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隆回到棕櫚廳的時候,費提斯已經從騎士團那邊回來,坐在一張桌邊喝起茶來了。

  皇家總管對於這類用權勢打壓弱小的把戲很是擅長,騎士團那邊絕對一點風聲都傳不出去。

  「佐依洛說,是貨真價實的銀髮。」希隆有氣無力的把那撮銀髮遞還給總管。

  「……果然。」

  「果然?費提斯,你真的認為歐凡被他們綁架了?」希隆在另一張椅子坐下,緊張的問。

  「也不是。我只是認為,這束銀髮不太可能是假貨。」費提斯瞅了手上的銀絲二眼,把它們塞回恐嚇信封裡。「這封信的寫法很慎密,不是那種虛張聲勢的要脅,所以不太可能會用假髮來混過關。」

  「所以說,那是歐凡的頭髮嘍?」接話的是一個有點急促的女聲。

  費提斯和希隆回過頭,看到伊莎柏琳倚在門邊,呼吸還有點喘。

  「伊莎!」希隆雖然驚訝女伯爵的出現,還是趕緊站起身讓出椅子,自己到牆邊另外搬張椅子來坐。



  「我聽說你這個笨蛋拿著銀髮跑去找佐依洛,就過來看看。」伊莎柏琳在希隆讓出的椅上坐下。「唉,夏天真麻煩,走個路也熱成這樣。『吹點涼風來吧!』」因應女伯爵大人的言咒術,窗邊吹進來一陣涼風,拂過她布著細汗的額。

  雖然伊莎柏琳裝得一副悠閒模樣,但是旁邊二個青年早把她的焦急看得一清二楚。笨蛋(=希隆)都看得出來,她是聽到消息後就馬上飛奔過來的。

  「伊莎柏琳女伯爵,您的消息還真是靈通。」費提斯替她斟了杯茶。

  「呵呵,安雪家的情報蒐集速度,可不見得會比總管您差。」伊莎柏琳端起茶喝了口,然後皺了皺眉。那不是她習慣喝的紅茶;費提斯泡的,是冒著清淡香氣的香片。

  混蛋歐凡,我的味覺都被你干擾了啦,還不快點滾回來!「那麼,到底出了什麼事?」

  費提斯聳了聳肩,把所有來龍去脈據實以告。



  「被綁架?歐凡這個蠢蛋!」伊莎柏琳把粉拳捶上桌面,希隆連忙扶住茶杯茶壺免得它們摔到地上。

  「冷靜點。就算那銀髮是真的,也不見得是陛下的。」費提斯鎮定的喝著他手上的茶。「或許魔女是他們的同夥,也或許他們裡面有人認識魔女,更或許,是在什麼黑市裡買到魔女的銀髮也說不定。」

  聽到費提斯的分析,希隆鬆了一口氣,但是伊莎柏琳卻依舊沉著臉。

  「這樣不是更複雜嗎?我倒寧願能確定歐凡真的被抓了。」

  「喂!伊莎,妳幹麻詛咒歐凡啊!」希隆驚訝的轉頭望向她,卻被伊莎的食指用力戳了額頭。

  「笨蛋!如果確定歐凡被這群人綁架,我們就能想辦法一邊跟他們周旋,一邊救人。但是現在根本不知道事情是真是假,很難做出適當的對應啊!」女伯爵沒好氣的說明,一旁的費提斯對於多了個有腦袋的人加入討論,感到有些欣慰。

  「是喔……那,現在該怎麼辦?」騎士團長不擅長思考,只能跟旁邊冰雪聰明的二人詢問實際的行動該怎麼做,沒發現這個問題卻是最難回答的。

  「……也不是沒有辦法可想,但是,這件事情不是單靠我們就能處理的。我們幾個可不足以代表皇宮跟對方周旋。」他只不過是個小小的總管,並沒有實際的官位;旁邊二隻,一個是武官的騎士團團長,另一個,是因為紋之瞳能力而獲賜爵位的女伯爵,每個都不具做決策的權力。

