討厭的臉孔的歐凡在儀式結束後一秒都不願意多留,直接叫賽安變回原形載著他飛回凱墨雷特,誰知道隔天居然傳來了外交使臣車隊被盜匪襲擊,和平信物恆光之果被奪的消息。歐凡簡直氣炸了,動用那附近所有的資源去抓人,但是襲擊發生在邊境,全面搜索只得到了盜匪已經逃出維爾榭洛境內的結果。

 

為了面子問題,維爾榭洛國王陛下當然不可能向鄰國提出協助搜索的請求,於是歐凡轉而動用比較不這麼官方的管道──維爾榭洛的皇家密探『坎德拉之風』。

 

坎德拉之風的效率一如既往地高,很快就逮到了那群盜匪,教訓得他們哭爹喊娘、從此聽到維爾榭洛的「維」字都會發抖,但是仍然遲了一步,恆光之果已經被賣掉了,而且還賣到了非常棘手的地方──布禮南諾的狂獅競技場。恆光之果被大老闆們買去作為即將開賽的火鳳凰大賽的冠軍獎品之一,和其他價值連城的獎品一起受到了嚴密的保護看管。

 

這下子所有的官方手段都沒有用了。歐凡決定靠實力把恆光之果搞回來,於是,他們一行人就在這裡了。

 

「忍耐一下,再打個幾場,我們拿了冠軍就可以回家啦。」希隆拍了拍歐凡的背,完全沒有自己說出來的話很像是在唬小朋友的自覺。難得放風出來國外混,不用處理騎士團的雜務(雖然他本來也沒什麼在處理)又可以跟各路戰士交手,這麼愉快的休假,怎麼可以讓歐凡突然喊停取消呢!

 

「我覺得照比賽流程來拿下冠軍帶回恆光之果是比較安穩的作法。」葛蘭德也上前揉了揉鬧脾氣表弟的頭髮,把他推回沙發裡坐下。「等到我們半途輸了再殺去大會總部也不遲。」

 

「哼,我怎麼可能會輸?」歐凡還是滿臉的不甘心。

 

對面的伊莎柏琳眨了眨眼,站起身繞過茶几,白皙的手臂朝沙發上的歐凡伸去。

 

「妳幹嘛?」歐凡反射性地往後閃,充滿警戒地瞪著她。

 

「只是覺得我似乎也該碰碰你。」伊莎柏琳迅速地伸出雙手朝歐凡雙頰一拍。「好啦,這樣我才不會覺得被排擠。」得逞的女伯爵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妳當我是玩具嗎!」

 

歐凡大聲抗議,眼見今日第二場國王vs女伯爵的唇槍舌戰就要開始,大門那兒卻傳來「咚咚」二聲沉重的敲門聲。

 

四道目光一齊望向門口,希隆代表發聲:「誰?」

 

「我是格萊斯頓。」門外傳來他們那位高大隊友的聲音。「奧莉薇亞現在有空嗎?」

 

四人沉默著面面相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