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輪的初始  

  歐凡在單人座的軟沙發上坐得筆直,眼前是本該是堅實的牆壁、卻又超現實的讓他可以輕鬆看到隔壁房間裡的人們的透明玻璃。

  看起來是個慈祥的老爺爺,說起話來也像個慈祥的老爺爺的維爾榭洛宰相.方達爾特站在歐凡身邊,開口解釋:「那邊是大臣議事的山茶廳。而這邊,是歷代國王為了監視臣子而特別建造的監看室。除了監看,當然也可以監聽,只要按下那邊的按鈕--」方達爾特指著歐凡右邊,畫著繁複魔法紋案的桌面中心的一顆寶石。「就可以發動竊聽魔法。」

  「真是方便啊,怪不得有自信號稱國王絕不進入山茶廳妨礙大臣們的議事自由。」歐凡再度瞥了一眼對面渾然不覺的大臣們。

  「待會兒老臣要過去主持議事會,請殿下在這邊好好的看著。」方達爾特自動忽略歐凡話中的諷刺。「宰相主持的大臣議事會基本上跟國王召開的議事會流程差不多,看過了,心裡有個底,對您以後主持議事會會有所幫助。另外……」老宰相壓低了音量,雖然室內只有他們二人。「也可以趁機看清楚各大臣的派系跟主張。」

  「嗯,我知道了。」歐凡簡短的答道,當作是老宰相諸多提醒的回應。

  「那麼,老臣先行告退了。」方達爾特臉上浮起欣慰的笑容,轉身就要步出這間隱藏房間。

  「方達爾特。」歐凡出聲喊住他。

  「什麼事?殿下。」

  「你剛剛說,可以趁機看清大臣們的派系……」歐凡屈起手肘,拿手掌撐著自己的臉頰,看似不甚在意的問出尖銳的問題。「那麼,你是哪個派系的呢?」

  老宰相再度換上一臉慈祥的笑容。「老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維爾榭洛王國的利益。」




  方達爾特離開後,歐凡放鬆了挺直的背脊,整個人癱進柔軟的沙發裡。

  「也就是說,如果我不乖乖聽話而威脅到國家利益,就會落得孤立無援的下場嗎?……果然是個老狐狸。」








  歷經了國際情勢課程+議事會偷窺大業,歐凡覺得他的精神疲累到一個極致。美其名說是議事會,整場會議根本就充滿了官員們為了各自利益的辯論與爭吵,真虧方達爾特還主持得下去。他本來就覺得人類是個愚蠢貪婪又自私的物種,不過,這場議事會還真讓他開了眼界。有這樣的大臣,國家還營運得下去,攝政的方達爾特也真是了不起。

  即使如此,他也沒打算真的乖乖認命當方達爾特的一顆棋子。他答應跟著那個老頭到凱墨雷特來,不是來當在他人股掌之間舞動的傀儡,而是要來成為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成為一國之王的!


  「(總之,第一要務是要鞏固自己的力量……)」

  歐凡板著臉邊走邊思考,在他所經之處的人們,要嘛是慌慌張張的抖著音調跟他行禮問安,要嘛就是嚇到做不出反應。歐凡早就習慣的對他們視而不見;反正他就是代表邪惡與破壞的魔女之子嘛,人們對他的反應就只有恐懼和憎惡二種,這點他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這種只懂得發抖害怕的還好,要是碰上了比較激進的那一類的話--

  「啊,那邊的,不是那個邪惡的魔女之子嗎?」

  歐凡在心中嘆了口氣。在羽翼未豐的時候,他其實也不太想惹麻煩。

  稍稍轉頭朝聲音來源瞄去,是幾個衣裝華貴,看臉就覺得(歐凡的覺得)是一群囂張跋扈腦袋裡只有水泥和垃圾的貴族少年。不愧是貴族,跟光看見銀髮就嚇得半死的下人不一樣,有膽聊我的閒話啊?歐凡在心中涼涼的想著,決定要無視他們之後的任何發言以維持自己超然的風範。

