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瑪的號角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曬著太陽睡大頭覺的維爾榭洛守護龍,突然收到他主人的呼喚。

  "賽安!過來!"

  天大地大主人最大,賽安馬上把牠龐大的身軀化成巴掌大的小龍,拍著金色的翅膀飛向起居宮。


  來到起居宮,賽安看到他主人打扮整齊、容光煥發,正準備去開晨間的議事會。

  「賽安,我有件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




  反常!實在是反常!

  這是維爾榭洛老宰相方達爾特心中唯一的想法。

  老宰相年紀大,國王陛下恩准他可以視身體狀況自由參加議事會,難得他今天精神不錯的出席,卻發現有個人精神比他更好,而且此人居然是那個出席次數可以跟他比少,就算出席了也十次有八次都在打盹的國王陛下!

  「拜塔王國加收紅茶稅金?給他加啊!了不起我們也加收他們的席藍紅茶二倍關稅!」

  「諾羅拉多發生乾旱導致糧食短缺……叫莫恩伯爵把他家的錢掏出來,餵不飽百姓就把他全家都抓去下田種菜!」

  「恩多朗那邊的人又不小心越境過來?跟法爾侯爵說,可以反殺回去沒有關係。」

  維爾榭洛的國王陛下,天生心高氣傲,超級輸不起。

  由於歐凡全程清醒的參與會議,許多原本大臣們爭執不下又得不到國王調解的議題,今天都在他的專制獨裁下,一口氣解決。

  「好,辛苦諸位了,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吧。請各位愛卿繼續為了維爾榭洛的未來而奮鬥。」

  國王陛下面不改色的說出噁心的台詞,神清氣爽的離席。大臣們卻紛紛呆在原位,交頭接耳討論起陛下該不會是被總管下了藥。







  「陛~下~」伊莎柏琳女伯爵踩著可愛的小跳步闖進橄欖廳,來堵還沒用餐的國王。「妮蕾莎小姐今天在珍珠廳邀了凱墨雷特城的貴族們參加餐會,您是否能撥冗參加呢?」

  因為其他貴族們認為伊莎柏琳和國王陛下比較熟識,所以每次都是她代表來邀請國王出席。也因為她知道歐凡向來不喜歡這種交際場合,所以總是把邀請當成來跟歐凡挑釁,樂此不疲。

  「午餐嗎?我可以參加到二點。」歐凡疊著手邊的文件,輕描淡寫的答應了。

  「你要去?」伊莎柏琳此時的表情好比看到天下紅雨、馬生角和希隆扯謊騙到了人。

  「不希望我去的話,就不要遞邀請過來。」陛下依舊從容。

  「不,小女子哪敢這麼想呢。」伊莎柏琳不愧是伊莎柏琳,迅速從驚訝中回復過來,習慣性地跟國王不著痕跡的唇槍舌戰。

  「那麼,讓我護送妳過去吧,這位女士。」歐凡走到伊莎柏琳身邊,動了動左腕,示意女伯爵把手勾上來。

  「謝謝你,有禮的紳士。」伊莎柏琳把纖細的手腕勾上歐凡的臂彎,臉上笑著,心裡卻覺得歐凡今天異常的態度,肯定有鬼。



  歐凡和伊莎柏琳一出現在珍珠廳,就響起一陣驚呼。他們的陛下鮮少出現在這種場合,今天居然參加了妮蕾莎小姐辦的餐會,穆肯家可真是臉上有光。

  根據伊莎柏琳的記憶,歐凡上次出席這種貴族集會,是和她打賭輸了,被迫參加安雪家舉辦的舞會。既然參加安雪家的舞會,歐凡就不得不陪她這位安雪家風靡皇宮的美少女伯爵跳舞。跟伊莎柏琳跳舞,簡直就是把腳送過去給她踩,深知這個道理的歐凡,那天暗中召喚一堆風的小精靈過來,指揮它們替自己牽制女伯爵的「攻擊」。也因為如此,他們二個把那支開舞的華爾滋跳得超完美,如流水般的舞步,優美的旋身帶起衣角裙襬在空中畫出完美的弧線,還不時有微風拂動髮絲和身上的衣料,更顯得二人飄逸脫俗。

  不過歐凡的優良表現只限於開舞,開完舞後他就懶在一邊晾著,無視一堆少女們殷殷期盼希望與國王共舞的目光。

  --所以,這傢伙今天這麼優雅和氣是怎樣?

