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
  
  易曉冬賣力地揮動竹掃把,打理著滿是落葉的庭院,掃著掃著,不禁哀怨地嘆了口氣:「明明就還沒入秋,竟然會滿院子都是落葉……」
  
  就像呼應他的感嘆似地,一抹銀光挾著風,從他面前呼嘯而過,兩旁的樹木沙沙作響,跟著落下了厚厚一層樹葉。
  
  易曉冬的理智線瞬間斷裂,把掃把往地上一扔,轉向始作俑者大罵:「江暮煙!妳再讓院子裡的樹掉一片葉子,就自己來掃地!」
  
  「你讓雁青放下我的桂花糕,我就馬上停手!」江暮煙的視線忙碌地追著在空中亂飛的一盒桂花糕,盒外還貼著幾張符,很明顯是耿雁青的傑作。
  
  「雁青--」易曉冬轉向另一邊,準備從萬惡的根源下手規勸,卻被一串刻意的清喉嚨聲給打斷。
  
  「你叫我什麼?」耿雁青端坐在廳內,好整以暇地拿茶蓋撥著浮在杯中的茶葉。
  
  「…………師父。」易曉冬掙扎了一番,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這兩個字從牙縫間擠出來。
  
  「嗯,好徒兒,汝有何事?」
  
  由穹雲鏡引起的一連串事件結束後,三人平安地回到恆安城,過著與往日無異的生活--本來是該如此的。
  
  易曉冬回到家中,受到父母擔心得火力全開的質問,只好把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當然,太刺激長輩的內容都被他善意地省略了,好比說自己幾次進出鬼門關,還有耿雁青是蛇咒之子的事情--,隔日就被憂心他未來的父母拎上了吉祥園,拜託耿雁青收他為弟子。看在易氏夫妻帶來了為數不少的束脩份上,耿雁青十分乾脆地應允了,而當事人易曉冬,則非常可憐的完全沒有任何表示意見的權利。
  
  結果就是這樣,他每日得撥出時間來吉祥園,對耿雁青喊聲師父,然後就開始苦命地掃地擦窗做苦工,即使向耿雁青抗議,也只會得到一句「有事弟子服其勞」。
  
  「請不要再捉弄暮煙了,庭院的樹木很可憐,您的愛徒我更可憐。」易曉冬語調平板地向師父陳情。
  
  「為師這是給你們一些磨練,懂嗎?磨--練--」
  
  看著耿雁青故作悠閒啜著茶的模樣,易曉冬決定要去提醒江暮煙,與其讓赤霄劍追著桂花糕跑,倒不如直接一劍插上耿雁青的腦袋比較快。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百姓依舊安居樂業,妖怪依舊時而出沒,玄天道師依舊四處奔走,而住在吉祥園裡的散人道士們,依舊過著散漫的生活。
  
  今日的恆安城依舊平和。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