  「真不敢相信,維爾榭洛是怎麼了,明明就是魔女的兒子,居然有繼承王位的資格?」

  是啊,你們的國家和大臣到底是哪根筋接錯了?歐凡冷靜的在心中吐槽。話說回來,這傢伙的腦袋大概也接錯很多條筋,這席話裡罵到方達爾特的成分比罵他這個魔女之子還多耶。

  「對嘛,只不過是一個私生子,竟然也敢肖想當上國王!」

  不好意思,這可不是我的錯。要不是你們的宰相老頭跑來找我,我也不知道我有個現成的國王可當。

  「要是讓邪惡的魔女之子當上國王,維爾榭洛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當然是變成邪惡的國度啊,這點自信我還有。

  「--囂張什麼嘛!你這個流著骯髒的魔女之血的傢伙!」歐凡始終對他們視而不見,這樣的態度終於惹惱了其中一名少年,憤慨的開始對歐凡做出人身攻擊,還順手抓起地上的雪隨手揉成球朝歐凡丟去。少年的舉動就像在火裡加油,其他人紛紛群起跟進。

  「低賤的平民!滾回你的鄉下去!不准你來污衊神聖的皇室血脈!」

  「臉長得跟女人一樣的娘娘腔!該不會是女扮男裝還是人妖吧?」

  一顆顆雪球朝自己飛來,歐凡不甚在意的停下腳步,朝著罵他娘娘腔的少年送去一記狠瞪,踩到魔女之子地雷的倒楣鬼被他的冰冷視線瞪得幾乎變成人體冰柱。

  世上獨一無二的魔女之子,最痛恨的就是別人拿他的長相做文章。不管是恥笑或是誇獎都是地雷區。

  而撲向歐凡的雪球,全都在距離他二十公分外的空中就溶化成雪水落回大地了,兇案現場還隱隱發出紅色的光輝。

  「瞪什麼瞪啊!以為自己是王子殿下就了不起嗎?」少年的夥伴沒接觸到歐凡的殺人視線,還鬼吼鬼叫著幫他壯膽。

 

  歐凡斂回眼光,決定大人不跟小鬼計較,速速翹掉待會兒的禮儀課回去睡覺比較重要。這陣子為了不損王子殿下的威嚴,歐凡硬逼自己在侍女送早餐來之前就起床,搞得他嚴重睡眠不足。他才一轉頭,又一批雪球飛了過來。反正他架好了火焰的魔法陣擋著,歐凡有恃無恐的看也不看那些白色飛彈一眼。王子殿下正要邁開步伐繼續往溫暖的床舖前進時,額邊突然傳來一股痛楚。

 

  歐凡拿手掌壓上發痛的額角,攤開掌心一看,上頭赫然是怵目驚心的血跡,而他腳邊則落著一塊沾了血的石子。

 

 

  「哈哈哈,再囂張試試看啊!小.魔.女.!」一群始作俑者不知道從哪學來在雪球裡包石頭的卑劣技能,在雪地裡得意的要命。

 

  歐凡緩緩抬起視線望向他們,而玩上癮的幾個人,不知死活的又扔出好幾顆暗藏兇器的雪球。不過,這次他們的招數沒有得逞。

 

  「喂喂喂,你們人多欺負人少啊?」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的褐髮少年,用一種英雄救美的姿態擋在王子殿下的前方,俐落的擊墜了所有的雪球。

 

  「你是哪來的平民?居然敢跟貴族作對!」這群不可一世的貴族們,向來把自己沒看過的臉都認成是平民。

 

  「你管我是誰!說到作對,我怎麼不知道現在貴族的地位比王族高了啊?」以成為皇家騎士為目標的希隆,實再看不下去這種貴族欺負王族──而且還是王儲──的場面。

 

  「我們才不承認他是王族!他只是個卑賤的魔女之子!」小貴族把罵人的話說得跟世界真理一樣理直氣壯。

 

  「魔女之子又怎樣啦,這傢伙可是維爾榭洛未來的國王!」希隆不甘示弱嗆回去。

 

 

  「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這麼吵?」遠方聚集了一群人朝這裡朗聲發問。看那身白亮的制服,肯定是皇家騎士團的人。

