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曉冬幽幽醒轉,第一個反應就是抬手去摸發疼的額頭。
  
  「好痛,我剛剛……」
  
  他斷斷續續地回想著暈倒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卻被眼前突然冒出的身影打斷。
  
  “哎呀,你醒啦?
  
  女鬼小雀從牆壁中探出上半身,由上而下俯視著他。
  
  「哇啊啊啊啊--」
  
  易曉冬慘叫著坐起身來,卻被眼前由右至左高速掠過的一抹黑影驚得把慘叫吞回喉嚨去。
  
  他僵了幾秒,才轉動脖子向左邊望去,只見一枝筷子深深沒入牆中,筷尾還在微微顫動。
  
  「對不起喔,我聽到叫聲就會反射性地攻擊。」二度謀殺他的赤髮少女就坐在房中央的一張雕花圓凳上,邊道歉邊吐了吐舌頭。


  
  隔著圓桌,還有另一位易曉冬沒見過的褐髮少女與她對坐,聽了赤髮少女的話,掩著嘴輕笑起來。她的相貌清麗,笑起來更是漂亮,易曉冬望著她的笑臉,整個人都出了神。
  
  “小煙煙!妳刺到我的肚子了啦!
  
  女鬼哭喪著臉的訴苦把易曉冬的神智稍稍拉了回來。
  
  「欸?對不起啦,就說不是故意的了嘛。」被喚做小煙煙的赤髮少女起身來到床邊,把插在牆上的筷子拔了出來。
  
  易曉冬看著小雀從牆裡滑了出來。在燈光充足的房間裡,小雀給他的印象和方才大不相同,梳著俏皮的雙鬟髻,身上穿著一襲白底紫花的衣裙,除了整個人透明了一點外,和一般的街上姑娘幾乎無異。
  
  「那個,我--」易曉冬才一開口,就被「小煙煙」一陣搶白。
  
  「之前真的對不起啊,把你當成是賊。小雀跟我說過了,你進吉祥園後就一直在陪她們玩,不可能會偷我的桂花糕。」
  
  少女邊解釋邊道歉,而她身後的小雀在空中轉了幾圈,又從房間另一側的牆穿了出去。易曉冬實在很想糾正,自己並不是在陪她們玩,而是被她們玩
  
  「你還好嗎?頭還痛不痛?對了,我叫江暮煙,你喊我暮煙沒關係,但是不要學小雀喊我小煙煙。」
  
  江暮煙對他伸出了右手,易曉冬遲疑了一下,抬起手和她一握。
  
  「我叫易曉冬。頭是還有點疼啦,不過那個、妳和小雀……?」易曉冬對自己所處的情況感到十分混亂,腦袋裡有一堆問題想問,卻理不出個頭緒。
  
  「小雀嗎?」江暮煙比了比女鬼離去的方向。「你知道吉祥園是鬼宅吧?她們就是住在這裡的鬼啊。」
  
  「那妳……」為什麼會住在鬼宅裡頭啊?
  
  易曉冬話還沒說完,小雀的頭又從門板穿了進來,刻意做出了認真的神情,說:“稟小姐!耿大人回府了!”
  
  「很好,妳可以退下領賞去了!」江暮煙雙手抱胸,擺出一副主人的氣派,易曉冬看著小雀朝江暮煙抱拳行禮,然後再度穿牆消失,越發對這一人一鬼的言行感到困惑。
  
  不過小雀的話倒讓他有點在意,耿大人?這個姓氏似乎有點熟悉。
  
  還沒等易曉冬回想起來什麼蛛絲馬跡,房門就被人推開了,來人的相貌很眼熟,竟是昨天那位散人道士耿雁青!
  
