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布拉一行人,早就轉移陣地,進駐到貝爾門峽谷邊上的一座古堡裡。城堡本來是賈布拉的家產,但是自從他父親失勢後,家族分崩離析,沒有人有錢負荷整座城堡的維修與清理。那段時間,也沒有人敢跟被冠上反叛罪名的阿蒙特家做生意,想賣都賣不掉,只能就這樣放著讓城堡荒蕪。

  笛普林閒著沒事在城堡附近的森林裡亂晃。

  被封印了魔力和語言能力的歐凡一點殺傷力都沒有,賈布拉樂得要死,繼續以辱罵歐凡當娛樂。不過,某次這個混混頭子一大早跑去找歐凡麻煩,被起床氣的陛下一腳踹中命根子後,終於發現到,手無縛雞之力的法師,火起來也是很心狠手辣。

  賈布拉氣得叫部下們痛打歐凡一頓,不過被笛普林攔下來了。

  他幫忙把歐凡抓來,可不是讓這群無賴打好玩的。在笛普林帶著他的招牌笑容對賈布拉說,如果讓他看到歐凡身上有任何一點傷,他就會解開歐凡的封印後,賈布拉就沒再踏進關著歐凡的房間一步。

  好閒。

  十分鐘前,他才剛接到皇宮來的人馬全都被騙去追著誘餌部隊跑的消息。這麼容易就被騙,皇宮的人怎麼都這麼鈍?他後來對歐凡施的法術,其實無法完全封住歐凡的魔力波動;少了魔法陣的輔助,即使是他,也沒辦法徹底壓制住擁有魔女血脈的歐凡。雖然這只是一點點小破綻,不過,只要哪個魔法師細心一點,就能發現並追蹤過來。

  上當的笨蛋們短時間內是找不到這裡的,這下子他又少了一件事做,真的很閒--

  笛普林抬頭望向南方。他感受到一股魔法的氣息。

  「看來,也不是全都那麼笨嘛。」





  城堡裡,有另一個閒到翻掉的傢伙。

  不能用魔法,不能說話,不能到處亂晃,歐凡待在權充牢房的房間裡,無聊到快要瘋掉。

  之前至少能破壞魔法陣打發時間,現在在這間什麼東西都沒有的房間裡,他真的沒半點事好做。

  他的生活只有睡覺吃飯和發呆,而發呆是現在進行式。托著臉頰,歐凡一臉無趣的望著窗外的景色,好幾次都幾乎想跳下去。

  在他閉上眼,發出今日第四十九次嘆息時,一隻有著銀色雙翅的蝴蝶從窗口飛了進來,在他面前轉著圈飛舞,翅上的銀粉偶爾落下幾粒。

  「?」歐凡疑惑的望著蝴蝶。

  他現在被封了魔力,無法感應魔力波動,當然也沒辦法分辨牠是普通蝴蝶還是哪種長得像蝴蝶的魔物。不過,他倒是看得出來,蝴蝶對他大概沒惡意。

  銀色的蝴蝶又繞著他飛了幾圈,最後靠近他,停在他的唇上。

  歐凡被這隻莫名其妙的蝴蝶嚇了一跳,但是從他唇上傳開的魔力讓他更是驚訝。蝴蝶隨著魔力的擴散而消失,而笛普林對他施的禁語咒,也隨之解開。

  然後,一個他很久沒聽到,卻熟悉到絕對不可能認錯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裡響起:「歐凡,媽媽我很忙,替我宰了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人類。」

  愛莉希朵的聲音非常好聽,歐凡卻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還好賈布拉那個白痴引走了他母親大人的注意力,不然自己連續三次上別人的當,讓愛莉希朵知道後,不被抓去教訓一頓才有鬼。

  「(……如果不痛宰這群傢伙,就會換我死無全屍吧?)」歐凡望向房門,開始思考怎樣的屠殺才能讓母親大人滿意。





  轟隆--

  「嗯?」遠處傳來了炸裂聲,在森林裡頭佈置著迎擊陷阱的笛普林,抬起頭來,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他看到了城堡的一角,冒起裊裊白煙。

