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小白狐東跑西竄,易曉冬最後來到了城西一座宅院前,他站在門外,望著斑駁的大門重重地嚥了口口水。
  
  門上懸著的橫匾雖然有些歪斜,但上頭的「吉祥園」三個大字倒是看得清清楚楚。吉祥園三個字在恆安城裡人盡皆知,那可是連玄天閣的道師都不願靠近的鬼宅啊!
  
  易曉冬光是站在門外,就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氣。他抖了抖,環住自己的雙臂,低頭看向腳邊的小白狐。
  
  「小傢伙,你帶我來這裡幹嘛?」
  
  小白狐抬頭望了望他,然後竄到吉祥園大門前坐定,把叼著的古鏡放下。
  
  「你不會是想叫我進去吧?」
  
  小白狐甩了甩蓬鬆的尾巴。
  
  易曉冬把視線從小白狐轉向大門,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才壯起膽子走上前,彎腰撿起那邪門的古鏡後,抬起手戰戰兢兢地往門板一推,沒想到那看似沉重的大門居然就這麼應聲開了幾分,讓易曉冬嚇得趕緊把手收回來。
  
  「真的要我進去?」易曉冬哀怨地問小白狐,小白狐則優雅地繞到他身後,輕輕頂了頂他的後腳跟。
  
  塌下肩膀嘆了一口氣,易曉冬拉起門環用力敲了幾下,朝裡頭問話:「請……請問有人在嗎?」雖然他已經擅自開了人家大門,可凡事還是有禮一些得好。
  
  他的聲音消逝在空蕩的宅邸內,回答他的,只有蕭瑟的風聲。
  
  「鬼……鬼宅就鬼宅嘛,我就不信大白天的,鬼還會跑出來亂晃!」
  
  易曉冬一咬牙,推開了古舊的大門,邁開腳步踏進杳無人煙的吉祥園。
  
  小白狐在門外偏著頭目送著易曉冬漸遠的背影好一會兒,才站起身甩了甩尾巴,悠哉地離去。
  
  

  
  
  吉祥園內四處雜草叢生,放眼望去淨是斷垣殘壁,碎磚落瓦,解體的木製家具也散得滿地都是。易曉冬小心翼翼地撿空地走了一陣,終於瞧見一棟還算完整的屋舍。他才把手伸向木門,那扇雕著花草圖樣的精緻門板就呀的一聲打開了。
  
  「……我剛剛有碰到門嗎?」
  
  易曉冬的手維持著伸出去的姿勢僵在原地。
  
  躊躇地四下張望了一陣子,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跨過門檻踏進屋內。
  
  「有人在嗎?」
  
  雖然外頭艷陽高照,但屋內卻是一片昏暗,室內的光源只有從敞開的那扇木門灑進來的陽光。易曉冬走近一張茶几,伸手往上頭一抹。
  
  「(家具放得整整齊齊的,上頭也沒有灰塵,看來這兒應該有人住。)」
  
  正當他為了這個結論鬆了一口氣之時,屋內深處卻突然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易曉冬抬頭往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瞧見了一條漆黑的走廊。
  
  「真是的,住在這裡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房子沒窗戶就算了,也不點盞燈,就不怕撞到東西嗎?」
  
  易曉冬一邊抱怨,一邊謹慎地走進那條昏暗的走廊。
  
  廊上和方才的廳堂一樣沒有窗戶,易曉冬只好就著微光,一隻手扶在牆上緩慢前進,免得在黑暗中撞上什麼東西。
  
  “嘻嘻嘻……”
  
  一個女聲在空曠的廊下響起,易曉冬雙肩一顫,停下了腳步。
  
  「那個……有人在嗎?」
  
  在他略微顫抖的嗓音消散在空中後,整條走廊沉寂了數秒,那如鈴般的女聲再度竄入易曉冬的耳中。
  
  “呵呵呵……"
  
  易曉冬嚇得臉都白了,僵在原地不敢亂動。在他的正前方,出現了一抹泛著微光的白色身影。廊上明明沒有風,身影的衣裙卻在空中飄揚,更重要的是,她的腳懸在離地面好幾吋的空中!
  
  媽呀,這裡真的有鬼!!易曉冬真是欲哭無淚。昨天被妖怪追殺,今天撞上女鬼,怎麼淨碰上這些倒楣事?
  
  “是人類,是人類欸!"
  
  “看起來細皮嫩肉的,挺好吃的樣子。"
  
  白色的身影又多了好幾道,十分高興地圍著易曉冬轉。
  
  發現鬼小姐們似乎打算把自己當成今天的晚餐,易曉冬決定討個饒,鬼只有一點比妖怪好,就是它們聽得懂人話。
  
  「各、各位大姊,小人不是有意冒犯,請、請放過小人一馬!」
  
  “嗯,該怎麼辦好呢……"
  
  “當然不能放,難得有人上門,讓他陪我們玩兒!"
  
