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之光,漆黑的業火,火焰的精靈,聽從我的命令舞動!墜炎彈!」

  歐凡好聽的嗓音唱誦出咒文,一顆顆火球在空中凝聚成型,而後如流星般的落下,砸得地面上一群犬類獸魔發出慘烈的嚎叫。但是墜炎彈的火力可不只如此,在地面上炸裂後,散開的火焰抽長成一條條的火焰之蛇,毫不留情的竄動於獸魔間,一大群獸魔全都被燒成火球,四處亂竄、徒勞無功的試圖熄滅身上的火焰。

  歐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滿意的看著他造成的人間煉獄。

  幾隻犬獸魔認出這個人類就是攻擊牠們的人,不顧身上還燃燒著熊熊火焰,捨命直接往歐凡衝去,而歐凡卻沒有任何閃躲的意圖。

  犬獸魔們全速衝刺,張牙舞爪的準備撕碎這個可恨的法師。但是,牠們還沒來到歐凡面前,眼前就閃過數道銀光,而後,犬獸魔瞪大牠們血紅的雙眼,在驚愕中倒地。發出那陣迅雷不及掩耳的攻擊的希隆,背對著這幾具屍體使勁甩了一下手上的寬劍,把劍上黏膩的血漬給甩掉。

  「真會耍帥啊,騎士大人。但是這邊沒有女孩們會幫你拍手尖叫。」歐凡涼涼的諷刺。「而且,你還漏了一隻。」

  希隆回頭本來是要回敬歐凡的諷刺,卻看到了那隻離歐凡只有幾步的漏網之……狗,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那隻犬獸魔認為自己得手定了,發出得意的嚎叫向歐凡一撲,卻撞上了一堵隱形的牆,一瞬間就被閃著紫光的電流給電成焦炭。

  「不好意思,我跟你們這些單細胞不一樣,沒興趣和你們打肉搏戰。」對著自己手下結界的犧牲者,歐凡挑了挑眉毛,露出殘酷的笑容。

  「魔法師真好啊,躲在結界裡頭丟火球就行了……」我卻得在結界外面跟獸魔硬碰硬。希隆的語氣帶了點刻意的哀怨。

  「你以為援護你這個亂跑的傢伙是輕鬆的工作嗎?結界還不是我負責維持的,不然哪有地方讓你休息?」邊跟希隆拌嘴,歐凡手一伸,把他右手邊的一群虎獸魔冰成活冰雕。

  面對數量龐大的獸魔,歐凡和希隆難得採取了保守的打法,由歐凡建立堅實的結界,保護他自己,也讓希隆偶爾衝進來喘個息兼審視情勢。

  不過,這個看似保守的策略,讓這二個人用起來真是一點都不保守;希隆揮著寬劍砍到順手的時候,通常會忘記分寸,一頭衝進遠遠的獸魔群裡。而負責援護攻擊的歐凡碰到這種狀況,也不囉唆,毫不客氣的對準那一群獸魔就是一發大範圍魔法,把希隆當獸魔一起砸。只可惜,被歐凡的魔法招呼了這麼多年的騎士團長也不是被打假的,總能在魔法砸下來前先溜掉。

  而當希隆乖乖的進行小規模戰鬥時,歐凡卻會嫌無聊的對四周亂炸,把一堆獸魔引過來,再一次用魔法轟轟轟的清空,完全不擔心一個失誤他們二人就會被獸魔給淹沒。

  「喂,希隆。」聽到陛下的召喚,希隆轉身跑回結界的保護範圍裡。「左邊好像又來了一批人。」

  影街的人也不是飯桶,雖然慢了點,還是陸陸續續有人投入戰局。歐凡在結界裡頭悠閒的觀察獸魔的動態,哪邊有幫手出現,他大概都可以看的出來。

  新來的這一批人手似乎有著不低的實力,沒多久,他們左邊的獸魔就被一掃而空,大約二十幾個人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

  歐凡看到附近清的差不多,解除了防禦結界,被當作結界四角基石插在地上的四顆透明尖柱狀水晶,裡頭旋轉著紫與藍的色彩,從地面飛回歐凡掌中。

  那一群人看見歐凡和希隆似乎有點訝異,經過片刻的討論後,其中一個男子跑向他們。

  「你們是哪個勢力的?」男子問道,卻又搶在他們回答前開口。「不,現在還問這個幹麻……你們沒事吧?」

  看來影街也懂得該團結的時候要團結。男子關心的眼光掃視了二人一遍,對二人毫髮無傷的狀態很是驚訝。他們二十幾個人,跟獸魔打起來都人人掛彩,這二個年輕人卻只有衣服上沾了點灰塵?