  伊莎柏琳氣鼓鼓的看著交際花……呃,交際草般,帶著淺淺笑意和每個圍上來的男人女人們談話的陛下。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她明明記得歐凡對穆肯家沒什麼好印象的啊。

  不,在給不給面子之前,更嚴重的問題是,向來討厭這種華而不實又做作的交際的歐凡,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有辦法擺出笑臉跟他們應酬?





  望著桌上那一大疊數量驚人、卻都蓋過國王御用章的文件,費提斯單手抬了抬眼鏡。

  「希隆,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被問到的騎士團長嚇了一跳。他向來都是提問的一方,而不是被詢問的那邊。

  「我怎麼會知道?大概是歐凡撞到腦袋了?」

  「……二十分。陛下就算撞到腦袋,也不會這麼勤快。」費提斯殘酷的下了評分。「我本來還期待單純的你能夠用笨蛋的視點找到一點好線索。」

  「什麼叫笨蛋的視點!」希隆跳著腳抗議。

  「那麼,不聰明一點的視點。」反正總管的意思就是他自己太聰明,所以會有盲點,想參考不管是笨蛋還是不聰明的人那種愚蠢的直線式思考的意見。

  「我覺得其實你根本沒有更正的誠意。」希隆冷著臉提出質問。

  「沒那回事。」費提斯四兩撥千斤的打發希隆的問題。「現在的重點是,陛下到底在搞什麼鬼。」

  總管翻了翻那疊文件,發現歐凡不只是隨便看過就蓋下章批准,好幾份文書上,都還有陛下用閃亮的大紅色寫下的辦事方針--那是直傳自歐凡的母親,大魔女愛莉希朵的魔法;這些用魔法寫上的眉批,大臣們如果把它們當作耳邊風的話,字還會跳起來打人--。

  「『想加稅?國王我都沒喊窮,你吵個屁?駁回!』、『提議很好,策劃很爛。去找安雪伯爵叫他幫你重擬一份實行方法出來。』……居然連下個月的市場管理政策和下下個月的軍隊增兵案都排好了?」

  費提斯把文件都翻過了一遍。實在是勤勞過頭了,這可是歐凡近年來,用手指都算得出來的勤政紀錄。

  不過,他大概知道,他家陛下在搞什麼鬼了。

  「?」

  總管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旁邊的希隆只是不明究理的來回看著文件堆和莫名其妙笑得溫和的總管大人。





  是夜,當了一整天勤政(幹掉了大概半個月份的公務)愛民(笑臉面對一群只會吃喝玩樂消耗國家財產的沒用貴族)的好國王回到他的寢室。照理說該連大喊「累死了!」的力氣都沒有就直接撲向床舖的歐凡,卻依舊精神奕奕的望著窗外,連身上的服裝也沒換成休閒服或睡衣,而是一套簡便樸素的外出服。

  「主人!」沒過多久,小龍型態的賽安,爪子拎著一包布包,飛近白梅廳的窗口。「今天您辛苦了!」他就算沒有當面看到歐凡的勤快,也都從宮裡人們的閒聊中聽到個大概。

  「當然,我說到做到。」歐凡聳聳肩。雖然身為主人,對賽安提出要求時,居然被黃金龍反過來跟他談條件『請認真的當一天好國王』似乎有點丟臉,但是能讓賽安乖乖幫忙,這點代價算是值得。「東西準備好了?」

  賽安的身體散發出微微的光芒,從龍型變成人型,站在窗外的草地上。「嗯,都在這裡。」稍稍把右手上的布包抬了抬。

  「很好。」歐凡輕巧的跳出窗外,謹慎的金髮青年還是伸手去扶。「走吧!」歐凡撥開賽安那隻過保護的手,意氣風發。




  一人一龍(不過看起來是二人)朝著皇宮後門前進,首先得穿過森林般的後花園。

  歐凡一路上使用催眠術,輕鬆料理掉巡邏和站崗的騎士團士兵。而賽安則是越前進越心虛。

 

