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人馬在影街裡,井然有序的移動著。

  他們前方的視線裡,出現了一群獸魔。這群獸魔,正把幾個持劍抵抗的影街居民圍在中間,玩弄性質的攻擊著他們,似乎把他們當作打發時間的玩具。

  察覺到有其他人靠近,為首的獅類獸魔揚起脖子,正準備發出威嚇的嘶吼時,一道黑色的人影閃過,那顆鬃毛散亂的獅頭就這樣落地,還伴隨著幾顆附近獸魔的腦袋。

  獸魔群慢了一拍,終於發現這群人類不是可以輕敵的對象,紛紛亮出尖銳的爪和白森森的牙,迎上後頭拔出劍的兵隊。

  面對受過訓練的軍隊,獸魔們根本不是對手,很快就被消滅。

  「謝、謝謝……。」獅口餘生的幾個人,驚悸猶存地用打結的舌道謝。

  「這些獸魔是從哪來的?」

  「安特雷……廣場。」一名男子因為撿回一條命,鬆了口氣跌坐在地上,雖然有點口齒不清,還是努力的抬起手指向廣場的方向。

  領隊的青年用那雙沒什麼溫度的冰藍色眸子掃向男人指的方向,然後回過頭,對部下們發出繼續前進的命令。




  安特雷廣場上,希隆閃躲著西德拉那十二顆想咬死他的頭和不時掠過身旁的魔法球,打的很綁手綁腳。

  明明有好幾次能一劍砍下敵人腦袋的機會,但是他卻不能這樣做。希隆左支右絀的攻擊著西德拉,試圖牽制牠的攻擊,但是不管他的寬劍在蜥蜴頭顱上留下多深的傷口,只要幾分鐘,巨獸的傷口都會再生痊癒。

  「搞什麼鬼啊,你是小強嗎?」

  曾經,騎士團長的口頭禪是『世界上沒有我砍不死的東西!』。

  不過,自從某次宮廷法師去廚房幫忙除蟲,卻意外召喚出滿坑滿谷頭上有二根毛的黑色蟲子,最後找上皇家騎士團幫忙善後之後,騎士團長的名言就改成『除了小強,世界上沒有我砍不死的東西!』。

   希隆閃過一張蜥蜴大嘴,在牠從身旁擦過的瞬間,抓住牠頭上突起的疣,手臂使力一躍而上那顆頭頂。

  「這招怎樣!」希隆高舉手中的寬劍,對準血紅色的大眼刺了進去。西德拉發出巨大的哀嚎,脖頸劇烈的扭動,希隆死抓著他的劍,試圖把它拔出來。他好不容易才在沒有支力點的情況下把劍拉起幾公分,就被這顆瞎了一隻眼的蜥蜴頭一個甩動,連人帶劍的給扔了出去。

  「唔哇!」希隆俐落地在空中翻轉身體,帥氣落地,卻在下一秒滑倒的很難看。因為之前獸魔破壞了廣場的噴水池,現在地面上四處蔓延著漏出來的水。希隆在心中暗罵那些該死的獸魔,從水塘裡站起身,回頭望向巨獸。

  西德拉那隻被希隆刺瞎的眼睛噴著青藍色的血液,另一隻眼憤怒的漲成了暗紅色。紅色的眼睛卻流出藍色的血,這真詭異。希隆如是想。

  但是,還沉浸在攻擊奏效的喜悅中的騎士團長,很快就發現到事情大條了。

  除了那顆獨眼的腦袋,其他十一顆頭顱的眼睛也發出不祥的紅色光芒,一齊瞪著他。

  --完了,看來我真的惹火這傢伙了。希隆想都沒想,馬上拔腿逃離巨獸,他的身後跟著響起一串魔法炸裂的聲音,還有好幾顆西德拉吐出的魔法球掠過他身邊,爆風的推力衝擊著他的背,幾乎要讓他向前撲倒,希隆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這陣爆風讓他得更快了。

  「幹的好啊。」西德拉的怒火全往希隆身上招呼過去,突然清閒下來的陛下,對拼命逃跑的騎士團長比了個拇指,而騎士團長抬起左手遙遙回給他一個中指。

  歐凡聳了聳肩,難得沒和他計較。趁著這個空檔,他集中精神,開始施放起反擊的準備。

  希隆腳底下突然出現了一圈魔法陣,以為是西德拉的攻擊的他嚇了一跳,奮力狂奔,卻發現魔法陣緊緊跟著他,甩都甩不掉。他回頭想跟歐凡求助,卻發現歐凡正對著他擺出施法的姿勢,這才想起來,腳底下那個讓他覺得有點眼熟的圖案,是歐凡拿手的高級防禦術.靈方陣。

