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善睿十分興奮地看著白光一點點的飛來,在穹雲鏡的上方形成一個越來越大的白色光球。
  這就是穹雲鏡的寶珠!得到寶珠之後,我就能擁有更強大的力量,能除掉更多的妖怪,到時候,玄天閣裡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傢伙,也通通不得不承認我的實力!
  
  正當他沉浸於描繪想像中的未來時,穹雲鏡突然被一團憑空竄出的青色火焰包圍,嚇得他一縮手,讓穹雲鏡掉在了地上,而從易曉冬身上匯聚而來的白色光球也散開成光點,又朝易曉冬飛了回去。
  
  「今天第二次啦,本山人的英雄救美,」耿雁青從黑暗的林路跨出來。「--雖然救的不是美人。」
  
  「那我呢?美救英雄?」江暮煙跟在他身後冒出來,還是那一派輕鬆的樂天模樣。
  
  「別往自己臉上貼金,妳這樣算哪門子的『美』?還有那邊的少東家,也算不上是什麼英雄啊。」
  
  光點都回到易曉冬身上後,他胸口的疼痛終於消失了,只餘下些微的暈眩。易曉冬癱坐在地上,回頭望向兩人,一邊喘咳邊問:「你們、怎麼會……?」
  
  「你怎麼老問這個問題?」耿雁青嘆了一口氣,抬手往身邊一指:「有人大半夜的來回報調查結果,把我給吵了起來,聽完密報後又發現我們少東家居然不在床上,為了怕你半夜解手不小心掉進便池裡,我們只好犧牲睡眠出來找人,沒想到聽見這麼精彩的故事。」
  
  耿雁青所指之處飛著一隻發著淡紅色光芒的蝴蝶,晶亮的鱗粉隨著牠拍翅不斷落下。
  

  看到易曉冬仍是一臉的茫然,耿雁青好心的再補上幾句:「你身上不是帶著給的簪子嗎?只要拿著那東西,蝴蝶就能追蹤到你的位置,我們就是跟著蝴蝶一路找到這裡來的。」
  
  易曉冬這才想起那是甘棠的蝴蝶,甘棠派蝴蝶來回報調查結果,也就是說她查出了穹雲鏡的事情。在這種時候來報,真不知道該說她是慢了一步,還是來得恰是時機。
  
  「你們……是那兩個殺死白蜚的散人道士?」另一邊的沈善睿撿起穹雲鏡,警戒地退出了幾步,冷冷地看著他們。
  
  「是啊。我說玄天道師大人,大半夜的約人在山上幽會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不怕回去被上司處罰?」
  
  耿雁青這句話似乎踩到了沈善睿的地雷,只見他的眼神瞬間變得陰鷙萬分。
  
  「處罰?那種人有什麼資格處罰我?不過是一群因為出身好而盤據高位、只會講大話又不長眼的傢伙!我進玄天閣是為了鏟妖除魔為民除害,他們卻老是打壓我,淨讓我做些不重要的事情……你們兩個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讓開,我今天定要取回穹雲鏡完整的力量,讓那些傢伙見識見識我的能力!」
  
  「嗚哇,你是工作壓力太大了嗎?要不要吃點糖?」江暮煙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塊用米色紙張包著的糖,然後忍不住自己拆了一顆扔進嘴裡。
  
  「妳這個活得沒半點壓力的傢伙吃什麼吃!」旁邊的耿雁青睨了她一眼,然後轉頭繼續對沈善睿進行勸說:「你為了保護百姓進玄天閣,現在卻要親手傷害百姓,不覺得很矛盾嗎?」
  
  「犧牲一個人,我就能得到足以保護千萬人的力量,這很值得。」沈善睿面無表情地回答。
  
  「……就是這樣,我才討厭玄天道師啊。」耿雁青搔搔頭,嘆了口氣。
  
  「狗屁!」易曉冬突然大吼,讓三人都驚訝地看向他。他緩緩站起身來,雙手在身側緊緊握拳,憤怒得身體都在顫抖。「為什麼你們總把犧牲看得理所當然?一個人也是命啊!他也有家人、朋友,會因為他的死而哀傷心痛!如果是你的家人碰上這種事,你也能不痛不癢的讓他犧牲嗎?」
  
  「哇喔,少東家真是好氣魄。」耿雁青吹了聲口哨為他叫好。「我的意見雖然和他不盡相同,但也相去不遠。我說道師大人,如果你連一個人都保護不了,我怎麼敢期待你能夠保護千人萬人呢?」
  
