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輪的初始  


  阿蒙特輕鬆的用單手拎著他那把殺人無數的愛劍,緩步向王位上的歐凡走去。


  接觸到飽經沙場的赤狼將軍那帶著深沉殺意的眼神,連歐凡都忍不住些微的顫抖。眼前的男子跟皇宮中的軟腳貴族不一樣,他是真正上過戰場,在生死的交界中穿梭,把殺人當作職業跟榮譽的軍人!

 

  不過,跟惡名昭彰的大魔女.愛莉希朵比起來,還差了一大截。

 

  歐凡突然覺得背脊一涼──不是因為阿蒙特將軍的殺氣,而是他回想起自家老媽艷麗絕倫、危險度卻破表的笑容。就算有十個阿蒙特拿著刀對他走來,都不會比愛莉希朵站在十步外對他露出笑容來得可怕啊,歐凡心想。

 

  歐凡左手撐著王權象徵的權杖,從王座上站了起來,往前伸直了右臂。

 

  「將軍!」阿蒙特部隊裡的一名軍官緊張的喊道,赤狼將軍聞言馬上往後一跳。只聽轟的一聲,先前阿蒙特所站的位置爆出一團火球,將地上赤色的地毯給燒得一片焦黑。

 

  歐凡打量了那名軍官幾眼,那人恐怕是個魔法師,才能在他發動魔法陷阱前就察覺到。為了預防萬一,歐凡幾天前就偷偷在深夜裡跑來月桂廳施下魔法,他很清楚,單靠自己一個法師沒有本錢跟人硬拼,唱誦咒文或是畫出魔法陣的大空檔就夠他死個幾百遍了。所以他事先設下魔法陣陷阱,節省發動魔法所需的時間。

 

  軍官湊到阿蒙特身邊耳語了幾句,歐凡明白魔法陷阱的事已經被對方看穿,於是毫無保留的發動起魔法,一時間月桂廳內四處冒出火柱、雷電四起,無形的風刃到處飛竄,還有冰椎毫無預警的憑空落下。在無數魔法的衝擊與爆炸聲中,夾雜著樑柱攤毀的轟響跟人類的叫聲,有些是哀淒的慘叫,有些是提振士氣的衝鋒怒吼。

 

 

  銀髮的新王蹙緊了眉頭。看樣子,對方似乎並不完全處於挨打狀態;自己該不會低估了這群只會打仗的肌肉笨蛋吧?歐凡握緊了權杖,開始唱誦起咒文準備給阿蒙特軍一記狠狠的追擊:「天降之光,漆黑的業火,火焰……

 

  但是他眼前那團閃著魔法光芒的煙霧中,卻倏地竄出了一枝冰晶形成的箭矢,呼嘯著掠過歐凡的頰邊,直直釘上了王座椅背。雖然冰箭的準頭歪了,沒有擊中歐凡,但是卻達到了足夠的效果:差點被射中的驚嚇讓歐凡訝異的瞪大了雙眼,加上元素魔法被打斷的反噬,讓他短時間之內無法施放出新的魔法。

 

 

  「旋風!」

 

  眼看魔法陷阱的攻擊漸漸平息,阿蒙特的部下召來了風,驅散了因為魔法爆炸而生的煙霧。歐凡恨恨的發現,阿蒙特的部隊只被魔法陷阱放倒了一半,另一半在他們的法師軍官掩護下,只受了點輕傷。陛下咬緊了牙根,這是他的失算。他總認為想扳倒自己的人不會把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孩當一回事,於是準備了足以讓三百個壯丁吃足苦頭的魔法陷阱,打算把敢鬧叛變的傢伙炸回老家,卻沒有料到對方也帶了法師來!

 

  「以一個小鬼頭來說,您還真不賴啊,『陛下』。」阿蒙特收劍回鞘,看來是顧忌歐凡的魔法,打算晾在一邊讓部下去衝鋒。那名魔法師軍官則站在阿蒙特前方幾步遠的地方,手上飄著一個小型魔法陣,隨時準備發動魔法。

 

  這下情勢突然逆轉,變成對方有所準備,而自己卻空著雙手預備挨打。歐凡感覺自己開始冒出冷汗,情況實在不妙得很糟糕,不過……

 

 

  「喝啊啊啊──!」

 

  突然響起的喊叫聲讓歐凡跟阿蒙特雙方人馬都是一驚,法師軍官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二樓觀禮席上跳下來的人影給重重擊中後腦杓,應聲倒地不起。

 

 

  不會吧,我怎麼覺得這個人影有點熟悉?