  「這麼慢,我等你等到連點心都吃光了!」江暮煙兩手叉腰劈頭就是一頓抱怨。
  
  「妳根本就不打算留給我吃吧?是說妳哪來的點心……」耿雁青視線一掃到旁邊的褐髮美少女,臉色驟變,馬上就關門往外跑。
  
  褐髮少女的反應更快,只見她一揮手,便將身上的綵帶甩了出去,趕在門關上前溜出門縫。她露出天仙般的笑靨,朝外頭問道:「雁青兄,你才剛回來,怎麼又急著出去呢?」
  
  「--咳!想殺人啊妳?……不要纏我脖子!」
  
  隔著房門的木雕窗格上糊的白紙,易曉冬可以看見耿雁青雙手扯著脖頸上的綵帶,不斷掙扎的身影。
  
  「暮煙!把那鬼、東西給我砍、砍斷!」
  
  「對不起,我已經是甘家的人了,沒辦法幫你!」江暮煙雙手掩面,痛不欲生。
  
  「妳這女人不要老是拿點心來拐我家的笨蛋好不好!」耿雁青氣得大吼。
  
  「暮煙是個好孩子,在我看來,你才是笨蛋。」少女愉快地又把綵帶扯緊了些。「雁青兄,你真的不進來?」
  
  「咳咳、好啦,妳放開!」
  
  耿雁青再次推開房門,一邊咳嗽一邊撫著頸上淡淡的勒痕,模樣狼狽得很。而始作俑者仍然端坐在圓椅上,優雅地整理她的綵帶。
  
  「妳這混帳、禍水、王八蛋,跑來我這裡有何貴幹?」
  
  「雁青,你幹嘛這樣說甘棠姊姊!甘棠姊姊是個大好人啊!」江暮煙跳出來護駕。
  
  「閉嘴,妳這個被點心收買的小混帳。」耿雁青狠狠瞪向胳膊外彎的傢伙。
  
  「欸?甘棠?」一直在狀況外的易曉冬突然抓到關鍵字。「難道是凝花樓的當家舞姬,『花上仙蝶』的那位甘棠?」
  
  恆安城裡,有一處被稱為「煙花八巷」的勾欄教坊集結區,因舞姿輕盈如彩蝶翩飛,而有著「花上仙蝶」美譽的甘棠,正是恆安城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煙花八巷四大美人之一。
  
  「哎呀,易家當舖的少東家竟然知道小女子的諢名,甘棠備感榮幸。」甘棠站起身來,提裙朝易曉冬微微行了個禮。
  
  這廂易曉冬也嚇了一跳,他方才雖向江暮煙報上了姓名,但從沒提過他家是開當舖的。而且易家當舖是間普通的小舖子,只在附近有點名氣,這位煙花八巷的名舞姬怎麼會知道?
  
  「等等。」耿雁青插話進來。「你不是昨天滿香樓的那個……小東?為什麼你會在我家裡?」
  
  「易曉冬,破曉的曉,冬天的冬。」易曉冬光聽就知道耿雁青大概沒搞清楚自己叫什麼。「這裡是你家?鬼宅吉祥園?還有暮煙姑娘她?」
  
  「你的問題怎麼這麼多。我是住在吉祥園沒錯,難道朝廷有規定說人不能住在鬼屋裡嗎?」耿雁青擺出嫌麻煩的表情,卻還是一一回答。「至於暮煙,她啊,算是我師父的……寵物?」
  
  「才不是寵物呢!」暮煙發出嚴正的抗議,然後轉向易曉冬吩咐道:「拜託你叫我暮煙就好,名字後頭加個姑娘聽起來怪彆扭的。」
  
  「總之,現在她算是我的助手啦。」耿雁青下了結論,答完了易曉冬的問題後,轉向在場的另一人詢問道:「甘棠,是妳搞的鬼?」
  
  「冤枉啊!」甘棠裝模作樣地喊了句,語氣裡卻沒半點委屈。「收起你的被害妄想症,我甘棠是什麼人,可沒閒到一天到晚只顧著找你的碴啊。我來的時候,他就在這裡了。」
  
  耿雁青聞言睨了神情悠哉的甘棠一眼,然後朝還坐在床上的易曉冬招了招手。「你先過來坐下吧。小雀,上茶!」
  
  小雀從天花板冒了出來,抱怨道:“你就知道指使我做事!說起來,我們可算是你的房東呢,沒跟你收房租,還要讓你使喚,有沒有天理呀!
  
  「真是抱歉啊,我現在就付。」耿雁青站起身,捲起衣袖。「用一柱驅鬼香來抵這半年的房租如何?順便附贈本山人的誦咒,包準妳們個個一路順風到地府。」
  
  “哎、不用不用!小雀這就去給您泡茶!"
  
  「泡一壺烏龍、一壺碧螺春。烏龍用那包便宜的茶葉去泡就好,給姓甘的小妞喝。」
  
  「雁青兄,你做人真不厚道。上回來凝花樓的時候,我可是拿了上好的龍井招待你呀。」
  
  「沒請妳喝開水就不錯了。」
  
  「(這個叫耿雁青的腦子肯定少了根筋,面對這樣一個美女,態度居然如此兇惡!)」易曉冬看著針鋒相對的那兩人,在心中默默地替甘棠打抱不平。
  
  「回到正題。易少東家,你跑來吉祥園做什麼?」
  
  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甘棠親自來訪,肯定沒好事。耿雁青決定先把易曉冬的問題搞定,再去應付甘棠。
  
  「呃,是這樣的,那古鏡……啊。」易曉冬這才想到古鏡被他拿去砸女鬼,不在手邊。
  
  「喏。」江暮煙從衣袋裡拿出古鏡遞給易曉冬。「小雀說這是你的。」
  
  「你還沒把那東西丟掉?」耿雁青皺了皺眉頭,對古鏡沒什麼好印象。
  
  「我也想丟掉啊,只是……」
  
  易曉冬從昨晚玄天道師登門之事開始,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