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喂。」
  
  耿雁青的耳邊朦朧地響起一個略嫌尖銳的女聲。他皺了皺眉,扭了扭脖子調整睡姿,決定忽略這個擾人清夢的聲音。
  
  「喂!我在叫你呢!」
  
  好吵啊,這位不知名的小姐,妳能不能識趣些,有多遠就滾多遠去?
  
  有點火大地閉緊了眼睛,耿雁青仍舊固執地不肯從夢鄉醒來。
  
  「算命的!你是要不要做生意?」
  
  隨著這聲拔尖的叫罵,聲音的主人一掌拍在耿雁青的算命攤上,貼著耳邊響起的聲響嚇醒了趴在攤子上睡得正起勁的耿雁青。
  
  耿雁青一邊搔了搔睡成一團亂髮的腦袋,一邊拿剛睡醒還有點模糊的眼睛打量起眼前的「貴客」。
  
  在他攤子正前方,是個梳著分肖髻、髮上插滿銀飾,衣裝華貴的豐腴女子,女子後方還一左一右立著二名大漢。
  
  「小姐,這算命的看著就不可靠,我們還是回去吧?」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日的寧笙苑裡,充滿了焦急浮躁的氣氛。
  
  只聽得寢室中斷斷續續地傳出德妃的呻吟,眾宮女或端熱水或端毛巾忙進忙出,一名御醫在大廳裡踱著步子,奇的是,院裡居然還有一班玄天閣的道師,也不像是來替德妃祈福祝禱的,各自持著符咒法寶,神情嚴肅地環顧著四周。
  
  房內,產婆握緊德妃的手,不斷地鼓勵著她,而宮女們則換過一條又一條染血的布巾,德妃的情況並不樂觀,她的出血量連接生經驗豐富的產婆都看得臉色略微發白。
  
  過了幾刻鐘,房內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驚得大廳裡的御醫一震,之後便沒了聲息。

  御醫憂心忡忡地跨出了大廳,朝寢室的方向望去。要是德妃順利產子,此時應當聽到嬰孩的哭聲。他屏氣凝神地歪頭聽著,卻只聽見一陣女人的尖叫聲。叫聲裡飽含惶恐之情,御醫一聽就知道出事了,連忙往德妃寢室跑去。
  
  御醫一踏進房內,只見宮女們都躲在牆角瑟瑟發抖,僅產婆一人跌坐在德妃床邊,見到御醫進來,嘴巴開闔了幾次都說不出話,只能用顫抖的手指著床上。
  
  來到床邊,御醫為臉色青白的德妃一把脈,便知她已香消玉殞,回天乏術。再往床尾看去,有一個以黃緞包覆的物體,應是德妃產下的孩子。從產婦和宮女們的反應來看,此子大概是夭折了,可能肢體還有些畸形,才把產婆和宮女嚇成這副德性。
  
  深吸了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後,御醫伸手去揭黃緞,要看看德妃那不幸的孩子。

久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