 

  歐凡正想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驅逐幻覺的時候,另一道人影也挺身擋在他的前方。一頭墨藍色短髮的少年手裡握著一柄細劍,稍稍回過頭對他一笑。

 

  「國王陛下的護衛駕到!你們這些叛軍還不快點給我投降!」打昏法師的褐髮少年也在阿蒙特部隊反應過來之前,靈敏的竄回王座前方,氣勢萬鈞的開始招降了起來。

 

  「你們二個跑來這裡幹什麼!」歐凡氣急敗壞的罵。怎麼今天超出他預料的事情特別多?

 

  「當然是來護駕的啊!」希隆答得一副理所當然,歐凡決定放棄這個做事只憑衝勁不用大腦的笨蛋,改把目光投向另一個。

 

  「我們是來護駕的,陛下。」費提斯附和著希隆的發言。「偶爾賭上一把也不錯。」

 

  為什麼連穩重的費提斯也跟著希隆一起腦殘!歐凡實在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怒氣多一點還是傻眼多一點,這二個人到底怎麼會跑來化為戰場的月桂廳?他們是不要命了嗎?

 

  但是在歐凡吼出下一個問句之前,阿蒙特就搶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護駕?就憑你們二個小鬼?」赤狼將軍笑到連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另一邊的歐凡黑著臉瞪他,陛下在這種情形下實在找不出半個笑點。「可惜、可惜,這不是在扮家家酒啊,小鬼。」

 

  趁著將軍那陣輕敵的大笑,費提斯往歐凡靠近了幾步。「對方的法師已經被解決掉了,我們二個可以幫你爭取一點時間,有辦法一口氣用魔法宰光他們嗎?」

 

  歐凡決定忽略費提斯的口吻粗魯得有點像希隆這個問題。「當然。」

 

 

  但是少年們的密謀很快就落空了。阿蒙特手一揮,他的部隊中就有三個男子聽命出列。歐凡只消一眼就知道他們都是法師。

 

  「家家酒時間結束了。」阿蒙特的眼神一寒。「乖乖的把場子還給大人吧。」

 

  「!」希隆跟費提斯都握緊了手上的劍,即使知道刀劍難敵魔法。

 

  三名法師的前方各浮起一面魔法陣,而軍隊在後頭蓄勢待發。歐凡咬緊了下唇,眼神一冷,像是下了什麼決心──

 

 

 

  但是法師們面前的魔法陣卻突然熄滅了。

 

  接著響起的是登基典禮門邊司儀抖著音的宣告:「金……金劍之友、黑夜之鷹、梅洛恩郡的葛蘭德公爵──」

 

  月桂廳內的所有人都訝異的注視著大廳正門。走進來的,是一身整齊裝扮的黑髮青年,那雙幾乎跟歐凡同色的冰藍色眼眸,似乎沒看見月桂廳裡的混亂似的,平靜的直視著正前方──王座前的歐凡。

 

  今天的不速之客真是多得令人訝異。歐凡覺得不管等一下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再被嚇到了,然後帶著異常平靜的心情打量著這個他只聽過其名號的公爵。如果他沒記錯,眼前這名黑髮青年,就是跟他同樣有著皇室血緣的表哥。看見葛蘭德的時候,他感到一股些微的違和感,不過現在他好奇的是另一件事──早該逃得老遠的司儀,怎麼突然冒出來唱名?歐凡心中閃過一個推測,但是這卻害他幾乎要笑了出來:葛蘭德公爵該不會是為了遵從登基典禮的儀式,硬是把司儀給逮回來唱名的吧?

 

  阿蒙特將軍跟他的部下們也對葛蘭德的出現反應不太過來。葛蘭德像是無視他們的存在般,逕自筆直的往前走,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高貴氣質與皇族的氣勢,使士兵們紛紛自動退開讓出路來。

 

  葛蘭德來到王座的階梯前,單膝跪下開始宣誓:「以生命起誓,吾將效忠維爾榭洛王國,絕對遵守六柱法條之法令。對吾王獻上至高之忠誠,竭盡己力對抗一切意圖傷害吾王與國家之敵人,並盡己所能……」

 

 

  這真是個詭譎又不可思議的畫面:對國王的忠誠宣誓儀式,在起兵反叛的將軍和其軍隊的包圍下,沉默肅靜的如常進行。

 

  雖然歐凡也覺得這種狀況詭異得很,但是他倒是很樂意跟著這位頭一次見面的表哥玩下去,所以他推開了擋在自己前面的希隆,走下了階梯,讓葛蘭德在宣誓完畢後親吻他的手。

 

  他還是被嚇到了。

 

  葛蘭德的唇才剛點到國王陛下的手指,歐凡就瞪大了眼,以他畢生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

 

  「你…………」歐凡震驚到連話都說不出來,雖然有一半的原因是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用語言表達出他的感受。從他出生以來,跟著愛莉希朵碰過摸過各種莫名其妙希奇古怪的魔法道具,但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被葛蘭德碰觸到的瞬間,本來應該順暢的流貫他全身的魔力,跟週遭飄散著的元素,全都突然沉寂了下來!