  「主人,我們這樣偷跑,真的好嗎?」賽安扯了扯歐凡的衣角,輕聲問道。

 

  「安啦安啦,我都照你要求的把政務處理的乾乾淨淨,還買一送一附送二個月的未來發展計畫,只要那些芭樂腦袋的大臣們照著做,就一切OK!」歐凡得意洋洋的用氣音安慰他的龍。

 

  賽安點了點頭,閉上嘴跟著歐凡繼續走,心裡還是很不安。

 

  「主人,你溜出皇宮後要去哪裡?」人不安的時候總是會想找人講話,看來黃金龍也是。

  「拜塔王國。聽說他們的席藍紅茶很棒,我想親自去試試看。」提起自己的度假計畫,歐凡心裡興奮得很,好像拜塔王國已經只離他幾步之遙似的。



  皇宮後花園裡,那扇偏僻得快被藤蔓爬滿的後門已經映入視線當中,歐凡和賽安緊繃的神經終於稍稍卸下。

  歐凡露出了鬆口氣的笑容。他偉大的計畫是這樣的:

  1.跟賽安談好條件,說服黃金龍答應跟自己私奔,任務達成。

  2.趁著夜闌人靜之時溜到宮外,騎著賽安遠走高飛,進行中。

  要是賽安在皇宮裡就變回原型,肯定會引起大騷動,就算沒人看見,宮廷法師也會感受到魔力的波動,為他的蹺班計畫增添變數。所以,先跑出那群法師們的管轄範圍再開溜,才是上上之策。



  來到門前,歐凡一彈手指,藤蔓就啪噠啪噠的一節節落下。

  整個計畫順利極了,打開門,他就可以奔向海闊天空的世界啦!

  歐凡心情愉快的把手放上門把,推開了這扇通往自由的門扉。走出皇宮高聳的城牆外,歐凡覺得空氣變得好清新,忍不住伸個懶腰,大大的深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

  「主人,你沒有準備馬?」賽安對於城牆外頭那片空蕩蕩的黑暗有點警戒。他可不希望歐凡的計畫是他倆在深夜裡散步走去拜塔王國,出了皇宮的範圍,深夜在外晃蕩可是很危險的。

 

  雖然他們二個一個是維爾榭洛最強法師,一個是王國守護龍,在賽安的觀念裡,還是覺得危險能避就避。

  「要馬幹麻?我有你啊。」計畫成功大半,歐凡的心情好得都要飛上天。

  「騎著龍亂跑,只會嚇到無辜的人民。」倏地,城牆旁的陰影裡傳來一個穩重卻帶著一絲揶揄的聲音。

  歐凡瞪大了眼訝異的看過去,聽到一聲小聲的『火!』,下一瞬間就亮起一隻火炬。

  希隆、葛蘭德和伊莎柏琳,三個人的身影在希隆拿著的火炬光線下現身。

  而歐凡還無法從計畫被識破的打擊中回復過來,臉上表情複雜的盯著三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旁的賽安心虛得要死,垂著頭站在歐凡旁邊。

  「幹麻一臉看到鬼的樣子啦!」伊莎柏琳笑得燦爛。「你今天像被好兄弟上身一樣反常得讓人毛骨悚然,還以為不會被發現嗎?」

  雖然,推測出國王要蹺頭的是費提斯總管大人,但是跟自己同一邊的人的功勞就是自己的功勞,伊莎柏琳亂得意一把的。

  看著歐凡備受打擊的模樣,希隆好心的報上快訊。「陛下,小的幫您備了馬,請打消騎龍的念頭。」

  向來聰明伶俐的陛下,這次少見的聽了話還反應不過來。  

  「費提斯默許你出去玩。」葛蘭德簡短的解釋。當然,他們也是總管默許的伴遊。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隔了十秒,臉上的表情像是見到前代國王幽靈的十三世國王陛下,眼神呆滯的發出如此疑問。

  「那是形容你今天的表現用的台詞。」女伯爵風涼的回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