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誓約  

 

 

「……小陛下,看來你一個人就能搞定嘛。」魏恩有些不是滋味地把大劍插回地上。

 

「你來還是有用的啦,我本來打算讓希隆他弟跟巴洛爾一起被炸飛的--被炸飛總比被砍頭好多了嘛,頂多有些擦傷撞傷瘀青而已。」歐凡聳聳肩。

 

「等等,你說啥?!」希隆跳了起來。「虧我還因為你為了奧隆挨上一箭感動了一下下,結果你居然還是想炸死我弟?」

 

「我是說炸飛,不是炸死。」歐凡皺了皺眉頭,糾正對方的用詞。「還有,我才沒那個慈悲心腸為你弟挨箭,那只是為了要準確抓出弩箭手位置的手段。」

 

雖然歐凡受傷的那時魏恩還沒到達現場--奧隆,或者該說歐凡選擇的路徑小孩子走很方便,卻對魏恩這個壯碩的成年人很不親切,不過他大概猜測得到當時的情況。身為前騎士,他跟法師打過無數次交道,魏恩覺得以歐凡的實力,大可直接炸坍整座樓房,不必費勁去定位對方的詳細埋伏地點。

 

「不都一樣嗎!」希隆豎眉瞪眼地大叫。「還有,想要我跟你和好的話,就給我收回那句對皇家騎士的侮蔑,然後清清楚楚告訴我普萊格那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哪一句?」歐凡心不在焉地回問。

 

「你常常侮蔑皇家騎士嗎?!」希隆簡直氣結。

 

魏恩注意到那位高傲的小陛下居然沒有反駁希隆那句「想要我跟你和好的話」,忍不住讓嘴角浮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不是皇家騎士,是所有人。跟大臣貴族對話的時候,為了配合他們愚蠢的自我膨脹和低落的智商,我總是得跟著他們一起瞧不起他們想瞧不起的對象。我想你不太清楚,但宮廷就是個誰講話最欠扁誰地位就最高的地方。」歐凡一邊回答,一邊揮出幾道風,驅散魔法陣爆發產生的煙塵。

 

希隆稍微花了點時間消化他們家陛下那種七彎八拐的自白方式。「你是說,你不是真的瞧不起皇家騎士,那些話只是……社交需要?」

 

歐凡撇過頭稍微點了點,嘴硬的沒開口。希隆突然有股想強迫對方複述一遍自己說的話的衝動,但在他還沒把這不要命的想法化成行動前,奧隆卻先哥哥一步來到了歐凡的身邊,扯了扯陛下的衣角拉過對方的注意力。

 

「陛下,謝謝您救了我。」奧隆.普羅托尼比較像媽媽,有氣質又懂禮貌,和他粗魯又神經大條的爸爸及兄長完全相反。

 

歐凡垂下頭望著這個顛覆了他對普羅托尼家的印象的小孩,好半晌想不出該說什麼。

 

「不用謝,我只是發現有人因為我而受傷的感覺意外的不太好而已。」最後他轉開了視線,彆扭地這麼回答。

 

「我敢打賭,『因為你而受傷』裡絕對不包括被你的魔法給炸傷對吧?」希隆投過去揶揄的視線。

 

「你想試試看嗎?」歐凡飛快地轉頭過來瞪他,指間威脅地流竄起魔法的光輝。

 

「才不要咧!」希隆朝他吐舌頭。「你的普萊格查訪之行呢?那也是你打垮巴洛爾的計畫的一環嗎?」看見歐凡明顯露出不想談論這個話題的表情,希隆又補上一句:「我們總有權利知道我老爸為什麼會受傷吧。」

 

歐凡皺緊了眉頭,咬了咬下唇,沉默了半晌後才十分不情願地開口:「我決定去普萊格只是想給巴洛爾一點警告。就像我剛剛說的,我沒打算這麼快整頓他,畢竟我手上已經有了他的把柄。」

 

他停了下來,視線落在地面上,似乎在組織言語。

 

「……好吧,我承認我也有錯。去普萊格的決定太輕率了,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想怎麼幹都可以,就算被敵人包圍,我也不需要擔心,反正只要把除了自己以外的生物都放倒就行了。但是在普萊格,那些失控的人們衝過來時,我才突然發現這次行不通……在那之前,我一直沒有意識到我也得為皇家騎士、為我的臣民的安危負責。」歐凡悶悶地一口氣說完。

 

「……世界要毀滅了嗎?」希隆傻了半晌,只問得出這一句。歐凡在認錯,那個自尊比比內羅山還高的魔女之子歐凡堤爾斯在認錯!