  「唉呀,總管大人,您何時變得這麼膽小?」伊莎柏琳扇著扇子,風涼的諷刺。

  「別取笑我了,伊莎柏琳。」費提斯難得直呼女伯爵的名字,讓她不禁換上認真的眼神聽他說話。「以歐凡朋友的身份,我們三個可以幫他處理很多事。但是,我們的權力是來自於陛下的信任,充其量,也只是站在類似幕僚的位置上罷了。這種重大的決策,我們哪一個,都擔當不起。」

  伊莎柏琳沉默了。他們三個,是從歐凡一進宮,就以伴讀的身份陪在他身邊,從陌生變成熟稔,一直支持著歐凡到今天。七年來,不管維爾榭洛發生什麼事,他們都站在歐凡身邊,伴著他和維爾榭洛一起闖過去。她有自信,他們三個,絕對是皇宮裡對歐凡最為忠誠的人,不是愚忠,而是朋友和朋友間的信任和扶持。

  但是,現在歐凡不在。他們三個該怎麼做?

  她多想封鎖消息,就他們幾個處理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絕對會做出對歐凡最有利的決定。要是交給那些各懷鬼胎的大臣,天知道他們會不會樂得讓魔女之子下台,照對方的話拱葛蘭德上台當國王?

  「……葛蘭德。」伊莎柏琳從唇縫中擠出公爵的名字。

  「葛蘭德公爵嗎?」費提斯瞥了希隆一眼。「公爵大人可是被希隆列為嫌疑犯呢。」

  「我才沒有!那明明就是你說的!」騎士團長反應激烈的抗議。

  「歐凡不在的話,有權力做這種決策的沒幾個人。我爺爺已經退出權力核心很久了,沒辦法拜託他;方達爾特宰相普通對歐凡很好,但是他更重視維爾榭洛的利益,交給他也不妥。剩下的其他大臣都是垃圾,能相信的,只有葛蘭德。」伊莎柏琳難得收起她的不正經,神色嚴肅的望著費提斯,徵求他的意見。

  「的確。而且要是陛下出事,葛蘭德公爵是第一順位的王位繼承人,國王不在時,理應把事情交由他代理。」

  「費提斯,你幹麻三句不離葛蘭德和王位?」希隆不解的問。「他明明就對歐凡超有義氣的。葛蘭德是哪裡得罪你了嗎?」

  「這個嘛……」費提斯故做神秘的頓了頓。「因為大家都很相信他,所以我要負起質疑的責任。」

  「我搞不懂你的邏輯。」希隆雙手一攤。

  「你要是懂了就不叫希隆。」伊莎柏琳在一邊笑著諷刺他。

  希隆瞪了伊莎柏琳一眼,放棄反駁。「所以,現在要把這封信交給葛蘭德?」

  「嗯,只有這樣做了。」費提斯的眼角描到從偏廳走出來的人影。「亞蘭緹,麻煩妳去請公爵過來,還有,去一趟翠風殿找賽安。」

  「是的。」總是在需要她的時候準時出現的侍女,帶著她一貫的笑臉對三人輕鞠了個躬,快步走出棕櫚廳。

  「亞蘭緹她真的很炫。」在騎士團長的腦袋裡,亞蘭緹是維爾榭洛皇宮最最最神秘的人。

  「我比較擔心賽安。」伊莎柏琳托著臉頰,眼神望向窗外。「他知道歐凡可能被綁架的消息後,說不定會為了找主人,把整個凱墨雷特城翻過來喔?」

  希隆和費提斯對視一眼。

  伊莎柏琳的預測實在太有可能變成事實了。那隻戀主癖的黃金龍可是有著不輸他主人的破壞力。

  「就算不告訴他,我覺得他明天就會開始炸城找人了。」費提斯想起翠風殿裡傳出來那一天比一天強的不祥氣息,腦中演練著該如何安撫那隻龍。

  「至少我們可以拿葛蘭德擋。」騎士團長很沒良心的把長官當成擋箭牌。




  「維爾榭洛不可能答應這種要求。亞蘭緹,把信封送去給佐依洛,試試看能不能追蹤出發信人的地點。」葛蘭德才剛看完信,就迅速的做出決定。

  「好。」

  一邊聽完費提斯委娩的轉述的賽安,才一張嘴就被伊莎柏琳一句『安靜、不准動。』給強制壓制住,只剩一雙眼神塞滿怒火和不甘心。

  吩咐完亞蘭緹的葛蘭德陷入了片刻的沉默。黑髮的公爵在腦裡回溯起影街出事當天的情形--



  解決掉只剩一頭的西德拉分身,葛蘭德讓皇家騎士團散開去清除獸魔,自己早早回來廣場。但是到了目的地,卻看到廣場中央,那本該會有等待著他們的王的地方,站著一名他不認識的綠髮魔法師。