  笛普林集中精神,感知到他對歐凡施下的魔法被解開了。

  「……看來,是該撤退的時候了。這種小角色策劃的行動,果然還是不行啊。」

  望了他設置到一半的魔法一眼,綠髮魔法師一揮手,把那些不完整的法術串聯起來,讓它們開始生效。既然都做一半了,當然還是要拿來妨礙一下入侵者,才不會白費工夫。至於這些東缺一塊西缺一角的魔法陷阱到底能作用到什麼程度……反正他都要閃人了,也不會太計較這個。

  「再見啦,賈布拉。」笛普林遙遙望了城堡一眼,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從森林裡消失無蹤。



  「永凍的樂園,橫越大地的夜米爾之氣息--寒冰之浪!」

  隨著咒語聲落,歐凡面前霎時延伸出一整條冰凍的氣息,被這股氣息觸碰到的任何物體,不管是走廊上的裝飾品還是賈布拉的部下,都瞬間變成白森森的冰塊。

  魔法成功了,但是歐凡還是轉頭就跑。

  他在這座城堡裡,不停的重複著施法→落跑→施法→落跑的迴圈。

  愛莉希朵幫他解開了語言的禁錮,卻沒解開他被封印的魔力。光靠詠唱咒文施放的魔法,威力實在強不到哪裡去。以寒冰之浪為例,雖然現在成功的凍住了對方,但是要不了多久,冰層就會開始溶化變薄,被他變成冰柱的倒楣鬼破冰而出是遲早的事。

  身為法師,他真的很不擅長打這種拉鋸戰。四處逃竄和施法大大的消耗了他的體力和精神力,歐凡已經累到隨時可以站著睡著。

  望著雙手手腕上被笛普林印上的咒痕,歐凡深深覺得,他的魔女老媽根本是在懲罰他連續輸給綠髮法師三次,才會叫他在魔力被封的狀態下和一群混混打架。

  「魔女之子在這裡!」

  歐凡跑過一條岔路,右邊的人看見他的身影,大叫著招呼夥伴。

  「該死!」前方也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陛下連忙拐進左邊的走廊,但是跑沒幾步,他眼前又冒出了一票手持刀劍的傭兵。

  無計可施之下,歐凡只好撞進右手邊的房間裡,迅速詠唱簡短的魔法鎖住門。

  門外傳來傭兵們乒乒碰碰想撬開門的聲音,歐凡有些焦躁的環視了整間房間一圈。這間空蕩蕩的房間,根本沒有障礙物能讓他隱蔽自己,或者拿來當爭取頌咒時間的籌碼!

  可惡,都是一時大意才會被逼進這個死角!

  歐凡煩躁的扯著自己的銀髮,隔開陽台和房間的窗簾被風吹得啪答作響,讓他覺得更加煩躁。歐凡走近窗簾,腦袋閃過可以把它燒得精光的咒文,還沒實行,外面的傭兵就把門給撞開了。

  「沒地方跑了吧?你這隻喪家之犬!」賈布拉在傭兵環繞之下,和歐凡隔了老遠的距離噴著口水吼道。「你乖乖的給我滾回房間去,我就原諒你這次;不然,我可不保證能幫你留下幾根手指頭!」

  「白痴才會回去給你關!」雖然知道口水噴不到自己,歐凡還是往後退了一步。「誰說我沒地方跑了?」

  銀髮的陛下退到了陽台的欄杆邊緣。

  賈布拉察覺到他的意圖,忍不住慌張了起來。陽台外並不是徹底的死路,如果有人有勇氣跳下幾百公尺的城牆的話。

  「馬上抓住他!不能讓他跳下去!」

  開玩笑,人質要活的才能當籌碼,要是讓歐凡掛了,他還跟皇宮談什麼條件?

  不過,衝過房間的傭兵們還是慢了一步。歐凡俐落的站上欄杆,凜然的回頭向他們一瞥。銀色的長髮隨著風散亂的飄蕩,在夜色下像是會發光一樣,好幾個傭兵一時之間都看呆了。下一瞬間,歐凡毫不猶豫的往外倒下身子。

  跑到欄杆邊的賈布拉,只能看著那抹燦爛的銀色被底下的黑暗吞沒。




  歐凡在下墜的疾速中,試著詠唱風的咒文。但是風壓讓他出口的聲音散逸得很厲害,而他又無法使用魔力凝聚風。

  正當歐凡覺得自己會跌成一團肉泥時,他的身邊聚來了一陣風,緩和了他落下的速度。然後,他落在一個東西上頭。

  「賽安!」歐凡驚喜的喊著他的黃金龍。

  巨大的黃金龍在夜空中翱翔,背上還載著葛蘭德一票人。剛剛施法用風接下歐凡的佐依洛得意的想湊過去歐凡旁邊,卻因為不習慣龍背上的晃動一直徒勞無功。

  「主人,你沒事吧?」看到歐凡從城堡高塔上直直掉下來,賽安都快嚇死了。他們被森林裡一堆莫名其妙的魔法陷阱耽擱,一直到天黑才來到城堡附近。誰知道一靠近城堡,看到的就是這種幾乎讓他心跳停止的畫面?