  「小人這兒有個古鏡,請姊姊們笑納,放了小人吧。」
  
  易曉冬抬高雙手遞出那個邪門古鏡,反正他恨不得能扔了這東西,如果能拿古鏡保住小命,對他來說可是只賺不賠。
  
  “古鏡?看起來挺漂亮的呢。"
  
  “小雀,妳要嗎?"
  
  “這種小東西我才看不上眼呢。比起古鏡,我更想跟他玩!"
  
  不識貨的女鬼很快地做出讓易曉冬抖個不停的決定。
  
  「(慘啦,我難道被小白狐給騙了?搞不好小傢伙是女鬼的同夥,才那麼積極地拐我進鬼屋餵女鬼啊!)」
  
  “我們來玩吧?"
  
  為首的女鬼--易曉冬記得她剛剛被同伴喚做小雀--朝易曉冬伸直手臂,易曉冬感到腳底一浮,然後整個人不受控制地飄了起來,忍不住哇哇驚叫。
  
  “哈哈哈,這個反應太有趣了!"
  
  “讓他頭下腳上!做點奇怪的動作!"
  
  女鬼們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團,易曉冬決定在自己慘死之前,賭一把自救的方法。
  
  他舉起手隨便往一個方向一指,叫道:「啊,小白狐!」
  
  “白狐?"
  
  “哪邊哪邊?"
  
  女鬼們紛紛轉頭,易曉冬趁機把握在另一隻手裡的古鏡往女鬼小雀丟去。
  
  “好痛!"
  
  古鏡準確地砸在小雀的腦袋上,疼痛使她分了心,讓易曉冬浮在空中的法術因此失去效力。易曉冬一落地,也來不及分辨方向,就朝走廊的一端全速逃命。
  
  “欸,他跑啦!"
  
  “快追快追!"
  
  易曉冬沒膽回頭,但光聽就知道女鬼們肯定追上來了。走廊裡伸手不見五指,他想自己大概是跑錯邊了,不然早該到了方才經過的廳堂才是。即使如此,易曉冬也只能沒命地繼續逃,一路上東磕西絆地撞到了不少東西,他也全都咬緊牙根忍下痛,就是不敢放慢腳步。
  
  “不要跑了啦!聽你撞得那麼大聲,連我都覺得痛了!"
  
  “好嘛好嘛,剛剛算我們不對,不會再欺負你了,停停腳吧,小哥!"
  
  “就叫你別跑了!不能過去那邊呀!"
  
  女鬼們的聲音變得有些焦躁,易曉冬在心裡泛起了問號,他還不及細想,前方微弱的光芒就把他的注意力都引了過去。
  
  原來前方就是走廊的盡頭,那兒的門半掩著,透出微微的青綠光芒。易曉冬看到那陰森森的光芒就覺得頭皮發麻,但是比起身後的一大票女鬼,他寧願把可能性賭在那房間裡。
  
  “停,快停下!"
  
  “小哥,你的古鏡還在我手上呢!"
  
  聽著後頭傳來的陣陣鬼叫,易曉冬哪敢停下,反而加快腳步往前衝。誰知道他才撞開門衝進房間裡,腳下就被一個硬物狠狠一絆,易曉冬整個人止不住地往前跌。好死不死,他前方偏偏是一面跟人一般高的鏡子,照他這個勢頭撞上去,肯定會和鏡子兩敗俱傷,頭破血流。
  
  「(糟啦!)」
  
  易曉冬閉緊雙眼,準備迎接撞上鏡面的衝擊。
  
  破碎聲並沒有如他所預料地響起,取而代之的,是「砰!」的一聲重響,和全身撞擊到硬物的疼痛。
  
  「痛痛痛……」
  
  易曉冬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沒撞上鏡子,倒是整個人正面撞上了地板。讓他覺得更莫名其妙的是,這兒光線充足地可以讓他看清地上的灰塵,和方才陰暗的屋舍完全不同。
  
  從地板上坐起來,易曉冬莫名其妙地揉著發痛的鼻子,前頭卻陡然傳來一個女聲。
  
  「你是誰?小偷?」
  
  易曉冬朝聲音來源望去,看見一名赤髮少女望著自己。讓他安心的是,至少她的身體不是透明的,腳也好好地站在地面上。
  
  「妳好,我……」
  
  「我就在想昨晚放在桌上的桂花糕怎麼不見了,肯定是被你偷走了對吧?」少女突然激昂了起來。
  
  「欸?不是的,我--」
  
  「小賊,納命來!」
  
  少女完全不給他辯解的空間,易曉冬只看到好幾個黑影朝自己飛來,其中一個正中自己的額心,讓他兩眼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