 

  好歹皇家騎士團團如其名的是服侍皇室的人,幾個小貴族也不敢繼續惹事,紛紛腳底抹油閃得飛快。

 

  「啊就……痛!……沒什麼啦,塞爾斯大哥!」希隆本來打算據實以報,卻在歐凡一記狠擰手臂之下向暴力低頭改口。

 

  「希隆,你又在惹事?」被稱為塞爾斯大哥的青年豪爽的跟他隔空互喊。「不要老是鬧事,團長老爹會很傷腦筋的!」皇家騎士團的現任團長就是希隆他老爸,所以他才跟騎士團熟得不得了。

 

  「好──」好寶寶的回答,語尾卻像在敷衍似的拖長。

 

 

 

  騎士團走遠後,希隆才轉頭望向歐凡。

 

  「給我記住,剛才那下超痛的……喂,你流血了欸!」

 

  赤紅的血從歐凡的額角一直流到下巴,和歐凡白淨的臉蛋與銀色的髮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廢話,你去撞撞看石頭,看自己會不會流血。」歐凡沒好氣的掠過希隆向他的寶貝床舖前進,這下他翹課的理由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是頭痛了。

 

  「──喂,你要去哪裡啊?」沒料到這個向來把他當空氣的殿下居然跟自己答話了,希隆愣了半秒才繼續追問。

 

  「回去睡覺。」歐凡頭也不回的回答。

 

  「你是笨蛋嗎?撞到頭還睡覺會死人的!」希隆氣急敗壞的三兩步小跑追上他,一把扯住歐凡的手腕。「跟我來!」

 

  「白痴啊,我這是撕裂傷又不是腦震盪!」

 

  王子殿下的怒吼第一次迴盪在維爾榭洛皇宮裡。

 

 

 

 

 

 

  希隆熟門熟路的拖著殿下從人煙杳至的路徑(鑽草叢鑽得二人身上沾了一堆樹葉)溜進騎士團附屬的醫療室,確認沒人在之後,手腳俐落的從櫃子裡拿出藥水棉花繃帶等一堆道具開始幫歐凡上藥。

 

  「痛死了,白痴!不會輕一點啊!」歐凡閃著希隆手上沾著藥水的棉花。

 

  「丟不丟臉啊,是男人就不要怕痛!」希隆伸手撈住歐凡的後腦杓,另一隻手硬是把棉花壓上傷處抹抹抹。

 

  歐凡痛得眼淚都要飆出來了。今天一定是大凶之日,從早上開始就沒好事(雖然從他來到這個皇宮每天都是這樣),而現在本該在柔軟的床舖上睡好覺的他,為什麼會跟這個白痴坐在充滿藥水味的鬼地方,忍受這名為上藥的酷刑?

 

 

  「好了!」撇去手腳粗魯不談,希隆上藥包紮傷口(其實只是貼上貼布)的動作都很熟練,這是他自己三天二頭跌打損傷然後自己包紮練起來的本事。

 

  「…………」歐凡冷冷的瞪著這個久病成良醫的傢伙,他的額角還在隱隱作痛,都是因為這個假醫生上藥太大力!

 

  「幹麻這樣瞪我?我好心幫你包紮耶,至少該說聲謝謝吧!」

 

  「為未來的國王包紮是你的榮幸,我沒必要跟你道謝。」歐凡的語調回歸冷漠。不管剛剛是因為受傷還是因為睡眠不足導致自己火氣有點大,他現在都冷靜下來了。他根本沒必要跟這個人類講話,也根本沒必要接受對方的治療。就算來到皇宮,歐凡也沒有半點跟人類親近的打算!

 

  「你這個人到底懂不懂禮貌啊?」希隆回瞪了他一眼,直率到不行的表達他的不爽。

 

  銀髮的魔女之子沒有回答他,冷著臉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喂,你知道回去的路嗎──」希隆把手上最後一瓶藥水塞回櫃子裡,轉身往外追出去,醫務室外卻沒有任何人影。「……魔法,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