  笛普林笑了笑,完全無懼於葛蘭德散發出的敵意。

  「看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葛蘭德公爵了?鎮魔之力果然很強烈。」

  「你是什麼人?歐凡呢?」葛蘭德不理會他的招呼,直接切入問題核心。

  「歐凡?是指國王陛下嗎?」笛普林偏了偏頭,依舊是那份看來無害的笑臉。「聽說陛下也是名厲害的魔法師,怎麼會容許你待在他身邊?對法師來說,魔力流動就和血液的流動一樣重要,而擁有鎮魔體質的你,卻會阻礙魔力的流動。」

  「……他到底在哪裡?」葛蘭德的眉頭聚攏了幾分,眼神中隱隱透出殺氣。

  「欸,別激動嘛。我怎麼會知道國王陛下在哪裡呢?國王,不都是待在皇宮裡的嗎。」笛普林明白自己的話已經有了效果,對葛蘭德一欠身。「小的先行告退。」

  葛蘭德還來不及阻止,笛普林的身影就隨著地面上亮起的魔法陣消失無蹤。

  在離他這麼近的地方,還能輕鬆的使用空間移動,更何況,他剛剛還因為警戒而暗暗調高了鎮魔之力。葛蘭德直覺,這個法師的實力不容小覷。





  「很有可能是那一天在影街鬧事的人做的。」葛蘭德對眾人轉述起這一段事件,當然,省略了他和綠髮魔法師的對話內容。

  「綠髮的魔法師?」希隆失口大喊。「那一天我和歐凡有碰到他!他還在酒館裡和歐凡聊得很開心……!」

  可惡,他居然一時大意讓對方輕易的接觸到他家國王,還沒有一絲懷疑!

  「……希隆,魔犬和黃金龍,你喜歡哪個?」費提斯臉上彎起幾乎可以殺人的笑容,希隆只覺得背脊發涼,一邊的伊莎柏琳還特地把賽安的頭扭向希隆的方向。

  「可以都不要嗎?」希隆怯怯的提問。

  「不行。」

  希隆看著費提斯,瞬間覺得他青梅竹馬的好朋友此時真像手持鐮刀的死神。

  「賽安,你可以咬他。」伊莎柏琳拍拍賽安的背,解除言咒術。





  一陣慘叫與東西碰撞的聲響後,希隆帶著好幾個被小龍型態的賽安咬的齒痕,狼狽的回到會議中。


  「這幾天我派人去影街調查過,問到了不少蛛絲馬跡。」葛蘭德看著希隆拔開咬在手臂上的小黃金龍,繼續說道。

  「最後得到的消息是,這批傢伙的據點似乎在凱墨雷特北邊。如果佐依洛查出來詳細地點的話,馬上就能派兵去制服他們。」

  原來葛蘭德早就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

  伊莎柏琳瞬間覺得安心了許多。葛蘭德雖然什麼都不說,但是總會靜靜的把該辦的事完美的搞定。她可以理解,為什麼公爵在大臣間的支持度這麼高了。要是換成歐凡碰到這種事的話--


  "什麼?葛蘭德不見了?他終於滾回梅洛恩郡啦!聯絡梅洛恩郡,叫他們好好迎接公爵回去,最好把公爵服侍到再也不想回王都來!"銀髮的王會一邊大笑一邊啟動搜尋魔法(確定公爵是不是真的回梅洛恩去了),然後輕易的發現葛蘭德所在地,因為整個王國只有葛蘭德的鎮魔之力能讓他的搜尋魔法無效。

  然後,公爵失蹤第一天,歐凡就會騎著黃金龍轟轟烈烈的把敵人本陣給炸爛,成功營救人質(反正公爵的鎮魔體質能讓他倖免於陛下的全力轟炸之下)。



  --嗯,十分有效率也十分擾民。但是這樣比較似乎很不切實際。伊莎柏琳把飄得很遠的想像揮開,集中精神在眼前的會議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