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葛蘭德公爵就梳洗完畢,穿戴整齊,神清氣爽的走在維爾榭洛宮那精雕細琢,充滿藝術美感的走廊上。

  而在他走過的地方,有幸親眼目睹公爵大人的早起少女們,不管是貴族還是女僕,全都捧著臉尖叫。基於禮貌,公爵一一點頭回應每個淑女的尖叫,雖然此舉只是讓淑女們更加激動到丟開所有的氣質與矜持。

  這不能怪她們花痴,要怪就怪葛蘭德,男人可以說漂亮的女人是紅顏禍水,女人當然也有資格說帥氣的男人是萬惡淵藪。葛蘭德有著標準的(或許是標準以上的)維爾榭洛皇室模樣--俊帥挺拔到一個讓(男)人想砍死他的境界。二十四歲,還沒娶老婆,沒有女朋友,也沒有和任何女人傳誹聞,標準的黃金單身漢。維爾榭洛全國少女們的夢想就是嫁給葛蘭德公爵。

  說到這裡,就有一個新問題出現。少女們為何跳過國王,一心想嫁給公爵?

  理由很簡單,因為歐凡比她們還漂亮。少女們不是笨蛋,不會想跳進火坑,讓自己每天過著自卑的日子。所以帥到翻掉的公爵自然遞補上美到翻掉的國王的位子,成為維爾榭洛少女們心中的最佳老公人選排行榜第一名。

  也因此,葛蘭德每次回王都,都讓梅洛恩郡的少女嘆息,讓凱墨雷特的少女們歡欣鼓舞。



  公爵前進的方向是起居宮的白梅廳。難得回來,他當然要跟他的表弟好好吃頓早餐。

  在皇家的禮儀規定裡,國王寢室的白梅廳,除了國王以外的人都禁止進入,連皇后都不該進出白梅廳(當然,負責打掃的侍女僕役是例外)。要見國王的話,大臣親信是在書房棕櫚廳,親戚則是在起居室的橄欖廳。

  但是歐凡向來以破除規定為己任,這種繁雜麻煩的東西,在他眼裡看來都是垃圾。所以高貴又神秘的白梅廳,在歐凡上任以後,就充滿了他各個親朋好友的喧鬧聲。伊莎柏琳有事沒事就衝進去引爆歐凡的起床氣,希隆闖進白梅廳請國王去工作的次數都比他叫自家老弟起床的次數還多,費提斯在國王偷懶到太超過時會親自把所有文件奏章扔進白梅廳裡,教廷派駐維爾榭洛的小主教伊綠思總是想在歐凡床邊替他唱安眠曲,而葛蘭德,只要他人在凱墨雷特,就一定可以在白梅廳看見他的身影。

  一進白梅廳,葛蘭德就聞到一股芳香的茶香。不用多想他就認出來那是他領地梅洛恩出產的紅茶,而且是極品中的極品。梅洛恩的紅茶是全大陸首屈一指的,公爵知道他表弟喜歡紅茶,每次回來都一定會帶梅洛恩最高級的紅茶給他。

  「公爵大人,早安。您來的真早。」紫髮的侍女笑著,手邊是剛泡好的紅茶。「陛下才剛醒來。」

  「早安,亞蘭緹。」

  公爵還是老樣子,惜字如金。不過在白梅廳,他的話總是會比平常多一點。亞蘭緹感慨的想著,公爵今天叫了她的名字,算是有進步。

  葛蘭德走過前廳,來到隔壁的臥室。

  如同亞蘭緹所說,歐凡還坐在床上,衣衫凌亂,瀑布般直順的銀髮垂了幾綹在胸前,眼睛……似乎是閉著的。

  公爵的嘴角又上揚了幾分。他走近那張大床,坐到歐凡身邊,拍拍他銀色的腦袋。

  「歐凡,醒醒。」葛蘭德的聲音充滿了寵溺。而強制力過低的聲音向來不構成對國王睡眠的威脅。歐凡含糊的應了一聲,繼續睡他的。

  「公爵大人,借過。」一聲警告後,亞蘭緹手上的濕毛巾準確無誤的砸在國王臉上。

  「……好冰!」歐凡抓下臉上的毛巾,一瞬間清醒不少。

  「歐凡,早安。」公爵朝他一笑。

  「嗯,早安……」國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反應慢了很多拍。「--葛蘭德?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來跟你吃早餐。」葛蘭德掬起一綹銀髮。「我幫你梳頭髮。」他記得歐凡在打理自己這項向來都很生活白痴。