  「你們……就只有二個人?」

  「是啊。」希隆把頭枕在自己彎起的雙手上,一派輕鬆。

  男子還想多問什麼,旁邊突然傳來警告的喊叫聲。他轉頭一看,才發現又有一大群獸魔往他的夥伴們那邊靠近,數量比他們剛清掉的那群還要多上二倍。

  「--可惡!你們趕快躲起來吧,我們會盡力對付牠們的!」光憑一名劍士和一名法師,就算要對付偶然脫隊的幾隻獸魔都很困難。說不定,他們剛剛是躲在什麼安全的地方才逃過一劫的吧。想到這裡,男子回頭對歐凡和希隆發出忠告。

  但是他才一回頭,就看到歐凡身邊亮起一圈刺眼的光芒,腳底下和他微微展開的雙手手掌下,總共三個魔法陣泛著危險的紫色光輝。

  「喂,快叫你夥伴逃遠一點。」三連魔法陣?歐凡是想連這群人都一起宰掉嗎?希隆頰邊流下一滴冷汗,很有良心的回以忠告。

  男人還沒反應過來,遠方就打下無數道雷電,能量劃破空氣的聲響轟然震耳,地面隨著紫色雷電的落下而劇烈震動。

  望著被光波淹沒的獸魔群和生死未卜的夥伴們,男人張大了嘴巴,完全無法對眼前的狀況做出任何反應。


  「慘烈啊,全滅。」希隆向外環視了一圈。清掉那最後一批的獸魔後,他們四周已經沒有半個獸魔的影子了。

  一開始想以多欺少的獸魔們,看著前仆後繼的同類都被這區區二個人類趕盡殺絕,根本不願意靠過來,紛紛跑到別區去欺壓普通人類。

  至於那群影街的人馬,八成是凶多吉少吧。希隆在心裡暗想著。歐凡算是有良心,魔法是對準獸魔放的,那群人頂多也是被餘波掃到……雖然被餘波掃到也很恐怖,不斷幾根骨頭是不可能的。

  「我們去廣場中央吧。」歐凡完全不在意那二十幾個砲灰,連眼前幾乎石化的男人都被他視而不見。「那邊聚集了異常大量的元素,肯定就是搞出這批麻煩的地方。」




  一邊輕鬆宰掉幾隻敢擋他們路的獸魔,歐凡和希隆沒碰到多大妨礙的來到了廣場中央。

  安特雷廣場有著凱墨雷特三大廣場之一的美譽,以前,它是來到凱墨雷特的人們必遊之地,但是在這附近被不良份子劃入地盤內後就迅速的沒落了。雖然人潮不再,可讓安特雷廣場揚名的設計與藝術性是抹滅不掉的。廣場中央是一片圓形的磚地,彩色的磚拼貼出一幅生動威武的黃金龍與王者並肩作戰的畫面。因為這張雄偉的磚畫,安特雷廣場得到了「龍之廣場」的別名。

  「--是賽安耶。」希隆站在磚地的一角,噗哧一聲笑出來。

  沒辦法,誰叫這幅磚畫上的黃金龍那一臉凶惡的表情,跟他認識的那個有點呆,凡事歐凡至上、開口閉口都是主人的賽安差距很大。

  歐凡可沒有他這種感嘆的心情。他直直往磚畫的中心走去,在地板上的王者腦袋附近站住腳。

  「喂,歐凡,那邊怎麼了嗎?」希隆見狀,也跟著靠過去。

  歐凡沒說話,跟不懂魔法的人解釋複雜的魔法定律實在是太麻煩了。他抬起手,用魔力把剛剛收回來的透明水晶化為晶亮的粉末,然後對著那些像是有生命一樣,漂浮在空中的粉末一揮,無數亮點立刻乖乖聽從指令,旋轉著落到地上去。

  然後,希隆眼前,畫著王者頭部的磚地上,浮出了一幅泛著光的魔法陣。希隆不用問,也知道這個魔法陣就是招來成群獸魔的罪魁禍首。

  「哇噢,」希隆吹了聲口哨。「哪個傢伙這麼有膽,把魔法陣畫在國王的腦袋上?」

  「管他是誰,都別想逃得掉。」歐凡揚起了漂亮的笑,希隆卻突然感到一陣寒意。「有膽對國王挑釁嘛?看我不炸得他粉身碎骨、抄他九族!」

  希隆下意識的退離國王幾步。

  哪個不長腦袋的傢伙敢這樣惹火歐凡啦!要是他抓不到人,一怒之下把凱墨雷特城整個轟掉怎麼辦?

  盛怒中的國王,跟苦思著要如何讓陛下降火的騎士團長,都沒有注意到,在歐凡的探測魔法下顯現出來的魔法陣,上頭的魔法文字開始緩緩改變。

  等到向來對魔力波動很敏感的國王,終於注意到出問題的時候,新的魔法陣已經完成了。

  「王八蛋!」陛下的第一反應是罵髒話,而騎士團長則靈敏的扯住他退離廣場中心。

  已經來不及阻止了。歐凡只能看著魔法陣發出沖天的光柱。光柱很快就消退了,而廣場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牠龐大的身軀蓋住了整張名為『王國創始』的地面磚畫,九個有著如蛇般扭動的長頸、鑲著凶惡的血紅眼睛的醜惡蜥蜴類頭顱,各自張著嘴吐出紅如火焰般的氣息、帶著白氣的冰霧、或是渾濁致命的毒氣。

  「……西德拉。」

  歐凡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冷靜語氣,道出眼前這隻巨獸的名字。





  廣場一角的屋頂上,黑色斗篷裡的身影小聲輕笑。

  「親愛的歐凡,你要怎麼陪我的小寵物玩呢?」

  因為魔法的消退,變回一頭綠髮的法師,玩味的看著下頭那本是銀髮的褐髮身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