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輪的初始  


  「打擾了,殿下。我送您的早膳來。」一位棕髮的侍女捧著餐盤,戰戰兢兢的立於皇族起居宮的寢宮--山櫻廳門前。

  「……進來。」隔著房門,傳出了一個冷酷卻未脫離童稚的嗓音。

  侍女緊張的重重嚥了口口水,努力壓抑著輕微顫抖的手推開門扉。她這幾天才被調來服侍這位尊貴的大人,通常,剛到皇族起居宮上任的侍女總是會對這些特別華貴的宮殿讚嘆不已的多瞄幾眼,但是她完全無心欣賞寢宮的華麗。自她上任以來,這間房間裡就有個一個比起任何擺設或佈置更耀眼的存在。

  窗邊那張扶手鑲了金邊與數顆藍鑽裝飾、綴著金色流蘇的大紅色絨布沙發上斜坐著一個小小的人影。在晨光的映照下,那頭閃亮的銀髮散發著美麗的光澤,原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雪嫩無暇。還在發育期的身軀顯得有些薄弱,纖細瘦小得讓人忍不住想抱進懷裡好好保護--如果他沒散發出那種冷冽到讓人光是接近就好像會被凍傷的氣勢的話。

  那是幾天前,以王儲的身分被迎進皇宮,即將成為維爾榭洛王國十三世國王的,銀髮的魔女之子。


  侍女小心翼翼的在打磨得光可鑑人的玻璃餐桌上鋪上刺繡精緻的桌巾,然後將餐點一一排上。餐廳的大廚說,為了試探未來的國王陛下喜歡吃什麼菜,所以這幾天特別做了比平常多道的菜色,結果發現這位小殿下很偏食,老是剩下一堆菜沒吃完。所以,大廚今天依舊是祭出了一個人根本吃不完的菜色陣仗,誓言要找出殿下到底愛吃什麼。

  雙手忙著佈置餐桌,侍女滴溜溜的雙眼偶爾會偷瞄一下沙發上的殿下。還好那位「王子殿下」從她進來就一直望著窗外,沒有把視線投到她身上半秒過,侍女慶幸的想著,不然她可能會害怕得無法順利工作。侍女將餐點擺好,正準備退到一邊服侍殿下用餐時,那個令人畏懼的魔女之子再度開口:「妳可以出去了。」還未變聲的少年嗓音十分的好聽,但卻無情得如刀般鋒利。

  棕髮的侍女顫了顫,克制著不要讓自己因為發抖而有半點走音:「是的。」


  侍女逃跑似的快步離去之後,銀髮的少年才把視線從窗外調回室內。他從沙發上站起身,踱著步子來到桌邊,然後平舉雙手懸在一桌食物的上方,喃喃念了幾句咒文,大部分餐點一盤盤的亮起黃色的光輝,而後黯淡散去。他拿起幾盤微微亮著綠光的食物,把它們全都放到餐桌的一角。

  「下毒的數量減少了……那些白痴,終於知道這種下三濫的方法是毒不死我的啦?」微微瞇細了那雙有如水藍寶石般璀璨的美麗瞳眸,歐凡堤爾斯嘲諷的一笑,然後開始從安全的食物裡挑自己喜歡的來吃。

  他伸過手,抓住白色茶壺的把手,卻發現瓷壺上隱隱浮現一層薄薄的綠光。

  「媽的,哪個蠢豬在紅茶裡下毒?這麼浪費食物,等著被雷劈死吧你!」歐凡皺起好看的眉頭,完全不反省自己的挑食也是浪費食物的一種極致。他輕輕念了一小串咒文,瓷壺的綠光逐漸脫離壺身,在一旁的空中聚成一顆綠色的光球。

  「帕卡堤略之彈!」歐凡輕聲念誦符陣魔法的名字,讓一圈泛著紫色光輝的魔法陣繞上綠色光球。「很好。現在,滾回去你的主人那邊!」十二歲的少年法師驅動著和他年齡極度不符的高等法術,讓追蹤魔法帶著那道雷系魔法陣一起熱情奔向下毒的主人。

  身為法師,他一向不相信天罰這種東西,人為的懲罰才是王道啦!