 

  施展魔法其實就是刺激元素的活性,與之相反的「沉寂」,對法師來說,就像是將他的血液流動跟呼吸扼住一般的不自然。

 

  「鎮魔之力──!」歐凡欲言又止了半天,終於從喉嚨深處低吼出一個單字。「怎麼可能?你……!」

 

  葛蘭德不解的望著他,沒有魔法天份、不是法師的人,很難體會歐凡那種像是空氣被抽走般的驚慌之感。

 

  「葛蘭德公爵,你這是什麼意思?」阿蒙特將軍終於開口,語調裡充滿著壓抑的憤怒。

 

  「這句話要問你才對,阿蒙特。」葛蘭德站起來,轉身面對阿蒙特。

 

  「繼承了維爾榭洛正統血脈的你,根本就沒有必要對那個雜種宣誓吧!」

 

  「注意你的言詞,將軍。他是先王的兒子,維爾榭洛的十三世國王,我當然必須向他宣誓忠誠。」

 

  「……看來我們之間是不會有共識了。」阿蒙特沉下聲來,眼神透出殺意。他迅速的掂量了一下情勢:將軍早就聽說過,葛蘭德有著能使魔法無效的特殊力量,不過那股力量可是敵我不分的,葛蘭德的存在封殺了他的法師,也一樣封殺了魔女之子的魔法。將法師從戰力中去除之後,歐凡那邊只有三名劍士,裡頭還有二個不足懼的小鬼,而他這邊可是有著四五十個訓練精良的士兵。勝券在握。「真是可惜;我一直覺得,你會是繼我之後,維爾榭洛最偉大的將軍。就這樣單槍匹馬的回來王都,將會是你這輩子最大的失策。」

 

  「我不喜歡和太多人一起行動。」葛蘭德的態度看不出有任何動搖。

 

  「哈哈哈哈!這真是個天真的理由啊,你以為你一個人就有足夠的力量維護那個小雜種嗎?」

 

  「將軍,對我宣誓忠誠的,可不只葛蘭德公爵一個。」

 

  歐凡冷冷的開口插話。阿蒙特瞪了他一眼,發現歐凡的態度強硬得不似在虛張聲勢,像是還有什麼王牌沒拿出來──但是這個小鬼會有什麼後盾?他早就調查、安排好了,現在的維爾榭洛皇宮裡,不會有任何一股勢力前來幫助魔女之子。

 

  月桂廳突然暗了下來。阿蒙特一驚,警戒的往四周張望,想找出引發異常的源頭。他的部下同樣慌張得面面相覷,連葛蘭德、希隆和費提斯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是瞧見歐凡那副沉著的模樣,三個人也跟著冷靜下來。

 

  最後,阿蒙特的視線停在王座後方那一整面巨大的彩繪玻璃上。那是與安特雷廣場的「王國創始」地面磚畫齊名的巨型藝術作品,足足有二層樓高的彩色玻璃,拼貼出維爾榭洛守護龍雄偉的英姿。無數外國使節在這裡接受招待時,總是會被這幅閃爍著斑爛色彩的玻璃藝術給吸住目光。而維爾榭洛歷任的國王更是以此為驕傲,即使真正的黃金龍早已消聲匿跡,這面玻璃牆卻永遠代表著「神聖守護龍與王同在」。

 

  而此刻的昏暗,正是這面玻璃牆外的陽光受到阻擋所致。

 

  阿蒙特瞪著玻璃外,因為背光而只見輪廓的巨大黑影,啞著喉嚨說不出半句話。不可能,不可能!他的理智拒絕相信眼睛所見的現實。這一定是魔女之子的魔法,對,一定是──

 

  但是他欺騙自己的謊言很快就被無情的打破。黑影搧動了一下巨大的雙翼,然後發出震天的吼聲,整面「龍與王同在」的彩繪玻璃在風與震動的雙重壓力下,應聲而破。

 

  阿蒙特可以清楚的看見,在滿天折射著陽光而閃耀的玻璃碎片中,那傳說中既美麗又強悍,君臨於所有魔法生物之上的黃金龍,就佇立在那裡。

 

  「再說一次。我歐凡堤爾斯.柯索.維爾榭洛,同時也是維爾榭洛十三世的王位,是由先王遺詔所指定,並且為維爾榭洛的神聖守護龍所認可。」飛散的玻璃中,歐凡背光的身影莊嚴而穆肅,顯露出一國之君那凜然不可侵的高貴氣質。「你還有什麼不滿的嗎?阿蒙特將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