  靈方陣和普通的防禦法術不同,它有著一點物理結界的特性,施放了以後會在受術者四周形成隱形的牆,可以直接衝去撞人。希隆被陛下惡意衝撞過,很痛。那時他額角上腫起的包,過了二個月才完全消去。

  因此,就結論來說,陛下是為了攻擊才特別勤奮的練習靈方陣的。知道這個殘忍的事實後,宮廷法師們無不嘆氣。他們多希望陛下能學點造福人群的法術,而不是繼續精進他的破壞力。

  「希隆,不要亂跑了,回去砍了那個雜草巨獸!」歐凡右手握拳伸出拇指,在自己脖子前比出割喉手勢。

  「你腦子壞啦!我可不想讓牠變成一百顆頭!」希隆停住腳步,和歐凡隔空大吼。西德拉丟來的七彩魔法球撞上靈方陣後,全都不聲不響的消失,讓希隆終於有時間能好好喘口氣。

  「放心啦,我有辦法,你只要負責剁下牠的腦袋就好了!」

  望著歐凡自信滿滿的模樣,希隆陷入了天人交戰。雖然上次吃過癟,但是歐凡現在那一張笑臉他很熟悉--那是當陛下做好了萬全準備,開始搞破壞時,總會帶在臉上的自信笑容。

  「你說的喔!」沒思考太久,希隆再度邁開步伐,往西德拉直衝而去。在他的記憶裡,每次歐凡笑得這麼燦爛的時候,不管做什麼都沒出現過失敗的結果(換句話說,就是每次都能鬧出一場華麗的災難)。騎士團長向來不習慣做太困難的思考,這種時候,只要相信歐凡、往前衝就是了!


  希隆身手矯捷的竄到西德拉附近,讓魔法球無法近身的靈方陣好用到不行,連西德拉低下頭來咬他,都會被撞開。

  他再度回頭望了歐凡一眼,想做最後確認。歐凡手中聚集著一個紅色的小型魔法陣,接收到他詢問的目光,挪出左手,四根手指握拳,拇指向下一比。

  嘆了口氣,希隆一咬牙,握緊手上的劍柄,快步衝向西德拉,習慣性的抬劍格檔掉幾發對著自己直衝而來的冰柱與風刃球後,希隆跳上了西德拉的背部,從牠的死角,一劍砍下西德拉的一條脖頸。被砍下來的頭,落到地面後還像被撈上岸的魚一樣掙扎跳動了幾下,而西德拉的傷口切面,湧出了大量的青色血液。

  但是從希隆所站位置的距離,可以清楚的看見,那道平整的傷口,已經有肌肉組織扭動著,開始再生了。

  「喂--」希隆緊張的抬起頭打算對歐凡興師問罪,眼前那個只剩下根部的脖子卻亮起一陣紅光。

  遠處,歐凡看著他的魔法陣精準的安置到正確的位置,忍不住揚起滿意的笑容。

  他把魔力注入手邊的的魔法陣,讓成組的魔法陣把魔力給傳送過去。

  「希隆,閃遠一點!」

  歐凡的警告聲還沒落下,安在西德拉傷口上的火紅魔法陣,就爆出了一團赤紅的火焰,高溫的火舌淹沒了那截短短的脖子。西德拉發出悽慘的嘶吼,巨大的身軀因痛楚而搖晃著。

  而那團由魔力引發的火焰爆發得快,消失得也快,不到半分鐘,火焰就往內壓縮,漸漸縮小消逝。

  早早跳離西德拉,閃得遠遠的希隆,站在一邊警戒地盯著巨獸還冒著白煙的傷口。那道傷口被火焰燒的焦黑,呈現完全的死寂。

  「嘿嘿。」歐凡得意的要命,他的推測果然沒錯。

  西德拉雖然會吐火球,但是牠自己對火卻沒有抵抗力。所以攻擊在牠身邊亂轉的希隆時,西德拉各種魔法都用了,就是沒有使用火球。

  發覺到這一點後,他才想起來,小時候,他在家裡的怪物圖鑑上看到過西德拉的記載。書上寫著西德拉是陸獸,但是他明察秋毫的魔女媽媽愛莉希朵卻在一邊的空白處,用粗字大大的眉批「愚民!西德拉是九頭海獸啊!這麼笨,用妖籠草的酸液洗乾淨眼睛後再來寫書吧!」

  海獸都有個共同的弱點,就是怕火。西德拉本來的再生能力就不容小覷,現在又因為附近環境對牠有地利(噴水池被獸魔打壞、水流滿地的情況,正適合海獸)而更難對付,但是只要拿火去烤牠,就能封死牠的再生能力!

