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誓約  

 

 

解決完共同敵人後,屋裡的氣氛頓時僵了起來。

 

希隆突然想起自己和歐凡應該還在「絕交中」,剛剛是因為腎上腺素分泌而不經腦子地有話就說,現在冷靜了下來,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小心翼翼地偷瞄歐凡一眼,對方似乎沒打算搭理他,一甩斗篷走到了被他炸昏的男人身邊,抬起一隻腳輕踢男人的臉。

 

「別睡了,給我起來!我有話要問你。」

 

希隆很想跟他說這絕對不是正確的喊人起床的方法,但是有鑑於他們還在絕交中,希隆閉上了張開到一半的嘴。

 

「叫你起來你聽不懂嗎!」歐凡抬手打了個響指,男人的上方憑空冒出來一堆水朝他的臉傾瀉而下。

 

「咳咳咳!」男人轉過臉咳嗽起來。

 

「你的主人是誰?」歐凡沒打算給對方休息的時間,冷酷地問道。

 

男人掙扎地想從地上坐起身來,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動彈不得,而他身下的魔法陣正隱隱發光。

 

「我不懂你說的是什麼。」男人惡狠狠地回瞪歐凡,後者只是再度打了一次響指,大量的水再度朝男人臉上落下。

 

希隆皺了皺眉,原本想上前勸阻這殘忍的刑求,但歐凡下一句問話卻把他釘在了原地。

 

「普萊格的行動,是誰示意你那麼做的?」歐凡跳上一張桌子,翹著腳坐在上頭居高臨下地問。

 

「什麼普萊格?我沒去過那裡。」男人似乎被水嗆得很凶,咳了好一陣子後才用虛弱的語氣這麼回答。

 

「少裝蒜,你以為我會認不出來試圖暗殺過我的人嗎?」歐凡左手掌心輕托著一面魔法陣,一條紫色的細線從魔法陣一直連到男人的胸口。「你們幾個混在普萊格民眾裡煽動他們,引起混亂後又靠近我試圖進行暗殺,很巧妙,但是難道你以為真的沒有人發現?」

 

男人沒有說話,而希隆邊靠過來邊整理起自己聽到的內容:煽動群眾?暗殺?意思是普萊格發生的事情不是歐凡挑起的,皇家騎士團不是無辜送上砧板給暴民剁來洩氣的犧牲品,而是盡職地自危險中保衛了他們的王?

 

「你們很聰明,離開之後還懂得做些措施防止魔法搜尋,讓我費勁動用了一些管道,花了二週才逮到你。」歐凡手腕一轉,收起了在這場貓捉老鼠中沒派上什麼用場的魔法陣。「告訴我你後頭的人是誰,我會讓你好過一點。老實說,我覺得你的堅持完全沒有意義,即使你不肯說,其他人也會說的,我想他們現在都已經被找到了。」

 

躺在地上的男人聞言竟然低低地笑了起來。

 

希隆覺得他的笑聲實在很詭異又難聽,而歐凡則皺起了眉頭。

 

「你說謊。」男人止住了笑,眼睛裡散發出惡毒的光芒。「你不可能抓到其他人,而且你也沒有同伴可以去抓他們,要是有,你就不會冒著風險一個人來找我了。真是可憐啊!孤獨的魔女之子!」

 

「你少得意了!」希隆忍不住插話進來。「那邊還躺著你的同夥不是嗎!」

 

「他只是個願意收留我的朋友而已,和那件事情沒關係,就算殺了他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男子嘴角的笑意不減。

 

歐凡沉著臉,打了個響指再度召出水流灌向男子。這次的時間比前兩次都長,等歐凡收回水流後,男子不斷嗆咳著,動彈不得的手腳開始輕微痙攣。

 

「我不想再聽見廢話了。到底是誰指使你們這麼做的?」歐凡的表情冷若冰霜,身邊浮現數個小型魔法陣。

 

「咳咳咳……如果可以,我也想老實回答。」男人臉色發白,露出了一個悽慘的笑。「但是我的家人在他手上,我什麼都不……」

 

男子的話還沒說完,突然開始劇烈地痙攣起來,歐凡一驚,從桌面上跳了下來湊到他身邊,希隆也連忙靠了過來。

 

「服毒自殺?」歐凡很快地判斷出男人的狀況。「混帳!」

 

男子臉上的神情痛苦而抽搐,卻仍掙扎地開口說話:「我……可以、為了我的家人而死,你懂……這種感情嗎?魔女之子……」

 

「呿!」歐凡發出不耐的聲音,把手掌壓向男子的喉嚨,施展起魔法試圖阻止毒素擴展。

 

然而歐凡的醫療魔法程度畢竟有限,搶救失敗了,男子翻著白眼,唇間湧出白沫,整個人大力地抽搐幾下後,就像斷了線的人偶般,再也沒有生氣。

 

歐凡收回了手,注意到一旁驚呆了的希隆,開口解釋道:「他恐怕是把毒藥藏在假牙裡,一旦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就咬破假牙吞下毒藥。很可能是我在拿水沖他時吃的,有水隔著,我們都看不清楚他的臉部動作。」

 

希隆點點頭,其實他大部分都沒聽進去。這是他頭一次看到一個人被毒死的過程,毒藥發作時,男子身體的痛苦反應讓他感到恐怖又噁心。

 

歐凡為什麼可以這麼冷靜?這種死亡對他來說是習以為常的嗎?

 

希隆的思緒還在一團亂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響,歐凡倏地站了起來,而希隆慢了半拍才回頭,兩人的視線正好目睹方才被希隆敲昏的黑衣人敏捷地衝出屋外。

 

歐凡反射性地向前踏了一步似乎想追,但隨及又收住了腳步。

 

「不追他嗎?」希隆問。

 

「不了。這傢伙說的是實話,他和普萊格的事情沒關係。」歐凡說完後想了想,又補上一句說明:「我的追蹤魔法對他沒反應。」

 

希隆點了點頭,正想開口問清普萊格的事情,外頭卻響起一道尖銳的破風聲,接著是一聲男子的慘叫。

 

歐凡率先往外衝去,希隆也立刻跟在他後頭。兩人一前一後衝出房門,看見才剛逃掉的黑衣人趴在屋外的地上,背上插著一枝筆直的箭。

 

希隆望著從黑衣人身下開始往外漫延的血泊,覺得腦袋有些暈眩。他的今日行程預定裡可沒有「目擊兩具屍體」這一項啊!

 

而維爾榭洛的國王陛下倒是一點動搖都沒有,果斷地上前檢查了黑衣人的頸動脈──和他想的一樣,這人已經斷氣了。

 

照地上漫出的血量來看,黑衣人的傷口一定很大,但背部只是平凡的箭傷,所以大傷口肯定是開在他正面的胸口……

 

從四面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了歐凡的思考。

 

「真是巧遇啊,尊敬的陛下。」

 

一個矯揉做作的男音響起,歐凡漫不經心地站起身,拍了拍沾上灰塵的衣角,才抬起頭和那聲音的主人打招呼。

 

「傑斯.巴洛爾。」

 

希隆渾身一震。普萊格的巴洛爾伯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