 

歐凡非常不悅地瞪著他,希隆很肯定對方正在忍下把自己轟成渣渣的衝動,他忍不住又讓臉上的驚訝加深了幾分。

 

最後歐凡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吐出來,難得的主動改變話題。「我今天出宮前去看了迪隆,他已經醒了。」

 

「「老爸/爸爸醒來了?」」希隆和奧隆的聲音完美地連成二部合聲。

 

「他還好嗎?什麼時候下床回家?」希隆著急地追問。

 

「不用擔心,他精神好得很。」歐凡心情複雜地想起迪隆神情認真的說有事要跟國王密談,把閒雜人等全部趕離病房後,霹靂啪啦的就開始對歐凡說起教來,什麼「耍任性可以但是要在不會丟掉小命的程度」啊,「你要是掉了腦袋這個國家怎麼辦」啊,還有「多信任皇家騎士一點會死嗎」等等。「不過離他能下床自由行動還得花一點時間,畢竟他的腿……」

 

希隆和奧隆臉色也跟著一暗。

 

「老爸他應該很難受吧。」希隆垂下眼。「他雖然老是抱怨騎士團團長當得很累,可是他真的喜歡這份工作,而且比誰都重視那份責任與榮譽。」

 

奧隆湊到哥哥身邊,希隆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髮,朝弟弟一笑。

 

「決定了!」希隆突然眉開眼笑地宣布。「我要代替老爸當皇家騎士團團長!」

 

「你不是說『死都不當我的騎士』嗎?」歐凡促狹地問。

 

「廢話,死了要怎麼當騎士?而且你不是說你不太喜歡別人因為你而受傷嗎?我會好好活著保護你的!」希隆得意地抬高下巴拍了拍胸脯。

 

「難得你這麼有雄心壯志,但恐怕我得潑你冷水了。」歐凡聳了聳肩。

 

「啥?」希隆不明所以的問出聲,然後想到先前在花園步道聽到的對話。「那些貴族已經推薦新的騎士團長人選給你了?」

 

「他們是推薦了很多人沒錯。」歐凡努力讓自己不因為希隆那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而笑出來。「不過我還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決定了人選。」

 

「你把新的團長人選告訴我老爸了嗎?」雖然希隆因為騎士團長換人做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但是他隨即想起,會被這個消息打擊最深的應該是老爸而不是自己。

 

「我今天跟他說了,他挺激動的,還從床上掉了下來。」歐凡回憶著早上的狀況。

 

「你是白痴嗎!」希隆簡直想掐死他。「幹嘛對一個剛醒來的病患說這種事情啊!」

 

「我當然得告訴他啊,那樣他會好得比較快。不,或許該說『不得不快點好起來』才對。」

 

如果不是被一旁的魏恩攔住,希隆幾乎要跳上去掐他脖子了。

 

「你跟他說了什麼?」魏恩好歹是有歷練的人,不像希隆一樣完全聽不出來歐凡話裡的蹊蹺。

 

歐凡狡黠地眨了眨眼。「我跟他說,騎士團現在亂成一片,急需整頓,你再不下床,就等著跟明年的預算經費說再見吧。」

 

「你……」希隆聽懂了歐凡話裡的含意,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斷條腿算什麼呢,又沒人規定騎士團長一定得跑得跟馬一樣快?」歐凡咧開嘴扯出一個惡作劇的笑。「我會期待著你們父子倆互相廝殺搶騎士團長頭銜的那一天。」

 

「你這個小混帳。」希隆實在是哭笑不得,不僅對歐凡讓父親繼續擔任騎士團長這件事,而是對自己認識他以來他的所有言行。「不過,我還是不太能消氣,總覺得有什麼卡在那邊……歐凡,讓我揍一拳吧。」

 

「好啊。」

 

「我就知道,你怎麼肯讓人揍……等等,你說啥?!」

 

「我說好,但是僅止一次。」

 

「真的?你的腦袋沒撞壞?還是肩膀上的傷口感染讓你神智不清了?」

 

「……你不打就算了。」

 

「不,當然要!」

 

希隆興致勃勃地擺出架勢,準備實行這項他以為一輩子都沒希望能幹的事情。歐凡倒是很冷靜,站在那邊默默地望著他,好像希隆現在正準備揍的人不是他一樣。希隆瞄了一眼對方瘦削的身型和帶傷的肩膀,暗自決定好心地只要用五分力揍他就好。

 

握緊了拳頭,希隆毫不猶豫地朝歐凡的臉上揮去,拳頭卻在中途撞上了什麼堅硬的東西,痛得他大叫著收回手。

 

「靠!」希隆甩著紅腫的右手企圖減輕疼痛。「搞什麼鬼?」

 

「魔法防壁。」歐凡簡潔地告訴他答案。「好了,你已經用完你的額度,現在換我了。」

 

「什麼?你作弊!」

 

「我只說你可以揍我,又沒說我不閃也不擋。」歐凡用一副恥笑希隆智商的口吻這麼說,同時伸手用魔法隨意從一名倒地的騎士身上牽引來一把劍。

 

「……你要幹嘛?」希隆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

 

「希隆.普羅托尼,給我跪下。」

 

「不要。」

 

「混帳,你這個死平民居然敢抗命!」歐凡直接行使實力,一個響指召來一記風彈撞在希隆的膝蓋後頭,讓他雙腿一軟跪了下去。

 

歐凡咻地拔劍出鞘,一個迴身就把劍尖直指希隆的額心。

 

希隆下意識地閉緊雙眼。

 

他感覺到一陣輕微的劍風在耳邊颳過,然後左肩落下了一個重量又離開,接著換成右肩。

 

這代表著什麼,身為騎士團長之子的希隆再清楚不過了。他訝異地睜開眼睛,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王。

 

「希隆.普羅托尼,我以維爾榭洛十三世,歐凡堤爾斯.柯索.維爾榭洛之名,封你為皇家騎士團所屬騎士!」

 

 

 

 

 

 

 

 

 

son of Witch!》騎士誓約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