  心裡估計著那個褻瀆紅茶的兇手現在大概已經擁有一頭完美的爆炸頭,歐凡喜孜孜的把淨化過的,熱呼呼的澄澈茶湯倒進杯子裡,不忘加上三大匙砂糖。


 

 

 

 


  早餐後,按照接他來皇宮的宰相老頭的叮嚀,他必須乖乖的接受登基前的填鴨式國王必備常識教育。

  歐凡一個人走在皇宮裡繁複的走廊上,一邊感嘆自己路感真好,一邊在心裡抱怨國王的職前訓練實在很無趣。政治學?拜託,他老媽到處欺壓人類時,玩的手段都比那個老到都快直不起腰的老老師可怕多了。社交禮儀?他沒把那些欠打的貴族全都宰光就算客氣了,還談什麼禮儀!維爾榭洛王國史、世界史、法爾賽路斯地理學……那些東西,愛莉希朵早在他六歲的時候就張著五連魔法陣威脅他在一星期裡背完了,而且還多了皇宮教師沒教的北大陸、西大陸史地。法學概論?等他當上了國王,他就是法律啦,還學這個幹什麼!

 

  好在這些老師們上起課來都只顧著自己口沫橫飛,他也樂得在台下複習自己的魔法書。

 

 

 

  歐凡經過了一個看見他,嚇得整個人僵直在原地的僕役,再拐了一個彎,來到了國王書房──棕櫚廳。因為現在沒有國王,它就被權充為未來的國王的教室。推開了厚重的門,裡頭已經有人在了。

 

  嘖,那些閒著沒事幹的大臣派來給他的一群吵死人伴讀。

 

  「早啊,殿下!」一大早精神就異常的好的褐髮少年第一個發現他,抬高右手用大嗓門跟歐凡道早。而歐凡只冷著一張臉,看也不看圍在桌子邊的人群一眼,逕自走到另一張桌邊,扔下自己的筆記本跟魔法書。

 

  「喂,殿下,我在跟你打招呼耶,好歹回一下吧?」希隆就要往那個冷得跟冰塊一樣的王子殿下興師問罪去,手肘卻被拉住。

 

  「人家是殿下,你也有禮貌一點。」梳著一頭整齊深藍色短髮的青年勸告著。「早安,殿下。」他轉過頭,朝歐凡禮貌性的一笑,完全不在意歐凡有沒有理會他,像是在執行例行公事一般。

 

  對歐凡來說,雖然那個刺刺頭的粗魯鬼口無遮攔得很欠打,但是這個行事帶著官派的虛情假意,讓人無法捉摸的眼鏡男更使人無法喜歡。

 

  「沒禮貌的是哪一邊啊?」希隆坐回椅子上,不滿的抱怨。「管他是殿下還是陛下,那種態度都很讓人討厭。」

 

  「不會啊,我就很喜歡他。」桌邊,披散著一頭亮麗的橘色長髮的少女笑出連向日葵都為之失色的笑靨。「因為他的臉很漂亮。」

 

  「……伊莎,妳這話在本人面前講可以嗎?」

 

  「你還不是當著他的面嫌他討厭?」

 

  「我不是說他讓人討厭啦!我是說那種目中無人的態……」

 

  「孩子們,安靜。」熱烈討論的年輕人聲音中,插進了一個蒼老的嗓音。「打開你們的筆記本。今天我要講授的,是維爾榭洛與東大陸各國家之間的國際關係。」臉上掛著單片眼鏡,白髮蒼蒼的老婆婆清了清嗓子,一臉嚴肅的準備把畢生經驗傳授給眼前這群小毛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