  --還好我有想起來,要是不小心死在西德拉手下,老媽搞不好會用死靈法術把我從冥府拖回來狠狠修理一頓。

  想到那比死還可怕的刑罰,歐凡身軀一顫,重重的嚥了口口水,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讚啊!西德拉的再生能力失效啦!!」希隆興奮的幾乎要跳起來。他終於在這場變數連連的戰鬥中,看到獲勝的希望之光。



  歐凡的火球陣奏效,二人的士氣瞬間大振。希隆衝上前又砍下西德拉一顆頭,歐凡馬上跟著燒灼傷口,默契一百分,九頭海獸只有哀嚎的份。

  「長不出來了吧?我說到做到,這回真的會幫你把頭剃乾淨的!」希隆囂張的開始落狠話,完全忘記之前的狼狽。他握緊寬劍,迅捷地閃過幾張朝他而來的血盆大口,咻咻咻的連砍下三條蜥蜴頭。

  「白痴!你砍太快,我會來不及燒啊!」後頭的歐凡提高音量罵。認識七年的默契,都比不上希隆一嗨起來、即使沒有人也能發作的人來瘋。現在連他腳下都是從破裂的池緣不斷湧出的池水,站在水裡施展火魔法可費力得很。

  西德拉三條脖頸掉在水裡,歐凡忙著集中精神,對著第一個傷口炸上火球陣,接著進行第二個,沒有注意到遠方地上有一條蜥蜴頭消失在淺水波中。

  「嘿嘿,拍謝啦。」希隆回過頭給歐凡一個沒有半點歉意的調皮笑臉,卻猛然看到歐凡身後的水灘浮起不尋常的波紋。

  「歐凡!後面!」

  希隆的大吼,讓歐凡從施放魔法的失神狀態中清醒過來,但還是來不及對他身後疾速竄出的那顆蜥蜴頭顱做任何有效的防禦。他反射性的抬起右臂,雖然面對可以把他上半身整個咬掉的西德拉的大嘴,右臂似乎根本沒有抵擋效果。

  而騎士團長在第一時間提起腳尖往回飛奔,但是根本趕不上西德拉這意外的反擊。希隆赤紅色的眸子只能遠遠地看著那張大嘴朝著歐凡衝下,然後歐凡倒在水裡,他的視線裡只剩下一片濺得高高的水花。

  希隆不覺停下狂奔的腳步,腦袋一片空白,連呼吸都幾乎停止。




  「咳、咳!好臭!」

  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拉回了希隆的意識,他連忙往聲音出處看去。

  「這傢伙普通到底都吃些什麼東西?」他家國王從淺水灘裡坐起,身上還掛著好幾絲巨獸的唾液。

  看到歐凡安好無事得還能發出抱怨,希隆感覺他像是被無形之手攫住般的肺部終於放鬆,這才發現自己剛剛屏住呼吸好一會兒,趕緊呼出一口大氣。

  「好噁!」歐凡發現自己身上的惡臭唾液時,臉上的五官厭惡到都扭曲了。「看你幹的好事!葛蘭德!」

  希隆才發現距離歐凡幾步的地方,黑髮的公爵站在那裡面無表情的甩著手上長劍沾著的青色血液。

  「要救人也不會用好一點的方法嗎?要不是我閃得快,就被那顆頭直接壓死了!」歐凡看了看身旁被葛蘭德攔腰斬斷的那顆頭,然後誦起咒文讓腳底下的水形成水柱往自己頭上灌下。他寧願當落湯雞,也不想讓那臭得要命的唾液在自己身上多待一秒鐘。

  「葛蘭德。」希隆對著轉過頭來的公爵比了一個大大的拇指,而葛蘭德只靜靜地稍微扯彎嘴角作為回應。

  「你不是在安雪老頭那裡聽訓?怎麼會跑來?」歐凡望到公爵身後有一群皇家騎士團的人。

  「伊莎柏琳幫的忙,老公爵提早結束。」葛蘭德走向歐凡,伸手拉他起來。「回到皇宮的時候就聽到影街出事的消息,總管的低氣壓嚇得整群皇家騎士團都快哭了,所以我帶著他們來看狀況。」

  「太棒了。」回去肯定會死得很難看。歐凡站起身後,馬上大步踏離那顆讓他落難的頭顱,然後因為之前火球陣臨時收手的魔法反噬嗆咳了幾聲。希隆擔心的跑向他,卻劈頭被罵:「過來幹什麼?滾回去給我剁爛那隻臭蟲!你也是!」最後那句是對著公爵說的。

  看著歐凡開始擰乾身上的衣服和頭髮,希隆和葛蘭德對望了一眼,各自握緊劍柄準備重新開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