  「雖然我不太懂你們在講什麼,不過我喜歡曉冬,討厭你,所以我要站在曉冬這邊!」江暮煙雙手叉腰,堅定地表達立場。
  
  「你們就非要和我作對?不後悔?」沈善睿冷冷地問。
  
  「放心吧,你因為沒殺成少東家而保護不了的百姓,我會代替你保護的。」耿雁青從袖裡抽出符紙,江暮煙也喚出赤霄劍握在手上。
  
  「看來我們無法達成共識,真可惜。」沈善睿持鏡至胸前。「我原本很看好能打倒白蜚的你們的實力,不過,在穹雲鏡面前,那點力量根本不算什麼!」
  
  語畢,穹雲鏡中顯出符文組成的圓形符陣,耿雁青先聲奪人地甩手射出二張符紙直往沈善睿而去,卻在途中被穹雲鏡中幻出的二面半透明水鏡擋了下來,二張符就像射入湖水中一樣地消失了,下一瞬,水鏡發出光芒,鏡中反飛出二張符,以破風之勢直朝耿雁青襲去!
  
  耿雁青一驚,忙再打出紅色的符紙抵下被水鏡反射回來的攻擊,四張符在空中相撞,爆出一陣煙霧。沈善睿揚起穹雲鏡,鏡中符文變換組成另一個符陣,而後吹出一陣涼風拂散煙霧,這時,江暮煙猛地從他左手邊的霧中竄出,朝著他舉劍砍下,不料水鏡移來擋在沈善睿面前,她一劍砍在了水鏡上,鏡面一亮,反戳出半截水鑄成的赤霄劍,江暮煙慌忙閃避,卻還是被水劍刃在左臂上劃出一道口子。
  
  江暮煙抽回劍,幾個跳步迅速退回耿雁青身邊,咂著嘴抱怨:「嚇死我了,那個水鏡怎麼丟什麼就出來什麼?我可以把糖果扔進去嗎?」
  
  「扔吧,不過我不保證出來的東西可以吃。」耿雁青保持著備戰的態勢觀察那二面在沈善睿面前飄盪的水鏡。「挺有趣的法術,鏡子的特性啊……」
  
  立在對面的沈善睿一臉遊刃有餘的表情,揚起得意的笑容望著他們:「後悔了嗎?現在投降的話,我可以考慮饒你們不死。」
  
  「想得美,拿鏡子照照看你的德性吧!如果是美女招降的話,我還可以考慮。」耿雁青隨話扔出一張符,符紙同樣被水鏡擋下,又反朝耿雁青飛回去,被耿雁青以十分狼狽的姿勢閃過,還差點撞到身後的易曉冬。
  
  聽了耿雁青的回話,沈善睿只是冷笑了一聲。他用這一招讓無數的妖魔自取滅亡過,沈善睿倒要看看,這兩個散人道士打算怎麼破解這兩面水鏡。
  
  「那水鏡能反彈攻擊,要怎麼打啊?」易曉冬身為非戰鬥人員,只能在旁邊試著幫忙想法子。
  
  「攻擊會反彈有什麼了不起,只要打到超出那東西的承受範圍不就行啦!」江暮煙再度提劍衝上去。
  
  「喂,等等……!」
  
  耿雁青還沒來得及阻止,江暮煙便已衝到水鏡面前,行雲流水地對著水鏡連斬了數劍,水鏡的形狀都被她的劍風揮得微微變型。
  
  「哼,怎麼樣啊?」
  
  「不行……暮煙,退後!」
  
  在耿雁青出聲提醒的同時,江暮煙面前的水鏡亮了起來,接著向前放出了數道斬擊。
  
  「嗚……!」
  
  江暮煙舉劍格擋,腳下連忙向後跳開,但仍吃下了數道攻擊,手臂、腰腹和腿上都添了數道血痕。
  
  她踉蹌地退回來,易曉冬趕忙上前扶她。「暮煙,還好吧?」
  
  「不好。」江暮煙一屁股坐在地上。
  
  「跟妳說了多少次,不是什麼東西都能用砍的解決。」耿雁青蹲下身,檢視她的傷口後,往傷得比較深的幾處貼了幾張符。
  
  「誰知道那鏡子扭來扭去的就是砍不斷,真是氣死我了。」江暮煙抬眼望了望那二面平靜無波的水鏡,感覺火氣又升了起來。「囂張什麼,吃糖吧你們!」她居然真的抓出了二顆糖,朝水鏡扔去,糖果照舊沒入水鏡鏡面,只餘鏡面泛起的圈圈漣漪。
  