  「不用。」歐凡抬起手,打算召喚出風的小精靈幫自己綁頭髮。

  但是他忘記了,現在在他旁邊的人,是有著鎮魔體質的葛蘭德。別說是風精靈,連一點風都沒有吹起來。

  「啊--」歐凡懊惱的抓著自己的銀髮,剛起床腦袋真的很不靈光。

  連咒罵葛蘭德都懶了,歐凡直接彎過身去撈床邊櫃子上的髮帶。天知道他多久沒有自己綁過頭髮了?歐凡已經很努力了,卻總是讓頭髮和髮帶跟自己的手指打結在一起。

  事實上,葛蘭德是可以控制他的鎮魔能力的,不管是鎮魔所影響的程度或範圍大小。平時,他都會將鎮魔的力量壓到最低,以免影響附近的人施行魔法(就算壓到最低,在葛蘭德附近施展魔法還是得耗費比平常更多的魔力來催動元素)。很明顯的,剛起床的歐凡,腦袋都還沒開完機,以致於他完全沒察覺,召喚不出來風精靈,是因為葛蘭德刻意提高鎮魔能力在鬧他。

  「該死。」魔法太方便,他從來不檢討自己的生活白痴都是魔法和精靈們寵出來的。

  「讓我來吧。」葛蘭德摸來一把梳子,解開歐凡髮上纏的慘不忍睹的髮帶,替他梳起那頭泛著如月光般柔美光澤的銀髮。




  好不容易把自己打理完畢(歐凡一點都不想感謝葛蘭德的大力幫忙,要不是葛蘭德害他的魔法近乎失效,他也沒必要笨手笨腳的親手梳理著裝),歐凡和葛蘭德二人坐在前廳的桌邊享用著早餐,亞蘭緹在臥室整理床鋪。

  淋著香甜蜂蜜的鬆餅、各式精緻可口的蛋糕,旁邊的一壺紅茶裡頭的糖量也是一般的二倍,這一桌子甜點全都是國王陛下的個人喜好。連餐後的水果都得搭配巧克力鍋,一切的一切都證明了國王的味蕾很不一般。

  要跟國王一起吃早餐,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亞蘭緹很體貼的泡了另一壺糖量正常的紅茶給公爵。

  一手抓著白瓷釉花的精緻茶杯,歐凡思考著今天的行程,手上的紅茶都涼一半了。他還沒完全清醒,所以思考有點遲鈍。

  通常,駐守外地的公爵回來王都,國王都得盛大的招待一番,以犒賞他的辛勞。但是葛蘭德往王都跑的頻率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頻繁,他們又是熟到翻掉的表兄弟,沒必要為了這傢伙浪費公帑。

  不過,身為國王,他還是得負起招待外駐公爵的責任,所以費提斯這幾天應該不會那麼嚴格……

  蒼天可鑑,國王陛下已經開始規劃起偷懶方針了。

  「--歐凡,你的茶都涼了。」葛蘭德伸出手在國王面前揮了揮。

  「啊?……喔。」歐凡回神,把手上的茶一飲而盡。「葛蘭德,你該去跟安雪老公爵打個招呼。老公爵上次派伊莎柏琳來對我疲勞轟炸,就因為你太久沒去看他。」想起來就火大,想見葛蘭德為什麼要找上我這裡?伊莎柏琳的好口才(講一講言咒術還會不小心出籠)整個維爾榭洛皇宮都知道,害他被念了整整三小時的這筆帳,得想辦法跟葛蘭德討回來。

  安雪家是維爾榭洛一世皇后的娘家,也是歷代重臣,向來和皇家關係密切。安雪老公爵看著葛蘭德的母親長大,和她感情好到有如真的父女般,因此對葛蘭德也疼愛有加。歐凡很懷疑老公爵根本就把葛蘭德當成他的親孫子了。

  「好,有空我會去。」葛蘭德替他倒了杯新茶,不甚在意的回應。

  「不行,你吃完早餐就給我馬上過去。」國王堅持不想再領到伊莎柏琳小姐的演講票。

  「……好。」

  聽到確切的答案,歐凡滿意的專心享用他的早餐,沒有看到葛蘭德眼底閃過小小的失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歌 的頭像
久歌

空中歌庭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