  「廢話,你以為我是誰?」

  見到好幾天不見的朋友們,歐凡終於鬆了口氣,心裡感動得要死,但是他當然不會把這些表現在臉上,努力維持著平常的態度面對這群傢伙。

  「還真敢說呢。是哪個笨蛋被綁架的呀?」伊莎柏琳笑得開心,她好久沒跟歐凡互相諷刺鬥個嘴了,不趕快鬧歐凡一下她會內傷。

  「--囉唆!」被戳中他最在意的恥辱,即使是伶牙俐齒的陛下,也沒辦法出言反駁。

  歐凡撇開臉不理笑得很賤的女伯爵,卻正好對上另一邊葛蘭德望著他的視線。

  思考定格了二三秒,歐凡對離自己最近的葛蘭德,舉起被烙上咒痕的二隻手腕。

  葛蘭德沒花幾秒就了解他的意思。公爵靜靜的伸出二手握住歐凡的手腕,用拇指輕輕劃過發著光的魔法文字。隨著他的動作,咒痕漸漸變淡,而後消失。

  歐凡抽回雙手,轉了轉有點僵硬的手腕。魔力流動被封印,對他來說就像血液受到阻塞,無法順利流通般的難過。

  「賽安,自己穩住。」歐凡冰藍色的眼眸中閃過危險的光芒,葛蘭德知道他要大開殺戒了,稍稍退離了一點距離,不打算讓自己的鎮魔之力妨礙他修理那群抓去千刀萬剮都不為過的混蛋。

  賽安隱隱聽到好幾個很恐怖的咒文在身後響起,他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看到十幾道粗大的紫色雷電砸在剛剛歐凡跳樓的塔頂,一團巨大的火焰跟著在同一個地方炸裂,魔法能量爆發的炸裂音加上高塔崩裂的聲音大概在十公里外都聽的到,爆炸引起的強烈旋風讓賽安險些栽落地面。

  「雜碎們!好好享受我送你們的回禮吧!」

  歐凡完全不受到風阻的影響,在賽安背上站得筆直,右手掌心發出耀眼的閃光,十幾個魔法陣同時出現在賽安附近的空中,一齊散發著妖異而強烈的光芒。

  希隆認真的覺得,在魔法陣的映襯下,歐凡看起來簡直就是個準備毀滅世界的大魔王。

  在十多個魔法陣一起發出的高級魔法之下,偌大的城堡,崩塌得灰飛湮滅也只是一眨眼的時間而已。

  很久沒有目睹歐凡破壞力全開的表演了,伊莎柏琳跪坐在賽安背上,望著下頭變成一團巨大煙塵的城堡原址,覺得她真的沒有白跟來。





  半空中,傳來了一陣拍手的聲響。

  「美人生氣果真是不同凡響啊。」

  歐凡馬上轉頭向這個輕浮聲音的來源望去,果然是那個該死的王八蛋。

  「笛普林!」剛砸完一堆高級魔法,雖然感到有點脫力,歐凡還是咬牙切齒的吼出綠髮法師的名字,恨不得把這個傢伙拿去餵龍(當然,即使是主人的命令,賽安也絕不吃人)。

  「綁架歐凡的綠毛法師!」希隆也跟著大叫。這個害他被賽安咬的罪魁禍首!

  接收到眾人投來的,超級不友善的目光,笛普林還是無謂的笑著。

  「現在似乎不是約會的好時機呢。陛下,我們有緣再會吧。」漂浮在空中,笛普林做出脫帽彎腰的姿勢對歐凡行了個禮。「啊,對了,你的嘴唇很美味,謝謝招待ˇ」

  十多道閃電劈過去,笛普林的身影卻早一步消失得無影無蹤。

  「給我滾回來讓我宰了你!這個混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