  「我早說過,你們根本敵不過穹……」
  
  沈善睿的話還沒說完,耿雁青卻倏然捏符誦咒:「尖石陣!」
  
  只見地面隆起數支尖銳的石筍,交叉刺入兩面水鏡的鏡面,鏡面頓時滿佈漣漪,像被攪亂的水面般搖晃。
  
  「沒用的,我的水鏡並不會因為正在反彈那兩顆糖而無力反彈你的法術。」沈善睿很快地猜出耿雁青的把戲,得意地嘲笑道。
  
  「是嗎?那這招呢?」
  
  耿雁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彈了一下手指,兩面水鏡突然爆炸,隨著轟聲,化為無數水滴向四方飛濺散去。
  
  「什麼!」沈善睿驚訝地看著水鏡在自己面前炸散。
  
  「我丟進去的可不是糖果喔!」江暮煙豎起食指搖了搖。
  
  「那是我方才給她的火符。」耿雁青接著說明。「你的水鏡同時有著水和鏡子的特性,鏡子也就是『金』,按照五行,土剋水、火剋金,但是如果單用火攻擊的話,會被水化解掉,這個我一開始就試過了,」耿雁青拿出幾張紅色符紙晃了晃。「那個時候我以火符回擊製造煙霧並不是為掩護暮煙,是為了試探你的水鏡--你沒發現還有第三張符扔進水鏡裡了吧?火符一入水鏡就沒再出來,是因為鏡子無法反彈相剋屬性的攻擊,而交由水將之化解。如果單用土攻擊的話,恐怕會和其他攻擊一樣被金--鏡子--反彈,所以得雙管齊下才行。」
  
  「所以先用土剋去水,再引爆被吞至鏡內的火符嗎?」沈善睿皺著眉,抬手抹去濺到臉上的水珠。「你們果然不簡單。看來,我得認真對付你們才行!」
  
  語畢,穹雲鏡突然發出強烈的金光,照得三人睜不開眼。易曉冬想抬手去遮,卻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沉得有如掛了百斤重物,根本動不了分毫。
  
  「怎麼回事?」易曉冬用力使勁,卻像是被鬼壓床一樣,全身上下都動不了。
  
  金光很快地轉弱,但是易曉冬仍然動彈不得,身體根本不聽他的指揮,旁邊的耿雁青和江暮煙似乎也是同樣的情形。
  
  「唔--完全動不了啊!」江暮煙使出全身力氣掙扎,最後仍以失敗告終,只能嘟起嘴抱怨。
  
  「怎麼會……那是……」耿雁青盯著鏡面,額上滲出虛汗。「穹雲鏡是靈鏡,不可能有這種力量的--」他皺緊眉頭,對沈善睿大吼:「沈善睿!你對那鏡子做了什麼?」
  
  易曉冬還是第一次看見他臉上露出如此震驚的表情,心中不禁警鈴大響--糟了,難道這個沈善睿的本事,厲害到超出耿雁青的想像?
  
  「做了什麼?」沈善睿對他的質問顯得有些不解,但仍得意道:「我只是很普通的使用它而已,怎麼,被穹雲鏡的力量嚇到了嗎?」
  
  沈善睿以散步般悠閒的步伐走向三人,邊走邊炫耀自己的法術:「只要這招一出,不管再兇惡的妖魔都無法動彈,人類就更不用說了。」
  
  他愉悅地欣賞著三人不甘與掙扎的表情,然後走到易曉冬面前,朝他舉起穹雲鏡。
  
  「好了,把你身上的寶珠交出來吧。」
  
  穹雲鏡發出了光芒,白色的光點再度從易曉冬身上流往穹雲鏡,易曉冬只覺得他全身的力氣一點一滴的被抽走,但身體卻因沈善睿的法術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倒下。
  
  「混帳!你這個壞蛋,快住手!」
  
  一旁的江暮煙氣憤地大叫,而易曉冬的意識開始朦朧,江暮煙的叫喊也越來越模糊,似乎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在易曉冬的意識完全沉入黑暗前,他看到了一雙金色的眼睛。那對金眸的瞳仁細長,眼神十分冰冷,只模糊一眼,易曉冬也意識到那絕不是人類的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