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莫哲森林裡,由葛蘭德帶頭,希隆和佐依洛各自領著皇家騎士團與宮廷法師中的菁英部隊,快速而無聲的向目標地移動著。

  葛蘭德不時讓隊伍停下來,跟佐依洛確認前進的方向和偵查魔法所顯示是否符合。換上輕便裝束的伊莎柏琳,腰間繫著柄細劍,神色認真的感受著四周的魔法氣息。賽安跟在她身邊,看來有點緊張,要不是眾人擋下,他其實想直接以龍型飛過來救人;黃金龍有天生的龍威,普通人根本無法抵擋那種沉重的壓迫感,因此對賽安來說,人類對手都是不堪一擊的。但是葛蘭德提醒了他--敵方法師的能耐,連歐凡都上了當。忌於那個實力不明的法師,他才以人型的樣子,跟著眾人步調緩慢而謹慎的前進。

  「就是那邊--」隊伍再一次停下來。佐依洛伸出手指向林木間依稀可見的一棟磚屋。看起來似乎很久沒有人住了,牆腳長著高高的雜草,樹藤都爬上了窗沿。但是,磚屋附近的土地,卻有著好些凌亂的足跡。

  希隆把手放上劍柄,繃緊神經注意著四周的動靜,比著手勢吩咐騎士團團員散開包圍住小屋。而法師們也訓練有素的,以長年來和騎士們合作的默契,配置好人手跟隨騎士團進行包圍。

  伊莎柏琳望到那布滿灰塵的窗內有模糊的黑影晃過,連忙扯了扯希隆的手臂,騎士團長馬上對大夥兒打出了安靜的手勢。等了一會兒,發現黑影似乎沒有注意到他們,希隆回頭徵得葛蘭德的同意,才發出收攏包圍網的指示。

  「伊莎,妳留在葛蘭德旁邊。」希隆用氣音囑咐想跟著他前進的女伯爵,得到了她一記白眼。儘管不滿,伊莎柏琳還是聽從希隆的話,沒有繼續跟著靠近磚屋。

  沒多久,騎士們已經貼到磚屋的外牆附近。希隆深吸了一口氣,提起衝鋒的精神,右手朝他的團員們一揮,就踹開磚屋木製的門板,帶頭衝進屋內。門板破裂的聲響就像一聲號角,劃破了寧靜沉重的氣氛,騎士們雜沓的腳步聲隨之響起。



  葛蘭德公爵平常不是待在後頭,只看不動手的那種人。

  但是他現在只是站在林木隱蔽處,望著騎士團和法師團攻堅磚屋的行動。

  他總覺得不太對勁。葛蘭德不像他表弟歐凡那樣,能從細微的魔法流動感覺到週遭的狀況,不過,他就是直覺感到不對。

  這座森林太過安靜,安靜得不像久未住人的這裡,有了新的住戶入住。

  在他考量著最壞狀況的時候,希隆衝出了磚屋,帶著一臉難看的表情靠近他。

  「裡面根本沒有人!窗邊那些晃來晃去的影子,都只是用繩子綁在天花板和地板之間的麻布袋!」騎士團長急促的報告。

  「看來,我們被擺了一道。」佐依洛不甘心的揉碎了手上的信封。

  此時,磚屋所在的坡道下方,響起了一陣馬蹄聲。

  「別讓他們逃了!全員,回去牽馬立刻追上他們!」騎士團副團長康耐夫扯著嗓門大吼。

  他們的馬都栓在離這裡大概五百公尺外的小徑上,想要牽了馬再來追人,幾乎已經不可能追得上。不過,事關國王性命,追不上也得追!

  騎士們健步如飛的衝往林外,法師們也努力的邁開步伐跟上。

  伊莎柏琳望著眼前三個男人,沒有一個有任何動作,連向來動手比動腦快的希隆也只是站在原地。接收到伊莎柏琳質疑的視線,佐依洛喪氣的據實以告:「這種距離,根本不可能追得上。就算馬栓在這裡,要追上都有困難,更何況……」

  恐怕,另外二個傢伙也有著和他同樣的想法。他們有過實戰經驗,很清楚如何判斷狀況。

  不過,女伯爵很不滿意這種不戰而敗的喪氣話。

  「嫌馬不夠快?我們有賽安不是嗎!」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點?伊莎柏琳小姐,妳真是冰雪聰明--」眼看佐依洛又要開始當起讚美詞字典,伊莎柏琳連忙揮手要他住嘴。

  「賽安?賽安呢?」四處看了一圈,金髮的青年人卻不知道去哪了。伊莎柏琳急得跺腳。

  「不用追了。」葛蘭德冷靜的出聲,惹來伊莎柏琳一記狠瞪。「那群人,八成只是誘餌。」

  「誘餌?」

  「那種實力的法師,不可能連防堵追蹤魔法的技術都不會。」葛蘭德指的是笛普林。「恐怕是故意讓我們追蹤到這裡來的吧。既然如此,他們就不可能等到我們來了之後,才在我們視線所及的地方慌忙離開。」

  「所以說,他們早就走了?」伊莎柏琳忍不住激動得提高音量。連這個線索都摸不著邊,那他們還有什麼辦法找得到歐凡?

  「很有可能。」葛蘭德在見到笛普林的時候,就知道這次的事情不是能簡單解決的。但是,這棘手的程度,幾乎讓他也要失去冷靜。要是正面衝突,他的鎮魔之力可以封死所有法師的魔法,當然包括了那個綠髮法師。可是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哪裡,空有鎮魔之力,有什麼用?



  眾人陷入一陣沉默,四周的空氣也跟著沉重起來,直到一串咳嗽聲從磚屋裡傳了出來。

  四道目光集中的磚屋門口,出現的是滿臉灰塵的賽安,金髮都變得灰撲撲的。

  「賽安,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伊莎柏琳湊上前,遞出手帕給他擦臉。

  「我在裡面跌了一跤,撞進一疊麻布袋裡……咳咳。」賽安抹乾淨一張臉,然後衣領被伊莎柏琳一扯,強迫他彎下腰來,一頭金髮被伊莎柏琳用言咒術憑空叫出的一堆水沖得溼透。「裡面,灰塵好多。」賽安跟隻小狗一樣,用力的左右甩了自己濕答答的金髮好幾下,女伯爵連忙退後閃避他甩出的水珠。

  「你跑進那裡面幹麻?我可是仔細的找過一遍了喔。」希隆確信他們家陛下沒有在這棟磚屋裡。就算他腦袋不好,但是對於幹架或搜索等體力勞動可是很有自信。

  「我知道……」賽安有些落寞的眨了眨金色的睫,隨即提起精神來。「可是,我感受到主人的氣息了。他在這裡待過,而且,我現在還感覺得到,主人的氣息從這裡一直延續出去……」賽安望向貝爾門大橋的方向。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無不為之一振。「有辦法追蹤?」葛蘭德確認清楚賽安的意思,得到賽安肯定的點頭後,迅速的做出決定。「我們追。」

  「那騎士團跟法師們怎麼辦?」

  「沒時間叫他們回來了。就我們幾人去,人少一點也比較好躲避對方的耳目。」



  伊莎柏琳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望向騎士團長。「希隆,難得你這次這麼冷靜。」

  她指的是,騎士團長沒有慌張的跟著他家騎士們衝去牽馬追人。

  「咦?」騎士團長有點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鼻頭。「我只是覺得葛蘭德好像有什麼想法,所以在旁邊等看看他要說什麼。」

  這種情況,就是所謂的野生動物的直覺?伊莎柏琳覺得,偶爾,希隆那直線思考的腦袋也是有他的好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